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三十七·忤逆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长宁郡主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心情比这冬天的风雪还恶劣几分,拔高了音量猛地喊了一声镇南王妃的名字,指名道姓的朝她冷笑:“杨柔!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山鸡插上了羽毛,就当真以为自己是凤凰了吗......”

    她猛地欠身往前,一把掐住了镇南王妃的脖子,眼里如同饿狼闪着精光,声音前所未有的冷硬:“我让你回来,不是为了让你反咬我一口的!”

    她不顾众人蜂拥上来,仍旧半分力气也不肯松,眼看着镇南王妃马上就要翻白眼了,才双手猛地把她往后一推推倒在马车上,欺身往前指着她:“你要知道,我能让你回来,就能让你仍旧给我滚回去!”

    竟然算计到她头上来了!

    竟然肖想起了卫玉珑,她们也配!她杨柔生的庄奉也配!

    她急的脑子有些乱,抛开了镇南王妃,双手捧着自己的头坐在原地狠狠的甩了甩,等到脑子里不停的嗡嗡嗡的响声略微缓和下来了,才敲了敲桌子警告还在不停喘气拍胸口的镇南王妃:“你儿子的手是怎么断的,你心里不清楚吗?”

    镇南王妃当然清楚,她抚着胸口,看向长宁郡主的眼神里全是恨意。

    长宁郡主要对付卫安,却拿她的儿子来当枪使,间接的让她儿子失去了世子的位子断了手,连累的她自己也被送去了庵里。

    庄奉的话说的没错,不管怎么看,娶卫玉珑的好处也比娶卫安大的多了-----既能报长宁郡主的设计之仇,也能博得更大的利益,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

    难道只准长宁郡主陷害人,不能被别人陷害了?

    马车宽敞,长宁郡主周身咄咄逼人的气势却让镇南王妃无端觉得狭窄起来,她皱了皱眉头才又垂下头:“才先我什么话也没说,是阿珑自己上赶着承认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长宁郡主才不管这些,她再也不看镇南王妃,冷着脸等马车停了,就扶着倪嬷嬷的手下了马车,飞快的直奔镇南王的书房而去。

    镇南王也刚从王府回来,他是在外头坐席的,不知道里头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女眷们原本说好下午看戏的,可自家马车却也一同回来了,觉得奇怪。

    等到见长宁郡主气势汹汹的进门,手里的动作忍不住就慢了下来,联想起今天王妃的早归,不由皱起了眉头。

    怎么就不能有一天是安稳的?

    这个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没安生日子过么?

    前阵子因为庄奉的事,家里又吵的人仰马翻------庄奉一回来就跟庄容过不去,两兄弟就跟乌眼鸡似地,看谁都不顺眼。

    等到镇南王妃也回来了,家里就更不安宁了,镇南王妃又喜欢拉偏架,总是偏心断了手指的庄奉......

    他叹了口气,坐在长条桌后头看向长宁郡主,有些疲累的出声:“这又是怎么了?”

    长宁郡主不客气的在他对面落座,开门见山的把今天在临江王府发生的事情说了,见镇南王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模样,就加重了语气:“不管怎么样,这门亲事我绝不同意!没得商量!”

    她对镇南王说话也没有客气到哪里去,加上出了庄奉和镇南王妃反咬一口的事,就更加愤怒:“我今天就把话说死了,杨柔要是真敢让人上门来提亲......”

    镇南王竟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他揉了揉额头,自己慢慢整理出来了长宁郡主生气的原因,然后才轻声问了一句:“这么说,你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自己的女儿忤逆了?”

    是个人就有自己的脾气的。

    他是欠王府许多,欠老王爷和老王妃许多,可是这些亏欠,他自认为已经很用心的在弥补。

    所以在庄奉做错事之后,哪怕知道跟长宁脱不了关系,他也照样按照老王妃所说,把庄奉赶去蓟州,打断他的手指,上书请求另立世子。

    而这些,他自认为都是理当,可他自问对长宁却没亏欠什么。

    长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他的儿子下手,他实在有些忍无可忍。

    “娉婷。”他看着似乎又要拍桌而起的长宁郡主,忽而冷笑了一声:“你是不是还当我是那个从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的,任你拿捏的土包子?”

    长宁郡主是个聪明人,她在不暴躁的时候向来是有脑子的,立即就听出了镇南王情绪不对。

    镇南王便道:“就算你真的当我仍旧如从前一样,你就不能看在母亲的份上,消停一些,给王府一个安宁吗?!”

    他很难得的终于对着长宁郡主大发雷霆,猛地把面前桌上的东西推在地上,逼得长宁郡主后退了几步,红着眼睛问她:“你任性了这么久了,如今连女儿也已经这样大了,怎么还永远长不大?!”

    长宁郡主只觉得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僵了,再没料到竟然会有被镇南王指着鼻子指责的这一天。

    镇南王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从前不管长宁郡主怎么闹,他总觉得让一让就好,可是让来让去,长宁郡主没有长大,没有收敛,反而越发变本加厉。

    他拉着长宁郡主到了老王妃院子,请见老王妃,当着老王妃的面把长宁郡主兴师问罪的缘由说了,而后噗通一声结结实实的跪在冰冷的地砖上。

    他什么也没说,甚至没指责长宁郡主。

    可是在老王妃看来,他已经什么都说了。

    她抚着胸口重重的咳嗽了几声,却并不看长宁郡主,吩咐人去把镇南王妃请进来。

    而后她看了一场好戏。

    这两个人,哪个也不是干净的。

    老王妃不愿意再把这场闹剧继续下去,她今天根本没去临江王府,却如同去了一样,只要想一想长宁郡主的打算,就觉得不寒而栗。

    “你们先下去。”她朝镇南王和王妃挥挥手,打发她们下去,认真的道:“这件事,我总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长宁郡主便瞪大了眼睛。

    老王妃竟然又一次拆她的台,还在镇南王面前说这样的话。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