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章·为难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凛冬已至,大雪飞扬的天气里赶路实在是钟折磨,向来娇生惯养惯了的方氏却半点儿也不觉得疲累,一上车就长松了口气。

    陈绵绵把玩着手里刚才卫老太太给的礼物,很是稀奇:“为什么这琉璃钗是这样的?”

    已经将近傍晚,马车里已经点上了灯。

    那花钗在灯光底下,光彩夺目,几乎要人睁不开眼睛。

    方氏看了一眼::“那是当年内造的东西,自然是好的,你拿在太阳底下,颜色没有一刻是同样的。”

    陈绵绵把东西交给嬷嬷收起来,凑在方氏跟前:“母亲,咱们为什么今天乃要来别人家里?嬷嬷说,除了往外祖母家去送年,咱们不必出门的。”

    方氏摸摸她的头,并不回她的话,只让她低头去玩儿。

    办成了一件大事,她做起别的事也就有心思了,低着头看嬷嬷递过来的账册,写写画画了几笔以后交过去:“往方家的礼再添一倍,我明天跟老爷一同过去。”

    方老太太待她们这些小辈都是极好的,她心里也感念着娘家的嗯。

    何况不管怎么样都是绑在一根绳上的。

    嬷嬷应了是,方氏就靠在软枕上休息了一会儿,等到了家才起来,吩咐嬷嬷们把陈绵绵领去休息,又笑着刮了刮陈绵绵的鼻尖:“新给你打了个头面,待会儿就让紫羽姐姐送到你那里去,今晚早些睡,明天还要往外祖母那里去,要休息好才是。”

    陈绵绵笑着答应了,方氏才往书房去了。

    陈御史早已经把事安排好了,见方氏回来就放了手里的杯子,往她看过去:“怎么样?”

    方氏往他身边去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握着暖手,这才朝陈御史点头:“成了,您猜的对,说起明家的事,老太太就没话说了,当场应下来了。”

    那是,当年卫家为了明家的事损失多少。

    陈御史笑了笑,提笔往纸上写了些什么,又问方氏:“你大年初三往卫家去的礼备好了没有,卫五老爷的事,透露了口风了?”

    这事之前去之前就商量好了的,卫五老爷要高升的消息,是方皇后透露出来的,其他谁也不知道,他们首先去跟卫老太太说,也是卖好的意思。

    方氏笑着应了是,见陈御史是在给远在外地的儿子写信,忙让陈御史叫儿子多多照顾自己,等陈御史苦笑着写了,才道:“这您放心吧,说好的话,难道我连鹦鹉学舌都不会了?只是......”

    她皱着眉头说:“我瞧卫老太太倒是真跟这个儿子不亲近,外头传说的不是假的。当时我要回来,卫五老爷也已经回府了,可伺候在老太太跟前的却是三夫人跟卫安,长宁郡主不见踪影。”

    陈御史若有所思。

    方氏就又道:“而且连请安,卫老太太也拒了,让长宁郡主不必来,连卫五老爷,也没见。”

    当年长宁郡主和卫阳清的事,也算是名扬天下,大家自然都知道这里头的缘故。

    陈御史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只是摇头:“算了,总归他们是一家子,卫老太太是个再明白不过的人了,她心里是有谱的,不必我们担心。这个好,卫家照样要受就是了。”

    方氏垂着眼皮答应了一声。

    不免就又把卫家的稀奇事说了一说。

    譬如长宁郡主不在家,出门是往镇南王府去的,可奇怪的是,长宁郡主竟然灭有领着大女儿去,她奇道:“这可真是奇怪了,母女弄得跟陌生人似地,听说连庶女都带去了。”

    陈御史不关心这些。

    他比较关心卫安一些。

    他是个嗅觉很灵敏的人,一般这样的人总是会想的多一些,他很能看得出卫安的不同来,他眯了眯眼睛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样,你可别看着长宁郡主冷待人家,就跟着看人家不起。”

    他笑着说:“这位卫七小姐,可不是一般人。”

    卫家的转变,处处都有卫安的影子。

    陈御史可不相信这只是巧合而已,多年的官场经验让他无比的圆滑,就算是对着街边的乞丐,他也是和颜悦色的呢。

    方氏嗯了一声,又带着些看笑话的意思:“老王妃可跟她女儿不同,她看的这位卫七小姐眼珠子似地呢,也不知道老王妃晓得女儿这么讨厌外孙女儿,该怎么样。”

    为着陈绵绵冤枉了卫安的事儿,老王妃对着她好久都没有笑脸呢。

    何况虽然庄奉的事儿瞒着,可是这京城的人哪个不是人精,多多少少都闻得出些动静,世子出事不能承爵,王妃因为世子出事心里难过去清修了,有年头的世家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可都是因为卫安。

    也不知道对着亲生女儿,老王妃能不能也是同样态度。

    老王妃还真是同样态度,听了崔嬷嬷说卫安没来,她当场就怔怔的坐了半响。

    长宁郡主回来之前,卫安就时常过来,最后一次过来还同她说,大约有一阵子不能过来了,让她保重身体。

    现在看来,卫安没有说错。

    她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心里难受的很。

    女儿回来,她当然是开心的,面上说的多绝情,可到底是肚子里掉下来的肉,她哪里真的有不希望长宁郡主好,不希望跟长宁郡主亲近的?

    可是这女儿做事却总是这样子不留余地。

    她明知道自己跟卫安的感情。

    可她一回来就特意昭告天下,她是如何的看不起卫安,是如何不待见这个女儿。

    这样子尖酸刻薄.......

    崔嬷嬷壮着胆子上前喊了她一声,她才回神。

    回神以后就是长久的沉默,她是想看外孙外孙女的,更想看女儿。

    可是,这样不是为了长宁郡主好。

    她要是不给长宁郡主一点儿教训,长宁郡主只怕会变本加厉。

    可是卫阳清可不是那种能一而再再而三忍耐的人。

    何况想着卫安,她心里就酸得很。

    过了半天,她才叹了口气:“告诉王爷,我乏了,懶怠见,怕过了风寒给他们就不美了。他们长途跋涉,让王爷留他们用饭,我备好的年礼,到时候一并给他们带去。”

    陈嬷嬷不在,崔嬷嬷就是老王妃跟前最亲近的,她惊讶的睁大眼睛,有些踌躇:“这......您真的不见郡主一面?”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