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二十二·逼婚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从前长宁郡主向来不喜欢合安院,现在也照样不喜欢。

    可因为心里有了开心的事,她觉得合安院也变得顺眼了一些,以至于进了合安院的大门,看见了素日厌恶的花嬷嬷等人,她也仍旧面上带笑,极为和善。

    卫老太太却不如她一样开心。

    自从知道了卫安的身世,她心里就悲喜交加。

    既开心于明鱼幼有后,又内疚自己从前并不曾给卫安任何庇护,近些天险些又大病一场,幸好她知道的总算不晚。

    也幸好卫安如今还小,她有的是时间陪着她长大。

    所以她才支撑的住,现在听说庄奉要来,她立即就皱了眉头,满心都是不耐烦。到了这个地步,她本来就对庄奉没有好感,现在对庄奉就更加不喜,见了庄奉也是淡淡的。

    庄奉却已经不是吴下阿蒙,低眉顺眼的守了半天,才守到长宁郡主和卫安过来。

    他看见长宁郡主的时候,还扛得住,能面无表情的行礼。可是等见到了卫安,他却实在没法儿忍住,眼里闪过一丝恨意。

    他从来就没觉得自己有错,就算是有错,他也不至于落到如今的下场。

    母亲说,这一切都拜卫安所赐。

    他心里也这样想。

    长宁郡主一来,气氛就活跃起来,她拉着庄奉又给老太太重新行礼:“这孩子也是,千里迢迢的回来,听说伤还没有好全呢,就这样着急忙慌的过来看安安。”

    既然实情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心照不宣,那层面上的和睦也没必要保持了,长宁郡主看着卫老太太:“您也知道,孩子们的情谊都是深厚的。安安也从小跟奉儿一起长大。”

    换做从前,这样的话长宁郡主不会说。

    就算是最差的,长宁郡主也不愿意便宜了卫安。

    可是现在时移世易。

    郑王已经知道卫安的真实身世,他这个人,既然没有闹出来又能来卫家一趟,打的是什么主意就不言而喻了。

    免得卫安被认回去过好日子,长宁郡主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庄奉和镇南王妃都已经把遭罪的原因归咎于卫安,卫安就算嫁过去了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庄奉身有残疾不能当官,就要一辈子仰人鼻息若日子,她就要卫安尝一尝低头的滋味,也要让卫安尝到贫贱夫妻百事哀的滋味。

    到时候郑王帮忙?

    郑王也有倒霉的时候,她一点儿也不担心。

    卫老太太冷着脸看着长宁,冷笑了一声:“情谊深厚?老婆子我竟不知是什么情谊,算计人,恨不得宣扬的天下皆知他甩了人的情谊吗?”

    庄奉冷着脸没说话,转头盯着卫安。

    他这一生,几乎就是毁在了这个人手里,他恨不得把她挫骨扬灰。

    可是姑姑和母亲说的是,他在卫安身上已经栽了太大的跟头,不能再跟从前那样冲动了,有什么事都该从长计议。

    所以他如今也低的下头,几乎就在卫老太太的尾音收掉的同时,他就紧跟着跪倒在了地上,跟卫老太太赔礼道歉。

    不止是赔礼道歉,他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面向卫安很是自责。

    在蓟州炼出来了,场面话已经说的很是顺当。

    卫老太太不屑于看她们做戏,冷然扬声喊他起来:“跪天跪地跪父母,还没见过见人就跪的,给我跪犯不着,跪安安,她年纪太小了,受不起。你既口口声声说是自责,那就别折煞她了。”

    她又看了长宁郡主一眼:“这赔礼也赔了,若是没旁的事,就出去吧,留你侄子吃饭。”

    赶人?

    长宁郡主朝庄奉使了个眼色。

    庄奉立即倒头就拜:“老太太!晚辈是来提亲的......”

    他装作看不见卫老太太瞬间铁青的脸色,仍旧镇定自若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少小相识,青梅竹马,又有父母之命。

    都是从前老王妃想要撮合他们俩时候的说辞。

    庄奉旧话重提,只觉得万分的讽刺。

    他要娶一个把他害的落到如今地步的人,由不得他不觉得好笑。

    一直没说话的卫安笑了一声打破了僵局,她看着庄奉,居高临下的盯着他:“少小相识?青梅竹马?表哥是不是记错了,你的青梅竹马不是我,是你表妹李姑娘。”

    她站在卫老太太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庄奉:“从前外祖母提亲事的时候,你总是说自己还小,可我比你还小四岁......现在却忽然来提亲?”

    长宁郡主冷眼看着卫安,心里冷笑。

    卫安已经下结论了:“我没什么好说的,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情谊。以后这种话就不用再说了。”

    她想看在老王妃的面上放他马。

    可庄奉却不懂得珍惜。

    他昂着头从怀里掏出一只玉佩:“祖母当初已经给我们定下了婚约,如今我浪子回头,愿意执行婚约。”

    卫老太太忍无可忍:“可我看不上你!”

    她讥诮的往庄奉缩起来的手那里看了一眼,冷然道:“你凭什么让安安嫁给你,凭你断了的两根手指吗?”

    她说的话又急又快,像是雨点铺天盖地砸在庄奉身上。

    长宁郡主却并没接话。

    反而是庄奉,脸已经涨的通红,眼里通红一片,连额头的青筋也一根根凸出来。心中屈辱已极。

    他灰头土脸的被卫老太太让人赶出去。

    长宁郡主也没吃到好果子,被卫老太太指着鼻子大骂:“你简直丧尽天良!”

    她冷笑了一声:“做这么多坏事,也不怕报应吗?!”

    长宁郡主原本就是个好脾气的人,卫老太太对她来说,从前也不过是卫阳清的母亲而已,现在就什么都不是了。

    脸已经撕破了,她也就不再对卫老太太毕恭毕敬,阴阳怪气的笑:“我丧什么天良?要是真的丧尽天良,卫安就活不到今天了,您还能活着等到这么疼她的这天吗?”

    她又嗤笑了一声:“既然话都已经说开了,不如咱们就开门见山吧,这门亲事,我觉得很好,门当户对,说起来还是我们高攀了,不如就定下来。年纪也不算小了,京城十岁订亲的姑娘也多得是,回去我便通知那边一声,让她们请冰人来。”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