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二十九·挑拨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汪嬷嬷嗯了一声,指着圆桌上那一大堆东西有些头疼的告诉卫安:“都是镇南王府送来的,三夫人接了直接给了郡主,郡主又丝毫没犹豫就尽数给了您了。”

    她有些不明白,完全不知道卫安究竟是打算干什么,只知道镇南王府如今一直在示好,卫安却没什么表示,不由有些着急。

    镇南王府地位再高,老王妃再好,可是庄奉也不是个值得托付的人啊。

    卫安嗯了一声,看出了汪嬷嬷的担心,就轻声让她不必担心:“这不是给我们的,是给别人看的,嬷嬷放心把东西收起来就是了。”

    她这么说,汪嬷嬷想一想之前哭着跑出去的卫玉珑,心里好像有了些谱,可还是不大明白卫安究竟想做什么,迷迷糊糊的应是,下去收拾东西了。

    还是蓝禾机灵,问卫安:“您是不是在故意气八小姐啊?”

    当然是,只有接二连三的打击,才能让卫玉珑失去分寸,能轻易听进雪杏的挑拨。

    她点了点头,拿手按了按自己酸痛的脖子,吩咐素萍:“之前的镯子,送给雪杏了吗?”

    素萍立即点头,之前卫安让她送一个缠丝的金镯子给雪杏,她还犹豫了半天,毕竟这镯子还镶着宝石,份量又不轻,是难得的东西。

    卫安就点了点头不说话了。

    倒是素萍好奇的很,她总觉得自家姑娘实在有些奇怪,像是山上那些高深莫测的天师道士什么的,犹豫了一会儿才问她:“姑娘,您为什么送这么贵重的镯子给一个丫头啊?虽然要她帮我们办事,可是就算是要办事,也可以给些银两,您还答应让她弟弟进来当差,已经是恩典了......”

    卫安有些诧异的看了看素萍。

    她一直觉得她这四个丫头,唯有蓝禾机灵,其他三个忠心都有,可都还需要再用心调教,经历事情,可是现在看,素萍好像也通透的很,她冲素萍点了点头,示意她接着往下说。

    素萍得了鼓励,也就没了顾虑,把自己的疑惑都说出来:“何况您送这么贵重的镯子给她,其他人都能看得出来-----一个丫头哪能有这样贵重的镯子,到时候岂不是落人口舌?”

    让人怀疑卫安别有用心吗?

    毕竟这镯子,费点力气就能打听出来是谁送的了。

    卫安惊讶于在庄子上出身的丫头竟然会有这样的敏锐的嗅觉,顿了片刻才给她解惑:“你说的没错,这样做确实很显眼,可我就是为的显眼。”

    素萍还是有些不明白。

    卫安看了她一眼,等蓝禾收拾完东西进来,就吩咐蓝禾不用跟着去,让素萍跟在身边,领着她去了长宁郡主那里。

    长宁郡主正如同笼中的困兽,她明明觉得已经胜券在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还是无时无刻不出在焦虑之中。

    跟卫阳清的冷战还在其次,最让她难过的莫过于儿女的离心。

    卫玠就算了,他向来是个仁厚过头的。

    可卫玉珑却不是啊,卫玉珑向来跟她最贴心了,可是现在却变成了这副模样。

    她特意往女儿房里去了一趟,可是却连女儿的面都没见着,卫玉珑不肯见她,闹的厉害,她也就只好妥协。

    生气归生气,可是毕竟母亲都是心疼孩子的,她还是吩咐雪杏她们要好好伺候。

    雪杏是葛嬷嬷的孙女儿,她向来是很信任的,可是这回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吩咐雪杏下去了,才猛然想起来究竟哪里不对------刚才雪杏手腕上那只明晃晃的,镶着红宝的金镯子......

    这是之前镇南王妃送给卫安的!

    上午她才从礼单里看见过!

    她坐在软和的垫子里,听说卫安来了,忽然冷笑了一声。

    都说会咬人的狗不叫,现在她才有所体会了。

    反正已经撕破了脸,又有人质在手里,她半点儿也不怵,等卫安一进门,就猛地呵斥了一声:“跪下!”

    卫安没跪,她跪谁也不会跪眼前这个人-----是长宁郡主抢了她母亲应得的一切,她和母亲,都没有哪里对不住长宁郡主。

    长宁郡主于是勃然大怒,甚至有些暴躁的摔了一地的茶碗:“我让你跪,你聋了?!”

    又有些口不择言的大骂起来:“你就是个贱种!跟你那个母亲一样,都是见不得人的东西......上不得台面,又喜欢攀高枝儿......有其母必有其女,你娘死了也不让别人好过,你也是个阴损的!收买人心?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屋子里的人早在卫安进门之前就退出去了,长宁郡主伸手去推搡卫安,正要再说些难听的,房门却啪嗒一声猛地被推开了。

    她愣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了卫阳清气急败坏的呼喝声:“庄娉婷,你闹够了没有!”

    卫阳清铁青着脸走进来,先去看卫安有没有受伤,见卫安好好的,才略微放松了眉头,又吩咐她:“先回房里去,晚上我跟你一起陪老太太用饭,以后不是我使人去,这里你就不必过来了。”

    长宁郡主被他的态度彻底激怒,冷笑了一声猛地转头看向卫阳清:“不必过来?!儿女给父母请安乃是人伦纲常,她凭什么不来?!”

    卫阳清视若无睹,挥手让卫安出去,自己掀了袍子坐下来,清了清嗓子跟长宁郡主摊牌:“之前我说过,若是你受不了,我们就和离......”

    屋子里的吵嚷声渐渐的远了,素萍却还是觉得自己心跳的厉害-----七小姐可真是神了!是七小姐让她去找五老爷过来,还说郡主一定会大发雷霆。

    时机竟然掐的这么准,还能算准长宁郡主的每个反应。

    她瞪大眼睛,忽然想到自己心中的猜测,冷不防的打了个冷颤,等回了房没了外人才敢问卫安:“姑娘,你是不是故意让郡主知道雪杏是奸细啊?!”

    可是这样有什么好处?

    雪杏到时候倒霉了,长宁郡主一定会加紧防备,卫玉珑也就知道是卫安在挑拨是非了啊!

    那卫安收买雪杏,到底还有什么用处?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