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二十八·背叛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卫玉珑跟长宁郡主大吵一架的消息传到卫安耳中的时候,卫安正跟卫老太太商量第二天去临江王府的事。

    上一次没去成,还惹了曹安这个灾星,好容易才躲过去,这回卫老太太总不放心,还是希望更稳妥一些,毕竟这回去临江王府,是去跟郑王要那个两广总督的消息的。

    卫老太太啜了一口糖水,又想起了之前卫安提过的事,问她:“沈琛又答应了你什么事?我听说他又送消息过来了?”

    自从黄家出事之后,沈琛就好像消失了,如今猛然又冒出来,卫老太太有些疑惑,她如今对卫安紧张的厉害,什么事都想问个清楚。

    卫安也体谅她的心意,并不瞒着她:“他之前去查平西侯家的事了,听说沈三少在外头惹了些事......”

    平西侯家的事,沈琛会这样关心也是正常的,卫老太太若有所思,顿了顿才说:“既然这样,我也就不问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谢家给了你些人,你打算怎么用?”

    谢良成给她送了不少人来,都是极有用的,之前还要瞒着卫老太太,可是自从身份大白之后,就没必要再藏了,她就顺势点了点头接受了卫老太太的好意:“我想让他们都先跟着瑞大叔,瑞大叔是个稳妥人,让他先掌掌眼。”

    卫老太太点头,往花嬷嬷那里看了一眼,花嬷嬷便端出一个匣子来交给卫安。

    卫安有些疑惑,卫老太太就笑了:“这里头有三千两银票,是保合庄的,三十多家分号都能兑,你有这么多人固然是好,可也得养得起。养他们就是一笔不小的花费,先拿着用罢。”

    现在的确是要用钱的时候,卫安想了想便没有拒绝,接了花嬷嬷的匣子,低声跟卫老太太说了声谢谢。

    之前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时候,她还能安之若素的接受卫老太太的好,可现在身份曝光了,她反倒觉得卫老太太的深情厚谊有些承载不住,有些无所适从。

    卫老太太或许对不住卫阳清,可是对待明鱼幼,却算得上仁至义尽了。

    卫老太太眼圈有些发红,忙抚了抚她的头发:“这有什么好谢的?你母亲是在我跟前长大,是我对不住她......”

    是她的儿子一手把明鱼幼推入了深渊。

    她叹了口气,缓缓的把她拉入怀里揽着:“我待你,跟待其他的孙女儿都不同。人心有所偏向实在难免......是我的不是,可也难改了。我这些东西,日后全是你的......”

    有时候卫安觉得自己极为可怜,上一世她好像身处汪洋大海的蝼蚁,无论如何努力都没人伸手来拉她一把。可有时候她又觉得自己已经极幸运,不是每个人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何况这一世,实在没什么能怨怪的了。

    她也就放下心防,拉着卫老太太的手缓缓双膝跪地,把头放在卫老太太膝上:“祖母,我替我母亲多谢您.....”

    卫老太太嗯了一声,再跟她说了临江王府的事,道:“长宁的性格我实在太知道了,当年她抢人未婚夫,也不怕闹的风风雨雨叫人知道。她总觉得胜者为王败者寇,觉得输了的才丢人,这回我估计也差不多.....”

    她又说:“你这几天好似跟那边关系忽然好起来,是有了什么打算?”

    正说着,外头通传说三夫人来请见了,卫安便站起来,轻声在卫老太太耳朵边上说了几句话,才笑着退出来。

    三夫人拉着她说了一会儿话,又叮嘱她:“到时候记得来找你五姐玩儿,她一直念叨你呢。”

    女孩子之间的关系往往是很微妙的,三夫人却一直待她不错,卫安便含笑点头。

    等她快进院子的时候,玉清已经等在外头了,见她进来就松了口气,快步上前来跟卫安小声说:“姑娘,八小姐来了,等了您好一阵子了......”

    卫安嗯了一声,面不改色的朝前走,一面吩咐:“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你们在外面都只管当作不知道,不许插手。”

    素萍和纹绣都是有功夫在身的,等闲卫玉珑伤不着她,玉清和蓝禾也就并没什么异议。

    等进了屋,果然卫玉珑红着眼睛站起来喊了她一声七姐。

    卫安一面由着丫头下了大氅,一面挑了挑眉冲她笑了笑:“八妹怎么来了?是母亲那里有什么吩咐吗?”

    卫玉珑的眼睛立即就红了,踌躇一会儿才坐下,一言不发的抿着唇。

    卫安让人沏茶上来,自己坐在卫玉珑对面,兴高采烈的问她:“母亲那儿还得空么?今天客人大约少些了,我这里有些料子不知道该裁什么样式样的衣裳,正好想去问问她,正好妹妹你来了,不如我们一同过去?”

    卫玉珑定定的看了卫安半响。

    她跟长宁郡主吵架的事,别人不知道,可卫安难道会不知道?

    卫玠中午才来过卫安这里!

    可是卫安绝口不提,甚至都不开口问一问原因,劝一劝......

    还有母亲.....

    她退后两步,仓皇失措的转头跑了。

    雪杏跟在后头也片刻不敢耽误的跟着跑出去了。

    汪嬷嬷皱了皱眉,怕待会儿长宁郡主那里听见什么风言风语又来发难,就问卫安:“就这样让八小姐跑了?待会儿郡主不会怪罪吧?”

    卫安笃定的摇头,再没人比她更知道怎么才能让亲生母女离心了-----其实人的感情都是既坚强又脆弱的,只要持之以恒,就没什么办不到的事。

    何况长宁郡主还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这才更要命。

    长宁郡主会觉得是卫玉珑在耍小孩子脾气,在闹着吃醋,是哄一哄就能过去的事,可卫玉珑却不会理解大人的想法,她只会更加加重对长宁郡主的怨气,觉得长宁郡主偏心。

    这两个人都不理解对方的想法,误会只会越来越深,直至无法调和。

    她喝了口茶,问汪嬷嬷:“是不是镇南王府那边又有什么消息了?”

    眼看着就快初十了,到底是个什么打算,庄奉应该要表表态了吧?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