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六十九·病了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常年浸淫内宅的卫安一听就听出了里头的猫腻,终于下了决心,让卫瑞送了个消息出去。

    她不想自己去趟这趟浑水-----就算是说了,秦家未必就感激她,而卫家现在着实不好做出头鸟,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能做这个出头鸟,也实在没有必要。

    冤屈总是别人替卫家洗刷的好,这样隆庆帝心里微妙的那种罪恶感,想必会好过些。

    她把这件事交给别人去办,自己就不用经手,一下子便闲下来。

    闲下来才终于听说,卫玉珑病了。

    病的很重,太医来了好几拨,都没什么效用,不过短短几月时间,她竟病的起不来床了。

    卫安心里有疙瘩,长宁郡主对她做的事,不能让她全然释怀,就算是对着其实并没什么过错的长宁郡主的儿女,她也不能跟上一世那样一心亲近了。

    可这也并不代表她就希望卫玉珑去死。

    不管怎么样,她还念着上一世那一点情分。

    何况还有愿意为了她牺牲女儿的老王妃,这份情,她自问还不起。

    她拿了披风,要去卫老太太那里,不管怎么样,总得想个法子把卫玉珑的病治好才是。

    一路上她都显得有些心神不宁,蓝禾便低声劝解:“姑娘也不必太过意不去,这阵子您忙的眼睛都不敢闭,自己也瘦了不少呢”

    她为了郑王的事忙的不可开交,又为了岑二的事忙着让卫瑞出去探查消息,间歇还得防着黄俊那伙人,日子也并没有比卫玉珑好到哪里去。

    汪嬷嬷为了这件事,操心的不得了,每天想着法子给她进补。

    春日里的阳光像是上好的金箔,铺天盖地撒的到处都是,卫安抬手遮了遮眼睛,一到旁边已经已经长出了新叶的树底下便又放了手,有些踟躇的立住了脚。

    不远处卫玠也急急忙忙的领着人从外院过来,正好跟卫安碰了个正着。

    曾经的清瘦少年仍旧清瘦,眼里的光却没了,见了卫安,也并不如从前那样热情。

    他刚回京城的时候,分明是很喜欢跟卫安相处的,时常送些小玩意儿去她房里逗她玩儿,还给她搜罗了许多书让她看。

    可是这样的日子,往后或许不会再有了。

    卫安立住了脚,轻轻喊了声哥哥。

    卫玠立住了脚,却并不看她,眼神望着别处,缓缓点了点头,便疾步越过了她往前走了。

    蓝禾跟在卫安背后,让一众小丫头们往后退了退,自己扶着卫安:“姑娘,他好像也是往老太太房里去的”

    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当哥哥的着急自然是必然的。【愛↑去△小↓說△網w  qu 】

    卫安跟在他后面进了合安院,翡翠一掀帘子便见着了立在屋子里梗着脖子的卫玠,还有上头正粗着脖子喘气的卫阳清。

    卫阳清是最近几天才回来的,他才到兵部走马上任,便接了差事,负责督造武库司今年往西北送去的兵器锻造。

    他这个人在感情上诸多毛病,可是却的确是个当官的好材料,做什么事,从来都是兢兢业业的,一去便是近两个月。

    他如今正朝卫玠发火:“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样是对着长辈说话的态度?你读的书都读进狗肚子里去了吗?!”

    卫玠只是冷笑了一声,连对着他生气都觉得多余了。

    卫老太太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朝卫阳清咳嗽了一声:“他当哥哥的关心妹妹,原本就是理所应当,你吹胡子瞪眼的做什么?”

    说完又冲卫玠道:“你也不必急,之前请的是太医院的胡供奉,既然他看的没用,我便让你三伯母递了帖子去请了孔院判来”

    卫玠红着眼圈,望了屋子里众人一眼,眼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

    妹妹说的没有错,这些人,包括他们自己的父亲,都没有把他们当人,都没有把他们当自己人,他们活在这个家里,却好像是外来的一样。

    当年在南昌的时候,他总以为回了家便好了,有祖母的干预,大家都会和和睦睦的,到时候连卫安的事,也会被解决,母亲会接受的

    可是等他回来了才知道。

    长宁郡主的她的孩子们,才是真在这个家不受欢迎的人。

    卫老太太又朝卫阳清冷哼了一声:“还杵着做什么?不回来便不回来,一回来便是这副模样去瞧瞧小八吧其他的事,回来再说。”

    卫老太太显然是不大想再看见卫阳清了,卫阳清也心里有数,咳嗽了几声应是,看了卫安一眼,欲言又止的顿了顿,终于还是领着卫阳清出了门。

    卫安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不知道是叫他表舅好些,还是叫他养父好些,他也同样如此。

    作为表舅,他或许不算是失职的,毕竟他救了卫安的性命,并且让她安安静静的长到了现在。

    可是若是作为养父,他便的确什么也不算了。

    而人跟人之间的账是不能这样算的。

    他除了失职,却也做的足够多-----他为了卫安,连替他生儿育女的妻子也放弃了,在他看来,他已经做的不错了。

    出了门拐过了长廊,卫阳清才停下来,不大自然的跟卫玠道:“才刚是父亲冒失了,没顾上你也是因为你妹妹病的重才一时失了分寸,你别放在心上。”

    他拍了拍卫玠的肩膀:“一同去看看你妹妹罢,这阵子我不在家,她定然是吓坏了。”

    哪里只是吓坏了,卫玠面色复杂的笑了一声,而后才问他:“父亲,您能不能告诉我,母亲到底是真的病了,还是假的病了?”

    眼前这个少年,眼看着就要蹿的跟他差不多高了,卫阳清有些恍惚,正想着该如何答话,外头便有三夫人跟前的孔嬷嬷急急忙忙的闯进来,满面惊骇的说不好了。

    积年在侯府做事的老人儿了,很知道忌讳,什么不好了之类的话,平时是绝不会出自她们的口,可现如今这些忌讳却都顾不上了,显然是出了什么大事。

    卫阳清难得的有些焦急,匆匆忙忙的问:“出了什么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