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三十九·恶果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长宁郡主跟母亲向来不亲近,这回也同样不觉得老王妃是真的为了她好,她只觉得老王妃是故意想支开她。

    老王妃这回终于不再做她的主,只略微劝一劝,便作罢了。

    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该做的她都已经做了,剩下的,都是长宁郡主自己选的。

    长宁郡主带着满腔的气愤回了定北侯府,整个人如同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头一件事就是去找卫安的麻烦。

    这么多年,她总觉得卫安是握在她手里的一只蝼蚁,只要她愿意,随时能把卫安捏的粉身碎骨,就算之前颇多坎坷,她也依旧如此觉得,可是现在她忽然惊觉,已经不是那个她为所欲为的时候了。

    屋子里的气氛冷的像冰,长宁郡主阴沉着脸环顾了一圈屋子里伺候的人,面无表情的问:“葛嬷嬷呢?”

    她的计划算隐秘,如果不是葛嬷嬷泄密,卫安怎么会知道?

    至于镇南王府,到现在长宁郡主也觉得是顺水推舟罢了。

    早就怀疑雪杏会反水肯定有葛嬷嬷的示意,可是总归葛嬷嬷伺候她那么多年,她总觉得还有些香火情。

    现在,这一点情分也被磨光了。

    可是她扑了个空-----下头人说,葛嬷嬷得了风寒,怕过了家里的主子,已经被卫老太太下令叫三夫人移出去了。

    卫老太太!

    长宁郡主顾不上瑟缩着进门来的女儿,才刚换了轻薄衣裳又让人拿大氅来,准备往合安院去。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天已经尽黑了,卫玉珑倚在门边上,想进门又有些犹豫,等长宁郡主目不斜视的要往外走,才怯怯的拉住了长宁郡主的衣袖,喊了一声母亲。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母亲吗?”长宁郡主冷笑一声,站定了脚,想说狠话,看着女儿懵懂的眼睛,又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只好叹息一声,软了语调说:“等我回来。”

    风吹的廊檐下的灯笼剧烈摇动,透过飘渺的光去看天上月光,能看见隐约泛着青色的云的形状,长宁郡主幽幽吐出一口气,摸了摸女儿的头,不再看她,快步开始往合安院走。

    合安院里三夫人等人都在,长宁郡主冲进门,什么也来不及说,先问卫老太太:“卫安在哪里?”

    三夫人正跟卫老太太说着什么,等长宁郡主带着一阵风闯进来,不由打了个寒颤站起来,又回头去看看卫老太太。

    “在碧纱厨里看丫头们翻花绳呢。”三夫人反应过来,连忙笑着打圆场:“五弟妹这是找安安有事?”

    三夫人虽然笑着,也仍旧在打圆场,可是态度却全然不如往常了,好似还带着一丝敷衍。

    长宁郡主便挑了挑眉,毫不畏惧的对上卫老太太的脸:“母亲,您要我在三嫂面前说吗?”

    三夫人隐约察觉到长宁郡主是想说卫安的身世。

    庄奉的事,已经彻底让她明白了这里头的猫腻,之前所说的什么外室女所生的由头也说不过去了------长宁郡主就算是对着庶出的卫玉珀,也不至于这样步步紧逼,不留余地。

    可是知道归知道,有些事是不适宜听的,三夫人站了起来,笑着同卫老太太告辞:“天晚了,风大,儿媳就先回去了......”

    她来是说卫琨的事。

    卫琨的岳家那边已经透了口风,今年应当可以成亲了,三夫人和三老爷商议过后,便决定干脆就趁着二月里日子好,把婚事给办了。

    卫老太太轻轻嗯了一声,卫琨在她膝下长大,又忠厚仁义,她对他向来高看一眼,便叮嘱她:“头一个孙子娶媳妇儿,怎么办也不为过。赶明儿,我给奉先伯夫人那里下个帖子,请她来给琨儿媳妇儿当全福人,你先回去,拿出个章程来我瞧瞧。”

    办婚事都是有旧例的,如今侯府仍旧是侯府,又没分家,可以照着从前的旧例来,三夫人并不担心,闻言便笑着应了,让人进去把卫玉攸叫出来,一同辞了老太太回去了。

    卫玉攸有些明白为什么今天家里气氛奇怪,等到出了长廊,她踮起脚拿了孔嬷嬷手上的羊角宫灯,轻声问三夫人:“娘,五婶这样生气,是为了今天的事吗?”

    长宁郡主派人去她房里打听卫安消息的事,三夫人已经知道了,更因为知道,三夫人心里对长宁郡主也就越发的厌烦起来。

    任性可以,可是不把别人当人,这就有点过分了。

    本来今天临江王府的宴是多好的事,三夫人还打算借机领着卫玉攸出去露露脸,可是最后也黄了-----就是因为听见大丫头秋霜说,卫玉攸身边的奶娘齐嬷嬷跟五房的人过从甚密。

    这么顺着齐嬷嬷一查,又查出许多事来。

    这个妯娌,不做也罢。

    三夫人没有事先提醒卫安,因为从雪杏出事开始,她心里隐约已经有个谱了。

    长宁郡主是不会成功的,而长宁郡主也该受个教训,只有让长宁郡主的打算被老王妃和老太太都知道,长宁郡主才会得到报应。

    “不管是不是,都不是你该问的。”三夫人蹲下来给女儿理了理衣裳,摸了摸她手里的暖炉仍旧是烫的,才拉着她继续往前走:“你记得娘的交代,跟你七妹好好相处,其他的事,都不重要了。”

    长宁郡主?

    今天的事过了之后,恐怕谁也不会把她当回事了。

    因为她已经把人都得罪光了-----镇南王妃那里,也不是吃素的。

    卫玉攸似懂非懂,见母亲不再说话,也就嗯了一声不再问了,捧着手炉站住了脚回头看了合安院一眼,夜幕里,闪着火光的合安院像是一条吞吐着火焰的巨龙,随时等着把人吞噬殆尽。

    “五叔过去了。”卫玉攸轻轻指着远处跟三夫人说了一声:“走的很急。”

    出这么大的事,卫阳清不去才是奇怪,三夫人不甚在意的看了一眼,就领着她往回走。

    等回了屋里,打发了女儿,刚喝上一口热茶,打听了三老爷还在书房,正想让人去请,老太太房里就来人请三老爷了。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