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章·杨怀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留卫老太太用顿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从前若是卫老太太身体好不递条子说不进攻,隆庆帝也总会让方皇后留饭的。

    关键是这回,隆庆帝准备重用卫阳清了。

    卫阳清在南昌六年,政绩一直不错,南昌府的人口逐年增加,就连去年鄱阳湖水患,也被卫阳清处理的很是不错,没有大的伤亡。

    卫阳清还自己拿钱出来休整堤坝,安抚受灾严重的周围县乡,实在是办的很不错。

    连江西巡抚也上折子夸赞。

    隆庆帝又念在卫阳清是老镇南王的女婿,老定北侯的嫡亲儿子,加上最近卫家办的事很是得他的心意,就决定重用卫阳清。

    陈御史是朝中人,风声再没人比他收的快的了,这个消息一收到,就先去岳父家禀明了利害。

    方大老爷其实心内也气的半死。

    方家的荣耀固然是靠着方皇后才重新有的,不然方家在一众勋贵里,也就是没落的人都不愿意看一眼的,是方皇后被隆庆帝看重了,方家才重新繁荣起来。

    可是要长久的繁荣,靠着女人的裙带,是最靠不住的。

    就像当初,方皇后一无所出的时候,就算是她是嫡后,就算以后隆庆帝死了,三皇子登位也得把她称作母后皇太后,可那又怎样?

    不过面子上好听了一点儿而已,好处全然没有。

    到时候三皇子难道会撇开自己母族,来扶持方家?

    所以方大老爷始终是有一层担忧在的,就算是现在方皇后怀上身子了,他这担忧也并不少-----之前方家被设计那事儿,现在还梗在他心里。

    杨庆和被交出去了,他始终心里没底儿。

    虽然他夫人进宫了一趟,方皇后说不必担忧,有冯贵妃帮衬,可是就凭现在的形势,就算是有冯贵妃帮衬,那顶多也就是在宫里少受些牵绊和算计罢了,在宫外能有什么用?

    先不必说他们家有个惹祸的祖宗方正荣,就算是不是方正荣,方家子弟那么多,能下手的也太多了啊。

    而且他还在朝为官........

    陈御史跟他一商量,两个人都是这样想的,不说跟卫家疏远不疏远的话,但是这回的事儿,实在是方家办的不怎么地道了。

    杨庆和在卫家手里呢。

    这在之前还没有什么。

    可是在彻底得罪了卫家,选边站了以后,这就有些什么了。

    要是卫家人打算拿杨庆和做点儿文章,到时候不跟方家通气,不知会知会方家,到时候只怕方家连哭都没有眼泪。

    向来都说,熟悉的人捅你更疼,卫家对方家经过上次几件事,也算是了解的差不多了,真要出些什么事,方家还真的难招架。

    方氏硬着头皮亲自去拉了卫安,把她圈在手腕里,脸却是向着卫老太太的:“其实我本没面目上门来的.......”

    她摸了摸卫安的头:“这一次两次的,都是我们家整的事儿,赏赐安安也是因为我家绵绵险些受了大委屈,这回更是.......”

    这么些人,都可着一个女孩儿欺负,方氏一想也觉得丢死人了。

    她也怕废话太多惹卫老太太不高兴,更怕卫老太太不耐烦,很快就言归正传:“我是来赔不是来的......”

    既然是赔不是,当然就得有赔不是的样子,方氏把这回方皇后是怎么想的说了,又道:“我不瞒您,这事儿不是我们推卸责任,我们老爷是说什么也不同意的,可皇后娘娘也并没有跟我们商量......原都是我们的不是,给您添了这么大麻烦.......”

    卫老太太垂头拿着银签子拨弄三角瑞兽的暖炉,听了方氏这话才笑起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也没什么好说的。我晓得皇后娘娘的意思,她怀着身孕呢,宫里水又深得很,若是有久经深宫的冯贵妃帮衬,不管怎么说,总是保险许多。”

    话都被卫老太太说了,方氏只好忙忙跟着点头。

    “所以您这趟来......”卫老太太终于拿眼睛瞧着她:“您这回来,还有什么想说的?”

    方氏也不敢卖关子,她知道卫老太太年轻时的做派,斟酌以后就道:“我们知道这回您大约是不会轻易把这事儿揭过去了,就想着.....”

    她眼睛里透出亮光来,直直的盯着卫老太太:“我们就想着,帮一帮您。”

    卫老太太仍旧淡淡的,面上神情就舒缓了许多,单手支头问她:“帮一帮?不知道这是陈御史的意思,还是皇后娘娘和方家的意思?”

    方氏连忙站起来:“是共同的意思。”

    她轻声说:“老太太,我们心中清楚的很,背后害我们的是哪一个,可是为了冯贵妃的事,娘娘做了错事......”

    她神情诚恳:“我也知道不能奢求您的谅解,可眼下大家都有共同的敌人......而且我们跟您说句实话,您知不知道如今的两广总督?”

    两广总督,当年的云贵总督,明家造反的事儿,就是他首先闹出来的。

    可是卫家一来人脉不够,二来避讳隆庆帝,这些年一直挨不到他的边儿。

    卫老太太这回终于似乎是觉得有意思了,直起了身子看着方氏,少见的带着满面笑意:“怎么说?”

    方氏松了一口气。

    陈御史说的没错,现在要说卫老太太最在乎的是什么,莫过于明家的案子了。

    说情分,那是笑话,卫家方家有什么情分?

    现在方家还捅了卫家一刀呢。

    现在,说利弊才是最重要的。

    要想跟人合作,总得舍出些别人在乎的本钱不是?

    她殷切的看着卫老太太道:“我们家老爷说,当年他的上峰倒是对这两广总督的事儿晓得一些.......”

    这就已经够了。

    本来就没什么情分,那就干脆谈筹码,而说起筹码,哪里有什么筹码比提供明家的事的情报来的大呢?

    陈御史倒是个顶聪明的人。

    至少比方皇后可要聪明的多了,卫老太太决定给方家这个面子,她笑起来,忙朝着卫安笑了笑:“还不快扶你伯母坐下,站久了头可晕.......”

    卫安忍不住笑卫老太太其实还是精明的很,笑着去扶方氏。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