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十七章·打探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卫阳清一个大男人,哭的是真伤心,可郑王脸上却半点笑意也没,冷脸笑了一声。

    口口声声说明鱼幼当年是怎么托付他的,是怎么求他的。

    可是这么多年,也没见她们把明鱼幼的托付做的多好。

    如果不是卫安聪明,她早就毁了。

    卫阳清说的再好听,对明鱼幼说的再好,也确实养大了卫安,可在郑王心里,他实在对卫阳清感激不起来。

    他多少有些明白长宁郡主的心思,与其直接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死了,倒不如让她活着,再长久的折磨。

    这些后宅阴私,他长在帝王家,从小就看惯了。

    就是因为这个,他心里更加愤怒。

    卫老太太也实在没法儿理解,不明白为什么卫阳清能把这个秘密瞒着那么多年,她一把推开膝行上前的儿子,猛地站起来指着他:“你明知道我对鱼幼的心,你明知道我的心思.......竟然还能瞒得这么好......”

    她气的当真老泪纵横。

    如果不是卫安机灵主动接近,又没有郑王,那她一辈子也不知道鱼幼还有孩子,到时或,长宁郡主会怎么对卫安?

    卫阳清急的不断给卫老太太磕头,生怕把卫老太太气出个好歹,呜咽着说了当年明鱼幼的托付。

    他跪下了,于情于理,卫安都要跟着跪下。

    她跪在边上,脑海里一片混沌,只觉得茫然。

    卫阳清哭的厉害:“鱼幼说一辈子也不要让郑王知道......我答应了她好好照顾安安......”

    他已经无语轮次了,卫老太太比他清醒的多,许多话也来不及细问了。

    她回头看着从卫阳清开口之后就没说过话的郑王,牵了牵嘴角算是笑了:“王爷这回来,是想怎样呢?”

    郑王抿了抿唇,看了卫安一眼,忽而滑落在地,朝卫老太太跪下了。

    本来因为卫阳清跪了卫安和花嬷嬷也跟着跪下了,现在郑王忽然再这么一跪,众人都惊得反应不过来。

    还是郑王把自己的苦衷说了一遍。

    从半年前原来就想说的话,他实在有些忍不住了:“不管您信不信,我心里一直是把您当姑姑的,当年我是怎么说的,如今我仍旧是这么说......”

    他说他没有抛弃明鱼幼。

    明鱼幼走了之后,他也曾四处找过。

    只是那时候他周围也都围满了锦衣卫,实在力不从心.......

    等到他抽出时间来了,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他追去了万安寺,可是那时候已经什么都问不出来了,只找到了明鱼幼的孤冢。

    “我也知道五老爷的顾虑,也知道他觉得我不能把安安认回去,我也没有想如今就把安安的身世大白于天下。”

    他看着卫阳清:“可卫安如今处境照样堪忧。”

    长宁郡主不待见她的事,整个京城都知道了。

    他难以想象以后卫安还有多少委屈要受。

    何况他迟早是要想办法把卫安认回来的,既然如此,既然卫阳清还有那么一点儿良心,知道要抚养卫安,卫老太太又向来是疼明鱼幼的。

    他为什么不能把事跟卫老太太说透了。

    让卫安至少前路平坦一些?

    再说,他也想让卫安知道。

    她不仅有一个愿意替她付出性命的母亲,还有一个从来不曾想过放弃她们母女的父亲。

    被娇惯着长大的孩子永远是自信上扬的。

    反之,活在阴影里的孩子总是自卑又敏感。

    他听沈琛形容过卫安。

    她看向长宁郡主和卫阳清时候的眼神,就是那种,明明很想要,可因为知道自己得不到,所以惯常垂着眼帘,不让人看见心里的渴望。

    身世的事情既然说完了,郑王咳嗽了一声,亲自上前扶卫安站起来。

    可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说什么呢?

    说什么也没法儿让卫安这些年受的苦就消失不见,说什么也没法儿改变她母亲已经去世,而他这么多年都没能保护她的事实。

    这么多年都是陌生人,一时之间要有多深的感情,那也只是奢求,他什么也不求,甚至不求卫安认他,只要她好好的,平平安安的过这一生就是了。

    这是作为一个父亲,最大的愿望。

    合安院俨然成了一座铁笼,被守的密不透风。

    长宁郡主已经等的不耐烦,听见倪嬷嬷说合安院守的太紧,没法儿靠近的时候,更是怒气沸腾。

    说什么能说这么久?!

    何况卫安也去了!

    她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烦躁。

    如果郑王真的要认卫安?

    她单手支头,想的头痛欲裂,听说外头三夫人来了,才强作镇定的理了理衣裳站起来,堆出一脸笑容:“嫂嫂怎么来了?”

    三夫人心里有些忐忑,被她扶着进了屋喝了口茶就摇了摇头:“王爷来了好一阵了,可是娘那里又没有动静.......不知道王爷会不会在家里用饭......”

    这事儿来找她又有什么用?

    长宁郡主略想了一下就招过了白芷来:“去合安院那里问问,看看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章程。”

    三夫人恐怕是知道卫阳清也去了合安院,又不敢去问,怕担上关系,所以才来找她的。可她并不介意,三夫人想借着她省事,她也想借着三夫人去问问情况。

    也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三夫人略有些不好意思,可合安院这么久没动静,又有五老爷在里面,连三老爷回来了都不得其门而入,她也实在不敢贸然去打听,就怕惹老太太不痛快,万一是人家又为了五老爷的前程来的呢?

    她朝长宁郡主微微笑了笑:“实在是麻烦弟妹了。”

    “这说的是什么话?”长宁郡主少有的和善,一副很亲密的模样:“这么多年都是您替我在老太太跟前尽孝,我感激还感激不过来。这么点事儿,哪里能让您为难?”

    三夫人诧异于她的好说话,却还是严守嘴巴,不问半点合安院到底在说什么的事,只是跟长宁郡主笑着说起了今晚的安排。

    宴席是摆在摘星楼的。

    摘星楼高,四面又没遮挡,从前从来不拿来办宴,可今年卫老太太别出心裁,说是摘星楼有飞桥,四通八达的,只要挂上帘栊,雪夜团圆宴,也是美事,因此三夫人就作主把宴干脆定在了摘星楼。

    反正也图个节节登高的好兆头。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