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二十章·芥蒂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卫安刚说要把院子里往正院那边通风报信的人清理清理,报信的人就来了,很好奇的跟外头的小丫头搭话。

    卫安眼风一扫,早已经很知道卫安心思的素萍就猛地把门打开了,似笑非笑的看着外头那个婆子:“妈妈,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进来说?问小丫头,她们知道些什么?”

    人心大概是这世上最难掌握的东西了,这个婆子原本也是投诚了卫安的,可是长宁郡主一回来,就骑着墙头两面抓草了。

    卫安倒是和善,看着那臊的连声笑骂素萍的婆子,轻声问她:“妈妈有事?”

    汪嬷嬷满面都是怒气,那婆子不敢多呆,撂下一句长宁郡主那边有请的话,就匆匆忙忙转身走了。

    给了她这么长时间的好脸色,大约已经是长宁郡主的极限了,如今糖都已经撒光了,大约是该亮剑的时候了。

    卫安镇定站起来吩咐蓝禾和玉清换衣裳出门。

    玉清和蓝禾犹自战战兢兢的,到了如今才算是彻底反应过来了,嗯了一声,连忙去给卫安换衣服。

    她们倒是半点顾虑也没有,反正从卫安开口和老太太要她们在身边服侍开始,她们就注定跟卫安分不开了。

    卫安好,她们就跟着好,卫安不好,她们当奴婢的,又有什么好下场?

    长宁郡主那边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倪嬷嬷回来说,卫安不知道为什么,关紧门户在那里不知道说些什么,大丫头和主事的汪嬷嬷都在里头,打听不出消息来。

    越是这样,长宁郡主就越是生气。

    卫安不是她想象当中的好拿捏的软柿子,还这样难对付。

    她很头疼。

    连带着之前倪嬷嬷从卫玉攸近前伺候的那些人跟前打听回来的话,长宁郡主已经很明白卫安不好对付了。

    可是不好对付,终归却还是有法子对付的。

    她笑着牵了牵嘴角,正听倪嬷嬷报礼单,就听说卫玉珑来了,连忙真切的笑起来。

    卫玉珑心情却并不如母亲一般好,她闷闷不乐的倚在长宁郡主怀里,抿着唇半响没说话。

    她是个爱笑的姑娘,可是自从父母亲抄家冷战开始,就好似忽然知道了忧愁和惶恐,长宁郡主心疼的了不得,把她搂在怀里,亲密的揽着她:“天这么冷,我不是说了不让你来请安?”

    卫玉珑委屈的声音都有些变了:“再不来请安,怕母亲不记得我了。”

    她鼻音极重,长宁郡主连忙去探她的额头,一试果然发烧了,立即就大发雷霆,嚷着要把伺候的人拿来问罪。

    她给卫玉珑配的都是再信任不过的人,可是这些人竟然连伺候小姑娘这么小的事都做不好,还留着干什么?

    伺候卫玉珑的丫头里,可有葛嬷嬷的亲孙女儿呢,她眉头动了动,连忙朝长宁郡主笑起来:“郡主......这可怪不得底下人。”她看了看委屈啜泣的卫玉珑,比了个七的手势:“咱们姑娘,是因为这个不高兴呢。”

    忽然被人夺走了母亲的宠爱,换做谁也受不了,何况卫玉珑就是被娇惯着长大的。

    长宁郡主恍然大悟,忍不住伸手在女儿额头上戳了一手指头,故作冷脸的问她:“老实说,是不是又故意踢被子着凉了?”

    小时候卫玉珑就知道这一招,每每要做什么事长宁郡主不同意,她就故意生病。

    可这一招一直百试百灵。

    没有哪个母亲会忍心看着孩子受苦,长宁也不例外。

    她见卫玉珑点头,又好气又好笑,偏偏又不能把话点明,只好含糊的说:“你怎么这样不懂事?从前不是你总劝着母亲服软吗?母亲真的服软了,你又不高兴了。”

    她笑着揉女儿香软光滑的头发:“还这样折腾自己,等到病好不了,看你初十那天怎么去王府。”

    卫玉珑腻着长宁郡主不肯放开,半响才别扭的嗯了一声。

    她心思细腻,向来很敏锐,她敏锐的察觉出最近众人对卫安态度的转变。

    卫老太太对卫安已经好上加好,二夫人三夫人她们也都跟着卫老太太,现在连母亲这样重视起卫安......

    长宁郡主如今却没能跟以前那样,细微的察觉到女儿任何一点情绪的变化,她把女儿从自己怀里推开,给她擦了眼泪,就让杏儿带卫玉珑回去。

    又特意吩咐了倪嬷嬷让人去跟三夫人说一声,拿名帖去请太医。

    等这些事都处置的差不多了,外头才说卫安已经到了,长宁郡主立即扯出笑脸来,等卫安一进来就连忙让她不必行礼,把她拉在身边。

    从前梦寐以求的事,如今也不能兴起任何的波澜了,卫安笔直的站着,终于彻底在长宁郡主跟前站了起来。

    她再也不会对着眼前这个人心软,再也不会觉得愧疚,再也不会叫她母亲了。

    因为没有爱,所以说话也终于不用再斟字酌句,卫安扽长宁郡主终于放开手了,才问她:“不知太太让我来做什么?”

    长宁郡主右眼皮忽然跳起来。

    卫安喊她太太。

    她心里更加门清了,面上却什么也不露,笑着喝了口茶才放下:“也没别的事,是初十那天临江王府下了帖子,让我们过去坐坐,所以我特意告诉你一声,给你裁一件衣裳。”

    倪嬷嬷在旁边附和的笑:“可是叠影纱的外衬,冬日里映衬着雪景,可美得很。”

    卫安当然知道这叠影纱,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物以稀为贵,叠影纱千金一匹,且有价无市。长宁郡主竟然连这个都能舍出来了,她也就配合的做出喜出望外的表情来。

    反正上一世她演戏也成了习惯,几乎就像是带上了层层面具,现在做起来也毫不费力。

    长宁郡主满意的笑了,拉着她的手拍了拍:“好孩子,只要你不记恨母亲,母亲心里就知足了......从前都是母亲的错......”

    长宁郡主前世今生在她面前也没这么低声下气过,卫安忽然觉得很好笑,也就真的笑了:“太太快别这么说......”

    屋子里安静了一瞬,卫安敏锐的听见了隔间传来的东西跌落地上的声音,不由看了长宁郡主一眼。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