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三十四·加深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最快更新春闺密事最新章节!

    五房的事一团乱,听说昨晚卫阳清又跟长宁郡主闹了一场,三夫人说完了就说:“已经打发人去问五弟妹了,也不知道她那里到底是如何......”

    说曹操曹操到,三夫人正担心长宁郡主那里究竟如何打算,长宁郡主就来了。

    她不由又有些悬心,长宁郡主如今这副模样,她总怕她会闹出什么事来。

    长宁郡主却半点儿颓唐也看不出来了,精气神好似一晚上之间都回来了,她头上插着五凤朝阳挂珠钗,罩着玫瑰金色大氅,整个人雍容华贵又端庄大方,眉眼都描画精致,俨然是一个高傲尊贵的郡主模样。

    她拢了拢身上大氅,给卫老太太请了安,就坐在下手不再说话。

    也不再跟卫安表演母女情深的戏码了。

    她不屑,也懶。

    甚至找卫安麻烦的心思都没有,反正汪嬷嬷等人的死活都握在她手里,卫安的身世她也知道,这个大把柄在她手里,不怕卫安不屈服。

    反正以后多的是日子可以看卫安的笑话,她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倒是卫老太太看了一眼虽然也打扮的得体又亮眼,却一言不发的卫玉珑,轻声问:“昨晚你们都在闹些什么?”

    老太太这么问是不妥的,毕竟屋里还有别的妯娌在,这样实在是不给长宁郡主面子,可是众人却都不觉得奇怪。

    长宁郡主看了女儿一眼,忍着心里的气轻描淡写的应付过去了,又催促卫老太太出发。

    卫老太太便无声叹了口气。

    等到了马车上,才问卫安:“你怎么忽然就赶尽杀绝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卫安之前还总是留余地的,没理由忽然就这样,卫老太太很想知道到底长宁做了什么。

    马车里放了炭盆,又有厚厚的毡毯和软枕,卫安从壁盒里拿出茶叶来,亲自给卫老太太泡茶,她如今已经尽量学着对卫老太太释放善意和亲近,便不打算瞒着她。

    “她把汪嬷嬷的女儿找来了,还有蓝禾和玉清......”卫安尽量平铺直叙:“还拿我的身世威胁我,用王爷的前程......想让我嫁给庄奉。”

    卫老太太倒吸了一口冷气。

    卫安说的很简单,可是她却听出了长宁郡主的杀意和不加掩饰的恨意。

    可是最让她惊讶的还是-----长宁郡主果然还是猜出了,郑王的来意。

    她心里惊骇过后就是无尽的担忧,长宁郡主掐准了她们的七寸,郑王不能出事,这事儿还不能曝光.....

    跟明家的冤屈和明鱼幼的死比起来,设计卫玉珑,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她问卫安:“那你设计小八跟长宁母女离心,为的就是这个?”

    卫安点头又摇头:“是这样,也不仅仅是这样。”

    她老实的跟卫老太太说:“没有那么简单,郡主毕竟掌握着我的身世,就如同她所说,只要她愿意,只要她豁的出去,一切就都毁了,她的确能拉着我们一起下地狱的。所以我想了想,决定从小八身上入手,毕竟......”

    毕竟长宁郡主最爱的就是这个女儿了。

    “小八没什么紧要的,雪杏才要紧,雪杏是葛嬷嬷的孙女儿。”卫安跟卫老太太解释:“我打听过的,葛嬷嬷的儿子死了,就只有这么一个孙女儿是命根子。”

    而长宁郡主杀了雪杏。

    葛嬷嬷就算是再忠于长宁郡主,这份忠心也要打折扣了。

    卫老太太深深的看了卫安一眼,再一次为卫安的心机叫好。

    她这是连环计啊!

    雪杏,葛嬷嬷,卫玉珑,长宁。

    这四个人的每一个反应都被卫安算的死死的,卫玉珑跟长宁郡主母女离心,长宁郡主气急败坏找到根由,杀了雪杏,不顾葛嬷嬷的哭求,葛嬷嬷怀恨在心......

    卫安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是这样的杀招,根本不留丝毫余地。

    “葛嬷嬷知道郡主的许多事。”卫安垂着眼帘,遮住眼里的情绪:“我们现在去王府,汪嬷嬷跟素萍都留在家里了,她们会利用好这个机会的。”

    那,长宁郡主掌握的,至少汪嬷嬷这些人的弱点,就能解决了。

    “不仅如此。”卫安知道卫老太太已经想到了,又提点她:“还有,葛嬷嬷大约是知道当年的事的,我很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想问问清楚。”

    如果真的如同清荷所说,那么,长宁郡主死不足惜。

    卫老太太嗯了一声,已经无话可说。

    卫安说的是,不是滥用同情心的时候。

    没有人是真的无辜的,当初长宁郡主设计卫安的时候,也没想过她只是个孩子。

    长宁郡主那边却不知道这些,她看着一进马车就趴伏在桌上,做出一副抗拒模样的女儿,眼里全是痛心和不理解。

    她不知道,她明明是为了女儿好,为什么女儿却不能理解她,甚至还怨恨她。

    昨晚当着卫阳清,卫玉珑说的话让她简直觉得没有立足之地......

    她缓缓伸手,犹豫了片刻才去轻抚女儿的头发:“阿珑......”

    她叫出这一声就心软了,轻声道:“是母亲错了......母亲不该不顾你的意思......”她叹口气,看着仍旧动也不动的女儿:“可是以后你迟早会知道的,母亲是为了你好,全是为了你好......”

    卫玉珑心中冷笑。

    是,宴席前夕,把她身边的亲近人全都换了,这就是长宁郡主口中的为她好。

    雪杏死了,连嬷嬷也换了,奶娘也被换了.....

    长宁郡主轻轻把卫玉珑揽在怀里,又好像知道了根结在哪里:“阿珑,你别以为我是对卫安好,她怎么配呢?你才是我的女儿啊。”

    口是心非。

    卫玉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来的怨气,长宁郡主每一句话她都能在心里找到疑点,觉得长宁郡主每一句话都不可信。

    可她知道,不管怎么样,镇南王府的亲事,如果她想要的话,就只能靠自己。

    已经不是老王爷在的时候了,长宁郡主也不能呼风唤雨,卫家地位尴尬,虽然是侯门,可谁把卫家当侯门?

    什么都靠不住,只能靠她自己。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