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五十七·欺瞒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邱列受到的惊吓实在太大了,以至于秦升人都走了,他还立在原地,半响反应不过来。

    接母亲?

    接那个秦芮?

    那个面目模糊,他已经实在记不清楚面容了的嫡母吗?

    他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再记起这个人的脸了,就算是他想见,也没法儿见了-----死了的人怎么见啊?

    他只记得当年无数的嘲讽和日复一日遇见的冷待,只记得当初家无宁日的鸡飞狗跳,只记得祖母严苛和嫡母的漠然。

    可这些事都已经过去很久了,他还以为这一辈子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日子。

    现在......

    接谁回来?

    怎么接啊?

    他这么想,也就这么问了:“父亲你疯了吗?!我们从哪儿去接一个娘给他们啊!”

    邱楚英也为了这事儿烦扰的很,他少见的在儿子面前露出烦躁的模样来,双手插在头发里,半响才冷笑了一声。

    问他,他也为这事儿烦着呢。

    邱列怕的不知如何是好。

    当初父亲出了事被人参奏,要从广东被押解进京,他也没怕过,因为一进京,秦家就出面了,应当说,还没进京,事情就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

    来押解的刑部官员对待父亲和他都毕恭毕敬,一进京城,父亲不必说,牢里已经打点好了关系,他更是直接就住进了秦家,要什么有什么,谁敢看不起他?

    可这一切,都是基于他母亲是秦芮的情况下。

    一旦让他们知道......

    邱列急的声音都有些变调:“爹,一旦让他们知道,我们就完了!”

    邱楚英深吸了一口气,不耐烦的伸手打断了儿子的抱怨:“好了!我都知道!”

    他叹了口气,过了许久才在屋子里来回走动。

    邱列跟在他背后,连刚刚要告诉父亲的消息都忘了。

    他是想告诉父亲,他今天拜师的时候,师兄卫玠也在,看卫玠的样子,并没受到什么影响,可父亲不是说,卫家要完了吗?

    只是之前还心心念念,现在却没空在乎了,他愁眉苦脸的看着父亲不断踱步,半响才叹了口气。

    邱楚英想了半日,始终想不出究竟有什么法子。

    这件事是不能说的隐秘,知道的人,老宅里的人都死光了,事到如今,那些亲戚们也还以为秦芮还活着,并且心安理得的享受着秦芮的身份给他们带来的好处。

    而知道的,只有他和他母亲,还有岑丽莹和儿子们,这些人自然更是到死都不会说的。

    也正因为如此隐秘,他连楚王都不敢告诉。

    一旦告诉了,就是天大的把柄啊.....

    怎么办?

    怎么办?

    他想不出怎么办,连卫家的事也没功夫再去关心了。

    定北侯府出了这么大的事,跟方家享受了同等待遇,刑部尚书直接下令,让锦衣卫围了定北侯府。

    侯府连只苍蝇恐怕都不能乱飞了。

    提起这件事,楚王妃便忍不住稍稍收敛了心里的阴霾。

    她这一年过的着实不怎么如意,原本丈夫计划好了的宏图大计,转眼全变成了泡沫,原本以为不堪一击的卫家也不知怎的顶住了重重压力,更是忽然拨云见日。

    卫家好,楚王便不能好。

    关于这一点,早在多年之前楚王妃就知道了。

    何况更可怕的是,拖楚王后腿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娘家人。

    她捂着僵硬得有些疼痛的脖子,咳嗽了几声,回头去问心腹嬷嬷:“丁香回来了没有?那边的事儿如今到底是怎么说的?”

    今年是三年一度的京察,黄家不出所料的出了事,本来手脚就不干净,黄大老爷经过了黄小姐的事儿又更加猖狂,根本就不知道收敛两个字怎么写,现在就遭到了报应。

    楚王妃的嫂子拖家带口的求上门来,楚王妃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总不能看着兄嫂去死吧?

    女人有娘家,总比没有娘家要好的多。

    嬷嬷正不知道怎么说,丁香已经回来了,她便松了口气,连忙道:“我去让丁香进来跟您说。”

    丁香是去找楚景瑞的,楚王如今还为了黄家上次的事生她的气,她不敢去求楚王,只好让丁香先去找找自己儿子。

    不管怎么说,楚景瑞在楚王心里的地位,始终是无可比拟的。

    丁香去了半天才回来,口干舌燥的却也顾不上喘口气,立即就同楚王妃道:“王妃您放心,世子说,叫您不必担忧,他心里有数。”

    儿子既然这么说,楚王妃就算担忧,也只能等消息了,便点头冲丁香笑了笑:“好了,你辛苦了,下去休息吧,今晚不用你值夜了。”

    顿了顿又叫住她:“对了,你不是去外头走了一趟,听说了没有,卫家现在如何了?”

    临江王府那趟去了一趟,那是不得不去----各家王妃都去了,她若是不去,别人还以为楚王府怎么了,楚王才让她出了趟门。

    可是一回来,就又仍旧回复了原样,她仍旧困在这座院子里不见天日,楚王来的次数屈指可数。

    可她不愿意过这样的日子。

    楚王不是郑王,也不是端王,对于女人看的并不重要,她这个王妃,若是有必要的话,就算是生了孩子,也照样能换。

    这让她极没有安全感,她总要做些什么,心里才安心。

    丁香知道她在问什么,福了福身子干脆利落的告诉告诉楚王妃:“有些消息了娘娘,世子说,卫家也不太平。长宁郡主或许真是您说的,因为临江王府那次出事才被弄走的。”

    长宁郡主被送走的消息在京城里并没有传扬的特别广,大抵是因为连当事人本人的娘家镇南王府也对这消息绝口不提,好似有意把事情压下去似地,所以就是长宁郡主生病了被挪出去庄子上的消息传出来了,也没引起什么波澜。

    可是楚王妃却第一时间嗅出了不对-----她太了解长宁郡主的性子了,这个嚣张了大半辈子的女人,怎么可能会甘心到庄子上去养病?

    就算是死呢,长宁郡主这性子,她也得留在京城定北侯府死啊!

    何况她儿子如今还在京城,又正当要订亲事的年纪。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