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五章.拜访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两三天就要过年了,天气却还是冷的像冰,汪嬷嬷一步步的陪着卫安走在回房的路上,几次看着卫安又欲言又止。

    今天长宁郡主的态度毫无遮掩的摆在那里,以后卫安的日子怕是难过了。

    不仅是长宁郡主的冷......

    汪嬷嬷更担心卫安心里难受,这么多个日日夜夜,都是她陪着卫安成长的,她最知道卫安对母亲的孺慕之思和向往。

    当初卫安发着高烧,神志不清,迷迷糊糊喊的也是形同虚设的娘.......

    她下定了决心,等宋楚宜才迈进了门槛,就不避讳的道:“姑娘可不要自己糊涂了。”

    她对纹绣和玉清使了个眼色,等纹绣和玉清把门关上了,才扶着卫安坐下,看着纹绣玉清给她拆头发,带着些惆怅和委屈的看着卫安:“那不是您母亲......就算是给了银子养了您......那也是应该的.......”

    玉清之前不好插话,看卫安一言不发,心里也有些替她难过委屈,看着镜子里的卫安跟着点头:“姑娘,汪嬷嬷说的没错,郡主不心疼您,您可不要犯糊涂。”

    别人捅刀子,卫安能精心设计把人送上死路,可是自己人能怎么办?

    也一样杀了吗?

    那卫玠怎么办?

    老王妃怎么办?

    真是前后左右都为难。

    卫安最近的话越来越少了,汪嬷嬷看着她日渐沉默,简直比被人拿刀扎心窝子还难受,搂着卫安轻轻的拍她的背:“您也不要难过......总会好的.......”

    不会好的,如果她自己不努力的话,卫安牵了牵嘴角算是笑了,却还是连一个字都不想说。

    说什么呢?说什么都没法儿排遣心里的痛苦,说了只会更加难堪而已。

    她只是静静的窝在汪嬷嬷怀里一会儿,又抬起了头,郑重其事的叮嘱纹绣和汪嬷嬷:“母亲回来了,晨昏定省都是应当的,只是汪嬷嬷你都不用陪我去了.......以后能离正院远一些,就远一些吧。”

    她不怕长宁郡主的刁难。

    在她对长宁郡主的忍耐还没用光之前,她是不会怎么样的,毕竟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可是如果长宁郡主跟上一世一样,碰了汪嬷嬷。

    那就真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她不会看在卫玠或者任何人的面子上的。

    在她心里,汪嬷嬷远比这些除了老王妃之外的人加起来的分量都重的的多了。

    汪嬷嬷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这样郑重其事,却很听卫安的话,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卫安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做足了准备。

    她也以为自己功夫早就修炼到家了,什么打击都承受的住。

    可是等到第二天请安的时候,长宁郡主笑着说要带孩子们回去拜见拜见外祖母的时候,还是有些诧异。

    卫老太太更诧异,她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众人,皱了皱眉头问:“你说谁不去?”

    长宁郡主昂首挺胸,丝毫不惧的跟卫老太太对视:“卫安不必去。”

    她对卫安指名道姓,并不讳言的道:“都是自家人,这么多年我母亲对她也算仁至义尽了,可她要是再顺杆子爬,就是不知足了罢?”

    三夫人二夫人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卫老太太却听懂了,她看了卫安一眼,忽而笑了:“不去就不去罢,你们既然要去,就尽早,时辰晚了,也不像话。”

    长宁郡主不知道怎么说服的卫阳清,反正终究是领着自己的孩子们去了,不仅卫玠卫玉珑,连庶女卫玉珀也领去了。

    这是故意在打卫安的脸。

    三夫人心知肚明,却一个字也没说,对着卫安还更亲热了三分,笑着让卫安跟卫玉攸她们去清微堂烤鹿肉:“家伙都准备好了,也有鹿肉也有羊肉,随便你们怎么吃,随你们高兴就好。”

    卫玉攸向来是喜欢这些的,闻言笑的开心:“那我要去换件衣裳,否则不好看。”

    三夫人当然没有不由得她的,笑着看她出去了,自己又跟老太太禀报了,准备去议事厅理事。

    可她走到一半听见孔嬷嬷来传消息,又匆忙回卫老太太院子里告诉卫老太太:“陈夫人来了......”

    陈御史的妻子,方氏。

    卫老太太还记得这次方家的顺水推舟,眉间掠过一丝嘲讽,不动脑子也猜得出陈夫人是为什么来的。

    她手里的参汤一口没喝,尽数交给了花嬷嬷,又回头吩咐三夫人:“去把人领进来吧。”

    卫安坐在她侧面,她侧过头去冲卫安笑了一声:“等了这么久,总算是来了。”

    方家这回的事做的也太不地道。

    当初方正荣被设计的事还是卫老太太告诉的方家,后来平阳侯府和曹安打算把冯家和三皇子之死的事栽赃到方家头上,也是卫家给方家透露的消息。

    可到头来,方家和方皇后半点儿感恩的打算也没有,还充当人家手里的刀,这就实在有些卑鄙了。

    因为这事儿,卫老太太等陈夫人进来了,神情也仍旧是淡淡的。

    方氏有些不好意思,讪讪的笑着推女儿陈绵绵给卫老太太请安,很是温和的道:“老太太,给您拜个早年了......”

    这个可不是拜早年的时候,大年二十九了非亲非故的往人家家里蹿,没点事儿怎么可能。

    卫老太太也不同孩子为难,淡淡的让陈绵绵起来了,又让花嬷嬷拿见面礼。

    方氏搂着女儿,期期艾艾的同卫老太太说情:“老太太,说起来,我是为了赔不是来的.......”

    她坦叹了口气,神情很是诚恳:“这回的事儿......”

    她其实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

    当初她丈夫陈御史还一直同方大老爷说,怎么也得跟卫家处好关系-----毕竟如今楚王这个敌人不是正在前头挡路吗?

    可是方皇后却没听家里的,一意孤行的为了给冯贵妃卖个人情,就把卫家给卖了。

    若是真的把卫家卖成功了倒也好了,也省了许多麻烦。

    可是偏偏糟糕的是,卫家不仅没出事,还又在隆庆帝那里露了一回脸。

    隆庆帝觉得卫家安安分分的,不贪不求,又不心怀怨忿,对卫家的好感又增进许多,这回还额外吩咐了方皇后,在大年初一命妇进宫觐见朝拜时,让方皇后留卫老太太用饭。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