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四十八·推舟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外面的风景是很好的,开春了,冰雪都已经消融,她却还觉得心里是冷的。

    有了父亲,有了梦寐以求的关心和爱护,她好像已经不再是那个孤零零的,随时等着人伸手,就能付出任何东西的卫安了。

    可是一转眼,她在床上醒来,她就清楚而残忍的认识到。

    前世今生受到的恶意和冷待,已经让她连骨子里都刻上了冷清两个字,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没办法好好接受别人的善意。

    就如同郑王和卫老太太。

    其实她们已经尽力释放了所有的善意,对她足够的好。

    可是她心里感动过后,剩下的只是无边无际的麻木。

    好像已经没有什么能提起她的兴趣。

    除了仇恨。

    相比爱,恨就要容易多了。

    她果然还是适合当个无恶不作的恶毒女人。

    所以明家的仇恨,当然要背在她身上。

    杀的人越多,或许心里就要好受一些了。

    凭什么她要沦落在地狱里受尽折磨,而那些害她们落得如此地步的人却能逍遥快活?

    这世上的公道,都是要自己给的,那她就自己来给。

    她笑了笑,最终什么也没说,告辞卫老太太出来,便回了房让玉清出去送信。

    她手里的人手都已经锻炼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放手,让他们真正办点实事了。

    沈亮背后的人到底是人是鬼,她不用多久就能知道。而在此之前,她是不介意让沈亮和他背后的人先尝一尝甜头的。

    玉清是等到放假的当晚才出的门,先回了在长街后的家呆了一晚,第二天才借故跟妹妹上街出了门。

    跟着卫安久了,又要帮卫安在外头走动,玉清很历练出了些本事,连林管事和孙兴也笑她,说她实在是谨慎的厉害。

    玉清不敢不谨慎,她知道卫安的处境有多艰难,既然知道,凡事就都要慎之又慎才好。

    路上耽误了一些时候才到宅子,她轻轻扣了门,对了暗语,才进门让人都到花厅听令。

    这阵子接触的多,已经算是熟人了,底下的五个人跟玉清也相处的还算是和睦,见了她来,客客气气的喊了玉清姑娘。

    玉清便摆了摆手看了他们一眼,照例先从左到右点了他们的名字。

    这五个人都是卫安从谢良成手里要的,每个瞧着都跟街上的普罗大众差不多,瞧不出有什么特别的,玉清却仍旧待他们也客气。

    这群人里,国字脸的,瞧上去不苟言笑的是何斌,他旁边站着的,跟他身量形容都差不多的,叫何胜,是他的胞弟。

    另外瘦高的,长得很是儒雅的,叫做谭喜。

    另外两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胖胖的和和气气的,是和兴,剩下那个什么特别也没有的,长得最普通的,叫赵期。

    玉清温和的叫出他们的名字之后,也不急着直接就说卫安交代的话,先温和的跟他们透露了他们的家里人如何安置。

    这些人都是谢良成从谢家那底下的分支挖来的,听说为了把他们都挖出来,还很费了一番功夫。

    而他们如今年纪最大的已经将近四十,年纪最小的也有二十七了,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卫安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跟卫家把有卖身契就都买了过来,有投靠文书的便改了文书,把他们的家人都从谢家要了回来。

    这几个人无疑都是担忧家里人的,玉清这么一说,几个人都无形中觉得松了口气。

    玉清笑起来格外的亲和:“姑娘说了,她跟你们说过的每个字都作数。还有谭喜,你的儿子......”她顿了顿,看着诧异抬起眼皮的谭喜,柔声说:“姑娘说,他的旧疾能治,姑娘已经替他请了孔院判医治了,等他好了,就把他的文书放了,送他去长沙读书。”

    她按照卫安的话照本宣科的说了,才垂下眼睛,换了语气:“好了,姑娘如今,有件事需要你们去办......”

    谭喜不声不响的,可是话却接的最快:“听姑娘吩咐。”

    玉清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把卫安的吩咐说了,而后才笑着起身:“我已经把姑娘的话都带到了,接下来,就等各位的好消息。”

    她抿了抿唇,又住了脚:“对了,姑娘说,各位凡事都要小心些,这里毕竟是京城,天子脚下。”

    众人都异口同声的答应了。

    玉清便先去了菜场,才去跟布庄的妹妹会和,一同回了家。

    第二天才来跟卫安报信。

    汪嬷嬷正跟卫安说起林管事打听来的消息:“听说有人反口了,那个盐商啊,后来承认了,是故意污蔑邱大人的.....”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既然要收买三司,肯定要做的万无一失的。

    卫安点了点头,汪嬷嬷便紧跟着又道:“还说......还说他之前污蔑邱大人,也是因为被人威胁了......”

    这套说辞。

    看来不仅仅是想脱罪,还想反咬一口报仇啊!

    这个邱楚英,看样子不是个善类。

    也对,卫安看着自己桌上摆着的苹果,笑着拿起一块端详,而后又扔了回去。

    如果是善类的话,当年也就不会写密折告状,说明家造反了。

    也是他带头抄的明家。

    到底抄出来的那些密信和罪状,到底是真的假的,就只有天知道了。

    可是,邱楚英不会永远都这么幸运的。

    她缓缓把水晶盘往旁边一推,笑着打断了汪嬷嬷:“我知道了嬷嬷,不必再说了。他是咬了那个参奏邱楚英的御史吧?”

    那个跟陈御史同乡的御史。

    那么.....

    背后的人应该没察觉到是陈御史的手笔。

    可是也快了.....

    邱楚英的报复来的气势汹汹,准备又充分,到时候那告状的御史一旦进了监狱,到时候,恐怕未必扛得住这些人的报复。

    陈御史极有可能会被顺藤摸瓜的牵出去.....

    汪嬷嬷连忙嗯了一声:“是啊是啊.....”

    她又有些说不出所以然来了,毕竟年纪大了,又是后宅的老人家,知道的是有限的,就算是沈琛身边的雪松逐字逐句教她,她也不能完全复述给卫安听,她有些苦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