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十八章·求和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白芷去了半天才回来,很是为难的说合安院外头有人守着,远远的还能看见青鱼她们都守在廊上做针线。

    大丫头们通通都被赶了出来

    三夫人心里疑虑颇深,可是也不敢表现出来,无奈的笑了一声:“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擅自做一回主,就当王爷答应留饭了。

    又跟长宁郡主道谢。

    长宁郡主心不在焉的应付了过去,等三夫人一走就追问:“当真就把守的这么严?你有没有说过是我找过去的?”

    “都说了。”白芷一五一十的把嬷嬷是怎么回绝的都说了:“说话倒是很客气,只是说郑王特意吩咐过绝不能让人进去......”

    长宁郡主心里不祥的预感愈发加深,过不多久就去盯着墙上的自鸣钟看时辰。

    每一刻都是煎熬,她忍得胃都疼了,过了许久听外头说散了,才呼出了一口浊气,立即就站了起来。

    很快就有消息传回来了,说是郑王决定要留在侯府用午膳。

    长宁郡主冷笑一声,想了这么久,她总算也想明白了。

    郑王不过是个藩王,她进京虽然才两天,却听哥哥镇南王说了许多如今的形势。在现如今的呃情况下,唯一一个稍稍不被忌惮的郑王要是爆出当年跟明家有牵扯的事......

    帝王心意,向来鬼神莫测。

    可是有一点长宁郡主却清楚的很,那就是,但凡是位居高位者,大抵都是讨厌被骗的。

    当年可是郑王亲自上表说明鱼幼一尸两命死了的。

    既然死了,现在不管什么原因活过来,那都说不过去。

    至少在隆庆帝那里说不过去。

    就算是郑王真的知道了卫安的身世,他也别想认。

    既然不能认,卫安的生死就还在她手里......

    她这里胡思乱想,那头卫阳清却回来换衣服准备出去陪客了。

    长宁郡主仔仔细细的盯着卫阳清的脸瞧,却发现除了眼睛红些,瞧不出什么不同来,顿了片刻才问他:“怎么去了这么久?郑王究竟是不是来认女儿的?”

    曾经的恩爱夫妻,走到如今,说一句话都嫌费力,长宁郡主心中对卫安的恨更上了一层。

    卫阳清披上了直身长袍,正由丫头伺候着围腰带,听见她的话就看了屋里的人一眼。

    在南昌的时候他就说过,如果长宁郡主身边的人敢泄漏卫安身世,就全部送去陪李嬷嬷的。

    长宁郡主反应过来,抿了抿唇。

    在南昌的时候,她身边的亲近人都知道卫安的身世。

    可是到后来,卫阳清把大小丫头全部处理了,整整陪嫁过来的四个大丫头,两个二等丫头,全部被卫阳清送去了不知什么地方。

    只留下了倪嬷嬷和葛嬷嬷。

    就连这两个,卫阳清都说过,只要敢说出什么,就一并处理的。

    她有些懊悔,见伺候的白芷眉头都没动一下,挥手让她下去,又冷笑:“她一个初来乍到的丫头,能听见什么?”

    卫阳清不想跟她做这些口舌之争,只是有些话却不得不说清楚的。

    “我之前说的话,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他放下手里的活儿看着长宁郡主:“是想和离?”

    长宁郡主心中咯噔一声。

    不用您卫阳清说,她也知道郑王来的目的绝对不简单了。

    肯定是为了卫安来的。

    否则这话昨天就该翻篇了,以卫阳清的性格,他是不会再提的------今天早上就没提过。

    她忍着心里翻江倒海的猜忌和难受:“我想好了,安安的身世若是闹出去了,我们一家人也就算走上了死路了.......”

    这一年来,这还是长宁郡主头一次这么心平气和的说话,而且还说的有些道理,好像是真的想通了,卫阳清坐在她对面,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本来圣上就为了之前的事一直猜忌我们家,我们家如今好不容易算是缓和了些,不能再出事了。”她一面仔细观察卫阳清的脸色,一面搜肠刮肚的想着能让卫阳清放下防备的说辞:“我就算是为了阿珑和阿玠,也不会胡来的。之前是我想岔了.......”

    关键时刻,她忽然福至心灵,想起了卫阳清的软肋。

    这个男人一来就是吃软不吃硬的性格,她怎么忽然就给忘了?

    卫阳清将信将疑的看了她一眼。

    可是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郑王也说过,他这回来,明面上是隆庆帝让他来的,说都是亲戚,也没必要闹的不可开交。

    他想着这是个机会,既能让女儿的处境好过些,又能和卫家达成默契,就趁着机会来了。

    可是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不能出什么乱子。

    要是这个时候让隆庆帝知道卫家竟然有一个郑王的孩子,还是明鱼幼生的。

    那之前所做的努力可就全都白费了。

    所以卫安还是得先在卫家生活。

    他淡淡的说了一声:“你若是真这样想,就没那么多事了。”

    长宁郡主垂着头看不清楚表情,半响才嗯了一声。

    又问卫阳清:“王爷究竟是来干什么的?难道是听见了什么风声?这样可不行,这样我们可就一起完蛋了......”

    会说这样的话,证明还是有理智的。

    可卫阳清仍旧不敢跟她说真话,他冷冷的笑了一声:“还能是什么?你以为他真的那么有良心,来悔过来了?是圣上让他来的,又说这次黄家的事,我们卫家受了委屈,小七的名声也受了影响,让郑王过来的,还有赏赐呢。”

    长宁郡主哦了一声,一反常态的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又说以后再也不会对卫安不好了。

    她不能让郑王把卫安认回去,就得让卫阳清和郑王吃个定心丸。

    她又说:“过年的新衣裳我都没准备安安的,实在是我鬼迷了心窍.......”

    她急急忙忙的站起来:“我这就去准备。”

    卫阳清被她前后巨大的诧异惊住了,一时分辨不出她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还是摇了头:“算了,午饭都摆好了,先去用饭吧,我和二哥三哥出去陪客,你服侍老太太。”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一时半会儿的好有什么意思?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