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十章·眼药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镇南王实在不大懂这些女人们的想法,一个个原本都算得上是金枝玉叶,可是狠起来却哪里有半点世家女的样子?

    他见长宁郡主不说话,自己忍不住先劝她:“母亲年纪不小了,你也别总是跟她对着来......老人家,也就是喜欢同外孙女亲近亲近。”

    “何况就算安安再怎么不好,那也是你亲生女儿,母女间哪有隔夜仇呢?你多担待些也就过去了......”镇南王说着要站起来:“这样,我领你去母亲那里,你认个错,大年初二领着安安过来,母亲的气一准儿就消了。”

    长宁郡主压根就没想过叫老王妃消气。

    她握着杯子冷笑了一声,眉眼间都带着清晰可见的戾气:“大哥,你别添乱了!”

    她的声音猛地拔高:“你知道什么?!那根本就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什么亲生女儿?!那是卫阳清的私生女!”

    镇南王猛地被这么一喊,忍不住有些懵,半响才迟疑着伸手去探她的额头:“你说什么胡话呢?”

    总督三大营的曹安出了事,他最近又官复原职,忙的很,京营那边一大摊子事儿,他这回才去户部申领银子,弄得累的很。

    可是今天妹夫妹妹上门,他硬是抽出了时间等着,现如今长宁郡主忽然说卫安不是她亲生女儿,他觉得长宁郡主是疯了。

    长宁郡主一把拂开他的手,面容冷淡,一点儿也不像是说胡话或者说气话的样子,镇南王这才变了脸色:“你是说真的?”

    如果卫安不是她亲生的,那他就真能明白这些年为什么长宁郡主做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了。

    他见长宁郡主又不说话了,忍不住接二连三的叹气:“就算是这样......之前你怎么不说?”

    他想起之前卫阳清也没露出什么异样来,就忍不住问:“那妹夫是怎么想的?”

    “跟母亲一样呗。”长宁郡主面容冷峻:“是外室生的,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尿包种子,就当千金小姐一样捡回来养着了。卫阳清脑子坏了,母亲也跟着让人难受。她若是不知道卫安不是她亲外孙女儿还罢了,可现在知道了,还跟我横眉冷目的......”

    “简直笑话。”长宁郡主抬眼看着惊住了的镇南王:“我长这样大,也没见过这样的娘。要是爹还在.......”

    她说着,忍不住真的伤心起来。

    如果老王爷还在,她哪里会受这个委屈。

    镇南王摆了摆手,一时觉得有些头疼:“长宁......”

    他阻止了长宁郡主说话:“这事儿母亲没同我说......既然母亲没说,自然有她的道理。这事儿是你受了委屈,可是不过是个小孩子......”

    长宁郡主知道镇南王向来是以自己母亲为重的,可她倒也不生气,抽泣了两声就停了下来:“这我当然知道,您放心,这么多年,我怎么着她了啊?不过就是冷了点儿,可这也是人之常情.......”

    她哭着道:“可我担心母亲犯糊涂,她死什么牌名上的人物?母亲也想把她配给你的嫡子.......”

    镇南王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

    他原先还打算让庄容娶卫安的。

    可是现在......

    他摸不清楚老王妃是什么意思,也就不想随便应承,嗯了一声含糊的点了头:“你放心吧,我知道了。”

    长宁郡主清楚他的性格,就是个优柔寡断沉不住气的,也不以为意,又说起了王妃的事来:“听说关了半年了,再大的事也该了了,这王府没个女主人理事,算是什么样子?”

    镇南王妃最近一封信一封信写回来,字里行间都诚恳的很,说是知道错了。

    而且她也并没有求情,只是很担心老王妃的身体,担心儿子,不断让镇南王记得多写信给远在蓟州的儿子。

    提起儿子和妻子,镇南王就有些沉默。

    妻子虽然犯了错,可是这样低声下气的,他心里总不好受,何况儿子已经出事了。

    这事还是他亲手下的手。

    他目光沉沉的看了一眼妹妹,喉头滚动,片刻后才道:“好了,这事儿与你无关,你不用管。卫安既然不是你亲生女儿,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人说你。可既然当初你答应了妹夫养在身边,面上功夫还是做一做,哪怕为了哄母亲开心呢。以后也就是些嫁妆的事儿,你何必闹得这样人仰马翻的。”

    老王妃虽然没说,王妃也没说,可他隐约是觉察的出些什么的。

    长宁实在太自私了。

    长宁郡主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老王妃不见他们,府里又没女主人,她连饭也不想用,就让人去通知卫阳清要走。

    卫阳清和镇南王却很谈得来,传话说再略等一会儿。

    她也就不再让人去催,吩咐已经回来的倪嬷嬷:“嬷嬷,消息透露出去了?”

    庄奉受伤掉了一根手指头的事,还是因为她总时刻关注的缘故,她来王府之前就知道了,原本打算跟镇南王说的,可是一跟镇南王开口,她就知道说不成了。

    镇南王纯粹就是个应声虫,老王妃说什么,他只有照办的份儿,既然这样,找他什么用也没有。

    可女人的能耐却大的很。

    她不生气,一点儿也不跟老王妃生气。

    她如果真的那么喜欢卫安,到时候就下地狱里去找卫安好了!

    “已经让王妃的心腹嬷嬷送进去了,也不知道王妃会怎么样.......”倪嬷嬷笑着哄主子开心:“这下您可放心了。”

    放心?怎么放心?

    她做事向来是要稳中求稳的。

    如果镇南王妃这回还不能拿卫安怎么样,她多的是法子让这个贱种死无全尸。

    房间里还是从前的摆设布置,她靠在贵妃榻上眯了会儿眼睛,天就已经快暗了,正好卫阳清那边也让人来传话说要走。

    她这才领着女儿上了马车,卫玉珀向来是知机的,单独坐在角落里一声不吭。

    长宁郡主扶着女儿的手下了马车,才看见垂花门处候着不少婆子,不由皱眉:“这是怎么了?有客人来?”

    领头的婆子连忙垂手应是:“陈御史夫人来了,如今正要走呢,奴婢们在这儿伺候着。”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