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三十二·报应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最快更新春闺密事最新章节!

    什么没来得及去问,根本就是不敢去问、

    卫老太太心中门清,以长宁郡主的脾气,她要做什么,需要跟谁商量,又会在意谁的感受?只是不知道这回到底是什么事又让她起了这样荒唐的念头,竟然连女儿身边的人都动了。

    青鱼已经回来了,见状就上前轻声跟老太太说:“外头是遣人呢,听说全都要卖了。不是发配去庄子上,到底是怎么着,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只是模糊的知道,好似是跟七小姐有关.....”

    她叹了口气,又道:“而且,雪杏死了.....听说是偷了郡主的贵重首饰想要潜逃.....”

    三夫人还真不知道有这回事,惊得啊了一声。

    本朝对待下人向来宽和,当下人的,也多是写投靠文书,而不是卖身,就是有卖身的,世代为奴的家生子,那也是不能随意打杀的。

    可长宁郡主说杀就杀了。

    三夫人心里对长宁郡主的厌恶又上了一层,又觉得有些胆寒-----长宁究竟是犯了什么病了,大过年的竟然什么也不顾,还见了血光,实在太不吉利。

    卫老太太也皱了眉头:“笑话!”

    什么偷盗贵重首饰?长宁那屋子里跟铁桶似地,蚊子恐怕都飞不进去,她带来的人都是她自己的,都是王府调教出来的家生子,眼皮子至于那么浅?有奴籍的人还会想着潜逃?

    实在是越来越不知道分寸。

    卫老太太眯起眼睛,让三夫人去把那些被遣散的人都给截下来。

    长宁郡主怎么闹她不想理会,可是在这个时候无止境的耍弄她那小脾气和心机,就尤为让人不能忍受。

    三夫人很了解卫老太太,知道她这样就是极为生气的表现了,忙起身答应了,转身下去办事。

    等走了一段路,人少了一些,孔嬷嬷有些欣喜的道:“看来老太太也没因为郡主对七小姐好些了就对郡主改观......”

    三夫人亦是若有所思。

    论理来说,老太太本来总该消融些怒火的,毕竟她对待卫阳清都不似从前那样生疏冷淡了,也正是因为这样,三夫人这回才会故意去老太太跟前提长宁郡主房里大面积换人的事。

    这样一试也的确有了收获,卫老太太对长宁郡主的冷淡还是一如既往的,而长宁郡主.....她好像也不是真的想通了就对卫安好。

    她心里迷茫,跟三老爷商量之后一致决定就按照卫老太太的意思去做。

    毕竟这府里如今当家的,撑起门户的,还是卫老太太,纵然日后卫阳清高升,那.....女主人也未必就说话管用。

    卫老太太那边却已经把卫阳清叫去了。

    卫阳清刚应酬回来,满面红光,可是理智却还是在的,对着卫老太太请了安,恭恭敬敬的在卫老太太下手坐下了。

    卫老太太知道他是去跟陈御史他们吃饭,先问他:“那边怎么说的?”

    “定了。”卫阳清脸红到了脖子根,站起来朝卫老太太拱拱手:“朝中有人上折子,参奏两广总督邱楚英收受贿赂,纵容私盐贩子横行,圣上龙颜大怒,让两广总督进京自辩。”

    这也是卫瑞千里奔赴广东,跟沈琛和林三少的人通力合作,才查出来的。

    贩卖私盐,这可是个极大的罪名。

    可放在邱楚英身上,又显得恰到好处-----毕竟是个封疆大吏,胆子大些也是有的,本来就少不了贪墨,被人一参也不会太引起楚王那边的怀疑。

    卫老太太心里略微有了些安慰,刚才被长宁郡主勾起的愤怒也消散了些许,脸也就不再沉着,嗯了一声,又问他:“楚王那边有什么话说?参奏的人没什么问题吧?”

    “您放心。”卫阳清点头:“儿子都晓得,人是陈御史找的,他们既不是同乡也不是同科的,楚王他们怀疑不到我们头上来。”

    能撇清关系就好。

    卫老太太抿了抿唇,正事已经说完了,就说起了私事来:“今天你媳妇儿在府里闹腾的厉害,说是要把小八身边的人全换了,这里头的缘故,你知不知道?”

    卫阳清还当真不知道,听说长宁郡主又闹了就忍不住心里厌烦,等到听见说竟然还杀了人,杀的竟还是雪杏,不由就失声站了起来:“她疯了吗?!”

    雪杏可是葛嬷嬷的孙女,葛嬷嬷的儿子去了,就剩下雪杏这么一点血脉,平时看的眼珠子似地。也是为了笼络加恩葛嬷嬷,长宁才把雪杏提拔到了卫玉珑身边当大丫头。

    现在说杀就杀了?

    长宁真的失心疯了吗?

    他还没反应过来,卫老太太就已经声音冷淡的开口了:“看来你也不知道。”

    她见卫阳清脸通红的,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道:“现在这个时候,不是她瞎闹的时候。你自己房里的事,自己总得管清楚,别到时候出了事,就晚了。”

    卫老太太心里也有些后悔。

    当年如果她不是撒手不管,五房也不会乱成如今这副模样。

    可是现在要管也晚了,长宁毕竟是五房女主人,这么多年下来也成了气候。

    最要命的,是她知道卫安的身世,这才是最紧要的。

    如果惹急了她,以她的性格,不是做不出鱼死网破的事.....

    卫阳清羞得无地自容,不断的点头应是,回了卫老太太的话就立即赶回五房正院去。

    院子里静悄悄的,像是荒芜了许久,他边走边忍不住皱紧眉头,等越过了小道进了长廊,看见了不断穿梭进出,却一丝声响也没发出来的下人们,心里怒气更重,拂袖进了门,恰好就见葛嬷嬷被两个丫头搀扶着颤颤巍巍的出来。

    他不由站住了脚。

    葛嬷嬷显然是已经半点力气也没了,满脸都写着绝望,等看见了卫阳清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她跪了下来也没别的话好说,只是反反复复的求饶,求卫阳清饶命。

    这是有些昏了头了。

    卫阳清叹了声气,就听见葛嬷嬷哭着喊报应,说这是她的报应。

    她披散着头发,哭的声嘶力竭,不断的捶打自己胸口,到后来连哭的力气也没有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