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十一章·狠话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陈家?

    长宁郡主站定了脚,她已经多年不回京城,不大知道京城如今的人事了。

    没听说过哪家世族是姓陈的......

    葛嬷嬷却早已经把这些打听清楚了,忙凑到她跟前:“就是方家的姑娘嫁的那户人家.......”

    当初还用方氏来陷害过卫安的。

    就是看重方氏愤世嫉俗的性格,和方氏的家世,想着彻底把卫安弄臭些才好。

    长宁郡主哦了一声,这才举步往里面去。

    陈夫人来拜访的是卫老太太,她虽然少年时跟方氏也算是有交情,这时候却不是说话的时候,便轻声吩咐葛嬷嬷:“到时候往陈家送张帖子......”

    说话间已经先回房换了衣服,又去见卫老太太。

    她去找卫老太太是有正经事的,既然已经撕破了脸,那些无谓的伪装她也就懒得做了,开门见山的同卫老太太说:“娘,我想跟您说件事儿......”

    卫老太太对她的冷淡向来不加掩饰,这次似乎有所悟,略垂了头算是默认了。

    长宁郡主就松了一口气,同卫老太太说起来她的打算:“您知道小七不是我生的.......”

    她一打头,卫老太太就已经知道她的意思,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长宁郡主心里冷笑,面上却还是一副无奈表情:“我帮老爷瞒了这么多年,已经仁至义尽.......我天生心眼就小,眼里容不得沙子。”

    她叹口气:“可我自问对带卫安,问心无愧四个字,是绝对做到了的-----她娘是个下九流的贱人,我却答应把她寄养在我名下......”

    卫老太太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喉咙:“这些话就不必再说了,跟一个死人过不去,有伤阴鸷。你直说吧,想怎么样?”

    一面又让人去请卫阳清。

    就让卫阳清好好看看,长宁郡主到底想做什么。

    别到时候又跟当年那样,觉得长宁郡主天下最无辜,别人都是恶毒的坏人。

    花嬷嬷知机出去了,长宁郡主却也并不怵卫老太太让人请卫阳清,她已经忍够了,最近每天每天她都睡不着,一天比一天瘦,心里的愤恨简直要压不住。

    她做的事,卫阳清觉得她阴损,一天天跟她赌气,她原本想软和下来的心,也因为卫阳清的冷淡而越发的硬了。

    既然卫阳清为的卫安不舒服。

    那她就让卫阳清更不舒服。

    总不能只有她一天天的这样难受,食不下咽,睡不安寝,连吃口东西都好像梗在了胸口。

    她干脆等了卫阳清过来,才翘着手指拨了拨茶盖,沉声道:“我为的也不是别的,我知道现在再对外宣扬卫安不是嫡女也不合适,丢侯府的脸。可是一码归一码......”

    她毫不服软的看着卫阳清:“如果卫安还有点羞耻心的话,就该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我母亲那边,就不必再去了吧?”

    她哂笑着,满面讽刺:“老人家年纪大了就是容易犯糊涂的,何况毕竟之前卫安也算是我母亲养的,感情肯定是有......”

    她是什么意思,卫老太太就知道了。

    卫阳清也知道了,他有些厌烦又有些麻木的揉了揉眉心,冷笑了一声道:“你放心,既然你这样想的话,你尽管跟老王妃说,安安不会要她一丝一毫的东西。”

    “空口无凭啊。”长宁郡主丝毫不为所动的瞧向他:“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何况你怎么就能下保证呢?她在你跟前呆过多久?你就知道她的脾性了?”

    “那你究竟想怎么样?!”卫阳清忍无可忍,额头上冒出青筋来:“有话就直说,别阴阳怪气的惹人生气!”

    男人的不耐烦不会随着时间减少,只会随着时间而增多。从前的卫阳清哪里会这样疾言厉色的指责人。

    长宁郡主冷声音更加冷淡:“也不想怎么样,立张字据罢。”

    卫老太太眉毛上扬,嘴角挂着浅笑。

    卫阳清却实在气急了:“立字据?你要立什么字据?!”

    卫老太太却不耐烦听他们夫妻俩吵架,她心里只觉得可笑。

    当年要死要活非得要在一起的两个人,激情和新鲜感褪去之后,就成了这副斗鸡模样。

    她哼了一声,算是打断了这两人的争执,放了杯子看着长宁郡主道:“这你放心,字据却不必立了,我就替她当个保人罢。你放心,不该要的东西,她一分也不会要。”

    长宁郡主的目光就移到她身上,沉默了片刻才笑了一声。

    早听说卫老太太已经对卫安极好,可是现在她才算是彻底看出来。

    卫安到底是给这两个老太太下了什么迷药?

    一个个的把她看的跟眼珠子似地。

    她的阿珑哪里不比卫安差?

    直到出了门,她也没想通,自顾自的往前走。

    卫阳清却破天荒的跟在了她后头,一路埋头回了院子才让人关门。

    长宁郡主嘲笑了一声:“关门做什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一进门就要关门?”

    卫阳清拉着她的手腕进了房,坐在她对面看了她半响,才出声:“我错了,我不该让你把卫安当女儿养。从今以后,也不会让你把她当女儿养。”

    他头一次这样对长宁郡主失望。

    这两天堆积起来的怨气一涌而出,让他的语气有些刻薄:“我不指望你什么,只指望你从此能安分些,不再做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事。”

    长宁郡主只是冷笑。

    卫阳清站起来,闭了闭眼睛睁开,才又接着道:“若是你实在觉得日子过不下去,觉得我这样十恶不赦,安安让你无法忍受,那咱们就和离吧。”

    和离!

    这个男人,这个曾经也曾把她看的如同命一样的男人,天下间少有的对妻子好的过分的男人,竟然有一天也能对她说出和离两个字。

    长宁郡主有些想笑。

    可更多的却是慌张。

    卫阳清再生气,也从来没说过这么严重的话。

    何况她怎么能和离?

    她要是和离了,天下人怎么看待当年她要死要活要嫁卫阳清的举动?她的孩子们又怎么办?

    卫阳清却下定了决心,他不是说说就算了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