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二十一·死敌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新年里,家家户户都有舞龙灯的上门舞龙舞狮,侯府也不例外,可随着舞龙队来的,今年除了顺天府尹的官差们,还有个特别人物。

    庄奉竟然回京了。

    三老爷正在听管家说如何给打赏,林管事做事他向来是放心的,也就笑了笑了事,又问他:“听说你长孙已经十一岁,如今正读书?”

    奴籍之后本来是不能科举的,可是林管事的孙子已经放良了,因此并不在奴籍之列。

    能让林管事这样死心塌地,卫安的本事果然不一般。

    可是本事既然这么不一般,怎么就看不出来长宁郡主最近突如其来的示好实在不简单呢?

    三老爷想起这件事就不由想叹气。

    人家母女既然能和好如初,他就算跟卫安再亲近,终归隔了一层,想说什么也不能说......他刚想到这里,林管事就笑着说多亏了卫老太太和卫安。

    三老爷点头,顺势提点了林管事几句。

    至于到底能不能让卫安多想一想,那也只能看天意了。

    林管事面色凝重,主子的意思,他自己一不能擅自揣测,所以虽然觉得卫安不至于半点异常都察觉不出来,可是最近卫安的表现,也太让人忧心了。

    外头的舞龙队已经舞的差不多,小厮们都赶进来通报,三老爷略点一点头,正要亲自领着人出去打赏,就听见回报说镇南王府的庄奉来了。

    年前镇南王刚刚才上了奏折,说是长子身残缺,所以无法担任世子之责,所以请圣上准许另立世子。

    内阁发下来的公文也出来了,圣上已经准许。

    现在镇南王府的世子已经换人了,换成了镇南王的嫡次子庄容。

    现在这个时候,庄奉回来了?

    他不是在蓟州断了两根手指吗?

    三老爷皱了皱眉头,出去打发了舞龙舞狮的,就让人领庄奉过来。

    庄奉形容憔悴,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嚣张跋扈,对着三老爷都毕恭毕敬的,话也说的极为妥帖。

    三老爷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你这孩子也忒多礼,怎么还需要亲自上门来?你既然重伤才愈,又千里迢迢赶路回来,更该在家休息才是......”

    庄奉有些颓靡的摇头,苦笑着道:“从前年少轻狂,少不更事,犯了许多过错。如今已经长大,再也不敢跟从前一样无法无天了。”

    他见三老爷的表情似乎和缓了许多,又言辞恳切的说:“之前对安安实在是太混账了,所以我一回来就跟祖母和父亲说,要来跟老太太和安安赔罪。”

    他既然已经这么说,三老爷当然没有不应的道理,让人进后院去知会一声,又让庄奉坐:“虽然这么说,可是两家至亲,你让人进来通报一声就是了,怎么还跟在舞龙队后头?”

    再闲话片刻,后院三夫人已经接到了消息。

    她觉得有些奇怪,以前庄奉可没这样有礼数过,从前十次有八次都不耐烦,总是要提前走。原本卫老太太就不待见镇南王府的人,庄奉多闹那么两次,卫老太太就更干脆,直接让三夫人连接待也不必接待。

    说是原本就没打算把镇南王府当正经姻亲相处。

    久而久之,三夫人也不自觉受了影响,听见说庄奉来了,头一个反应竟是随便打发了算了,可这念头才一瞬就变了,她让孔嬷嬷去五房正院通知长宁郡主一声。

    既然是长宁郡主正经侄子,当然得听长宁郡主的。

    长宁郡主却正在跟卫安说话,她变了个人似地,很认真的教卫安那天去了王府的种种礼节,才似乎闲聊似地跟她说:“你表哥已经回来了。”

    她仔仔细细的端详卫安的脸色,笑了一声:“他可受了不少的苦。”

    卫安端茶的手就顿了一顿。

    她一直在等长宁郡主出手,没料到长宁郡主既然是打这个主意。

    从前因为庄奉是世子,所以迫不及待的毁了她跟庄奉的婚约,现在因为庄奉已经不是世子又残废了,就想把她塞给庄奉。

    总之原则始终是没变的-----总要卫安不好过才是称心。

    她抿了抿唇,抬起眼睛认真的看着长宁郡主:“太太,表哥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表哥。有旧怨在前,两个人不管怎么样都是相看两厌,我就不去看表哥了,求太太成全。”

    长宁郡主俯身看她,似乎很不赞同:“说的这是什么话?至亲的骨肉,这样说就太伤人心了,你表哥从前是荒唐,可如今却经历了事长大了许多,你虽然不是我亲生,可我总不会盼着你不好-----否则你父亲头一个跟我过不去不是?”

    长宁郡主不暴跳如雷的时候,原来也这样会讲话。

    一语双关,郑王卫阳清都绕进去了。

    要挟她?

    卫安牵了牵嘴角,外头孔嬷嬷已经来说庄奉的事了。

    长宁郡主就扑哧笑开了,满脸带笑的看向一脸莫名的卫安:“瞧瞧瞧瞧,这不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吗?我昨天才收到消息说他回来,没料到今天这么早竟就来了,可见是进益了。”

    她又一把伸手去拉卫安的手:“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只是太冷清了些。我从前做的不好,如今却真心想好好待你......”

    她叹了口气,显得真诚又无奈:“以后,母亲的娘家人,也就是你的娘家人。你从小是被我母亲带大,以后不妨多亲近亲近。”

    长宁郡主竟然连老王妃都搬出来了。

    卫安看了她半响,才扯出一个笑来。

    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神情冷淡,后头进来的卫玉珑也是冷着一张脸,似乎生气的厉害。

    领她进来的白芷战战兢兢看了长宁郡主一眼,满心都是惶恐。

    对于长宁郡主来说,自然不会把好的给卫安。

    可是卫玉珑却不知道怎么的就是看不明白这一点,大约真是从前被娇惯坏了,连一点儿委屈都受不了。

    更看不得从前比不上她的人比她好。

    长宁郡主却没机会顾得上卫玉珑的小情绪,只是让卫安快走。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