正文卷 七十四·法子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最快更新春闺密事最新章节!

    邱楚英被秦升若有所指的话当场吓得冷汗涔涔,费了这一生以来最大的毅力才咬住牙没有打颤,在秦升这里露出马脚来。

    秦芮已经死了,他是找不出另一个秦芮来给秦家过目的。

    可是如果老老实实的承认这个事实,秦升一定会把他大卸八块,满门尽毁的,他浑浑噩噩的回了家,一时坐立难安,连遗书也想好了如何写了。

    直到邱列进了门咳嗽了一声,才将他从沉思里惊醒,他咳嗽了一声,看看外头天色,才嘶哑着嗓子问:“都已经天黑了啊?”

    邱列不明所以,嗯了一声,又沉默着在他对面坐下来。

    邱楚英向来是很器重这个长子的,要不是重视子嗣,他跟秦芮也就不会出现问题了。

    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他一时有些恍惚了,竟透过邱列,好似看见了他刚跟秦芮成亲的那几年的光景。

    那时候他是少年探花郎,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又被侍郎大人看重要许女儿给他,他原本是想拒绝的,可是等到那一日去侍郎府上做客,偶然看见了在流云亭上赏花的秦芮,他便忽然改了主意。

    什么东西都忘了。

    家乡的父母,家乡的未婚妻,通通都忘却了。

    他写了信回家请父母帮忙退掉婚事,还在侍郎股举办的雅集上大放异彩。

    他成功娶了秦芮,衣锦还乡归故里,岳家强势有力,新婚妻子美貌温柔,他还以为,他这一生就该这样美满幸福下去。

    可是日子原来不是仅仅花前月下和红袖添香,还有这样多的琐事和烦恼。

    头一年秦芮的身子毫无动静,他同父母争吵许久,又摆明事实利害,这一年便终于安稳过了。

    可是高门贵女跟寒门本来就格格不入。

    秦芮不是那等因为不能生孩子便向公婆卑躬屈膝的人,更不会因为这个就委曲求全。她仍旧高高在上。

    而偏偏他的母亲却是把生养看的比天大的人。

    哪怕你是个天仙呢,你不能生,那也就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

    一个不肯服软,一个有意刁难,两个人的矛盾愈来愈难以调和。

    而日子久了,他的耐心也早已用光,终于借着外任的机会把妻子带去了任上,避开了父母催促。

    可是避的开父母,避不开世俗眼光和流言蜚语。

    时人都以没有儿子而为耻,偏偏他不仅没有儿子,连个女儿都没有。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他终于有些扛不住了,在三年任期满了之后回家,接受了父母安排,娶了二房。

    还不是姨娘,而是二房。

    这个二房,自然是他青梅竹马又辜负过的未婚妻-----她一直等着他呢,为了他守身如玉,苦苦等候。

    他也实在对着秦芮有些腻烦了-----她永远不会低头,永远高高在上。永远不会体谅他的难处。

    他一天比一天的更加想要自己的孩子,可是她吃了无数的药,拜了无数的神,依旧无用......

    他直到如今也仍旧觉得,自己是没有错的,若是实在要说有错,那也是错在他娶了个这样打不得碰不得的媳妇儿。

    自从他娶了二房,秦芮便不叫他进门了,长年累月的把自己关在院子里,更加不再去给公婆晨昏定省。

    他便也干脆破罐子破摔,不再去理会这些让他头疼的事。

    等到岑丽莹过门第一年年底便给他添了个儿子,他就更不把秦芮放在心上了。

    他父母年纪都不小了,生平唯一的愿望也就是抱个孙子,等到孙子一出生,他父亲便病重去世了。

    他把父亲去世的责任归咎在秦芮身上,对着她终于最后一丝耐心也没了,还跟秦芮摊牌,跟她说,就算是要和离,他也愿意。

    可秦芮却不和离。

    只是这样跟他僵持着。

    直到他听见她死了的消息。

    秦芮死的时候正是冬天,他听见消息便出了一身的汗-----因为那时候,他的小舅子的同窗-----广东巡按御史粱双正在广东巡按,是他负责接待。

    他接到消息便晕了。

    当时本该去报丧的,可是他却不知道怎么,竟鬼使神差的把这事儿给瞒了下来,并且从此便开始说起了谎。

    有一个谎,便要用无数个谎去圆。

    连邱列的生辰,他都故意改小了。

    还让岑丽莹指使秦芮身边得力的婆子去京城亲自送红蛋报喜。

    又谎称秦芮身体不好,不能千里迢迢上京看望父母。

    时下女子一旦外嫁,一生不见父母也是常有之事,没人会怀疑。

    哪怕是位高权重的侍郎大人的女儿呢,就算是后来秦东升了尚书,也是一样的。

    而且父母为了女儿在婆家过的好免受欺负,会对女婿更好。

    他后来惹了那样的事,秦家也都替他压了下来......

    他觉得头疼,双手抱在头上,半响才哼哼了一声。

    邱列觉得父亲好像忽然老了好多岁,坐在他对面,一时竟不敢叫他,隔了许久,才闷声喊他:“爹......”

    邱楚英缓慢的嗯了一声,直起了脖子看着儿子:“你舅舅,今天没去国子监瞧你?”

    “我今天在街上也看见了。”邱列答非所问:“秦妈妈当着舅舅的面,说我只是个姨娘生的,不是他姐姐生的......”

    都已经出了这样的事,他又怎么敢再去秦家喊他们外祖?

    秦家的本事,他早就听父亲说过无数次。

    连他的母亲,再不情愿,也照样要让他喊秦芮当母亲,喊秦升等人当舅舅。

    要是到时候被秦家真知道真相,他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邱楚英笑了一声。

    “可不。”他觉得喉咙绷得紧紧的,半响才咳嗽了一声:“对啊,他现在怀疑你的身世了,自然是不会再跟从前那样待你了。”

    邱列被他这番话吓得不轻,抿着唇手足无措的看着他,半响才强颜欢笑:“爹,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啊?”

    秦家本事滔天,真的给他们时间让他们把事情查清楚,到时候他们就真的半点活路也没有了,到时候可怎么办?他催促邱楚英:“爹,您快想个法子啊!我们.....我们难不成就这么等死吗?”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