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十九章·假面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长宁郡主说到做到,当天中午吃完饭就让卫安去她房间里,态度前所未有的和善。

    不仅这一天,在送走郑王后的几天里,她都对卫安和气的有些可怕,这几天给卫安送的新衣服基本没有断过。

    连镇南王府那边来的崔嬷嬷和陈嬷嬷也一反常态的让她见了。

    陈嬷嬷见了卫安就忍不住红了眼眶,端端正正的跪下要给卫安磕头,嘴里含着七小姐吉祥如意,长命百岁。

    往年每年老王妃都要对卫安说这句话,可是今年说不成了。

    卫安眼睛也红的厉害,几乎是一把蹲下扶住了陈嬷嬷的手把她带起来,忍着眼泪问她:“外祖母身体好吗......”

    陈嬷嬷抬手去擦眼泪,破涕为笑的点头:“好呢好呢,老王妃特意叮嘱我,让我告诉您,千万别担心她,她好好的呢。”

    老王妃说过,要活着看见卫安吉祥如意,才敢闭上眼睛。

    陈嬷嬷不敢把这丧气话学给卫安听,努力说着吉祥话活跃气氛,说了一会儿就拉着卫安的手叹气:“老王妃再三问,大年初二那天,您怎么不跟着过去呢?”

    听说长宁郡主的态度忽然软和下来了,不仅主动给卫安做新衣裳,还把卫安处处带在身边,一时比卫玉珑都更得宠些。

    京城上下都引为奇事到处散播,镇南王府也早就听见了消息,老王妃听见的时候,却并不怎么开心,神情只是淡淡的。

    大年初二那天,满以为长宁郡主会领着卫安过去一起拜年的,谁知道卫安还是没去,老王妃气的连饭也没吃。

    陈嬷嬷轻声问:“老王妃问,是不是郡主还在难为你?”

    什么事都该有个度,如果长宁郡主真的变本加厉,一意孤行下去,别说卫阳清,就连老王妃,也不想要这个女儿了。

    卫安却笑着摇头。

    长宁郡主这回倒是真的说过要带她去王府拜年,只是她这回去不了-----卫老太太带她去城外的静安寺立了个长生排位。

    是她娘明鱼幼的。

    她生前受过许多苦,可再苦的时候,也拼命生下了卫安。

    至今她还记得卫老太太在牌位前哭的样子,年纪那样老的老人了,哭的差点儿连力气也没有,她说大年初二本该是回娘家的日子。

    明鱼幼如果还活着,该领着她去明家拜年了,去见见她的外祖父,外祖母,舅舅姨姨们。

    可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卫安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等到陈嬷嬷又说了话才回过神来,含笑听陈嬷嬷说完老王妃的担忧和叮嘱,握住她的手点头:“请您告诉外祖母,等大年初十我就过去看她,请她一定要保重身体。”

    什么都是假的,可是老王妃对她的疼爱不是。

    她有些惆怅,又有些茫然。

    大年夜的时候,她一个人枯坐了一整个晚上。

    汪嬷嬷看着她,就像是看见了一个垂暮的老人,那一瞬她都慌了,守了卫安一晚上都没敢睡觉。

    现在见卫安总算是恢复了些生气了,她才觉得略放松了些,准备让小丫头去厨房拿碗参汤来,给卫安提提神。

    可卫安却摇头,轻声让她:“嬷嬷,您把蓝禾玉清,还有纹绣素萍都叫进来,我有话说。”

    她少有这样郑重其事的时候,何况汪嬷嬷也晓得她的脾气,必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才让她这样失魂落魄,听见她这么说立即就出去叫人了。

    廊上是蓝禾新调教的两个丫头守着,素萍和纹绣是会武的,站在远了些,好随时听外头动静。

    卫安垂下眼皮,看着烟雾从自己手里捧着的暖炉里袅袅娜娜的冒出来,好半响才道:“我不是郡主亲生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卫安上一世没学会什么,可是要让身边密不透风这一点的觉悟却很高。

    她用蓝禾和玉清,是因为她们虽然是家生子,可是家里父母不是会钻营的,自己也不是油滑的,用素萍和纹绣,更是因为她们两家人如今都靠她吃饭。

    这些人背叛她,都没什么好处。

    所以她也尽量试着做到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汪嬷嬷和众人都点了点头。

    卫安就抬头扫了她们一眼,才轻声道:“从前我总说要去查我的身世,可是现在不必查了,我已经知道了。”

    众人都屏声敛气。

    卫安的声音就显得格外的清晰:“我是明鱼幼的孩子,所以花嬷嬷总说我像明家表姑娘,是有缘故的。”

    屋子里很长一段时间都静的落针可闻。

    汪嬷嬷和丫头们都震惊的看着她。

    她们当然知道明鱼幼是谁,可最重要的还不是明鱼幼,而是郑王!

    明鱼幼是郑王的王妃,如果说卫安是明鱼幼的孩子,那岂不是也是郑王的嫡女?

    那她怎么也该是个郡主......又怎么会跟长宁郡主说的那样,是个外室女生的贱种?

    卫安眼神清明,整个人像是一张蓄势待发的弓,绷得紧紧的:“我跟你们说这一点,是希望你们心里都有个数。”

    汪嬷嬷抖了抖,觉得掉了满地的鸡皮疙瘩,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那......那郡主知不知道这事儿啊?”

    如果不知道,那还情有可原。

    可如果她是知道卫安是明鱼幼的女儿,还故意这样冷待为难一个孩子,那可就真的太下作了。

    卫安牵了牵嘴角算是笑了。

    这算什么?

    汪嬷嬷是不知道她上一世是怎么被长宁郡主对待的。

    这几天里,她茫然愤怒失望难过,上一世种种濒临崩溃的场景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让她头疼欲裂。

    正因为这样,那个猜测就不受她的控制,越来越清晰的浮现在她脑海里。

    当年长宁郡主不让她死,真的是因为良心发现,想让她好好活着吗?

    还是觉得,她连死,都不配跟她们一起死?

    卫安的手指握的发白,一想到这个猜测,心里的愤恨几乎遮掩不住。

    可她到底很快就恢复了情绪,冲蓝禾她们笑道:“院子里之前那些往正院跑的.....都报上来吧。”

    到了这个地步,什么都不必顾忌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