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章·警告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长宁郡主端正的坐在卫老太太下手,垂头悠然的看着自己葱白的手指,半响才轻声反问卫老太太:“母亲是在警告我吗?警告我对卫安好些?”

    果然狗都是会闻味道的。

    这明家人的味道,隔了这么多年了,隔了代了,卫老太太却也仍旧能闻得出来。

    可是那又怎么样?

    她根本不放在心上。

    她也一辈子不会让卫老太太知道这个真相。

    她眼神转厉,却一瞬间又把情绪收敛干净,老老实实的冲卫老太太自陈道:“您放心,您的意思我知道了......”

    她说:“我厌恶卫安,不是因为她不是我肚子里出来的。而是她母亲来路上就不正......”她有些不怀好意,骂卫安的生母骂的极狠:“这样不知廉耻又没有心肝的贱女人生出来的孩子,会是什么好的?怕是从根上就黑了......”

    简直口不择言了,什么话都敢说。

    花嬷嬷皱了皱眉头,实在忍不住,轻声道:“郡主,您说话可别这样......老太太在这儿呢。”

    从前的长宁郡主至少还是自持矜贵的,怎么现在成了这副模样?什么脏的臭的都敢说。

    卫老太太却若有所思。

    等长宁郡主出去了,回头吩咐花嬷嬷:“想法子打听打听,安安的生母究竟是谁,怎么这样不被她待见。”

    卫玉珀也是庶女,可是也没见长宁郡主这样容不下她。

    难道是卫阳清实在爱极了卫安的娘?

    那倒是......

    卫老太太想了想长宁郡主桀骜不驯的模样,缓缓勾了勾嘴角,若是真的,那卫阳清也有旁的上心的人,就能让她对别人上心第二次、

    只要卫阳清不对长宁郡主言听计从,老王妃那里又跟长宁郡主有隔阂,到时候长宁郡主怕就要收敛多了。

    花嬷嬷哎了一声应下来,服侍卫老太太换过了衣裳,这才扶着卫老太太出门去摘星楼。

    那边的卫阳清似乎早有所料。

    其实他跟长宁郡主就算是不用外人来怎么样挑拨,已经有了隔阂了。

    大约是少年有婚约的缘故,长宁郡主总是对明鱼幼格外针对。

    他答应明鱼幼把她的女儿养在自己身边之后,长宁郡主心里的疙瘩就种下了。

    可是在卫阳清看来,就算是种下了疙瘩,就算是跟大人有嫌隙,长宁郡主也不该这么对待一个小孩子。

    他跟二老爷三老爷寒暄了一阵,很是感慨的喝了几杯酒,听他们说起最近发生的事。

    半响才感觉自己额际开始渗出冷汗来了。

    楚王.......

    竟果然是楚王......

    他咳嗽了一声,正要再细问问,那边的卫玠他们却过来了,他只好笑着住了口。

    三夫人安排的宴席很不错,因为卫玉琳她们这些小孩子毕竟是在外头长大的,她还专程去了狮子楼那里定了豫章大厨做出来的清汤。

    三老爷笑着让五老爷尝一尝:“也不知道跟你们在南昌吃的一样不一样。”

    卫五老爷和卫玠都笑着尝了。

    过了片刻,卫阳清又偏头看了一眼一条走廊连接着的清风明玉楼,垂下头来笑声问卫玠:“你母亲那边.......怎么样?”

    卫玠抿唇摇了摇头。

    卫阳清目光就深邃了些,又带了些挥之不去的烦躁和厌烦。

    其实不过就是一件小事,孩子毕竟无辜,而且对身世一无所知,为什么女人们总是能在这样的小事上纠缠不休呢?

    简直不可理喻。

    正出神,二老爷已经捅了捅他,就跟他说起卫安的事来:“安安是个好孩子,你们.......”他笑了笑:“五弟,你别嫌当哥哥的管的多,毕竟是个孩子......你们还是要上心些。”

    卫五老爷连忙应是,又有些惘然的问:“二哥三哥似乎都很喜欢她?”

    这可真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之前卫安不是人厌狗憎吗?

    二老爷提起卫安就满面是笑:“是啊,是个好孩子。”

    三老爷小声说:“是个难得聪明的孩子,之前阿敏和曹安的事,全亏了她。五弟,你可真是揣着一个宝贝啊,得对她好些。”

    卫安是个绝对知道好歹的人,三老爷看了二老爷一眼,两人都笑了。

    他们帮卫安说话,照着卫安的性子,是只有感激的。

    在他们看来,卫安会讨卫阳清的喜欢那简直是必然的,毕竟有什么隔阂过不去呢?毕竟是亲父女,卫安连他们都能收服,何况是自己亲生父母了。

    说这些话,完全只是锦上添花罢了。

    卫阳清却惊讶的瞪大了眼,完全不知道二老爷三老爷是什么意思。

    京城和地方上音信不通,千里迢迢的,他知道的消息实在是很少,再加上忙着离任的事,更是顾不上打听京城的消息,现在完全听不懂二老爷三老爷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曹安的事亏了卫安?

    他再音信不通,曹安倒台的消息还是知道的。

    可是这跟卫安有什么关系?

    他百思不得其解,三老爷却已经站起来了,又朝他使了个眼色:“五弟,该过去敬一敬母亲的酒......老人家嘴里不说,心里其实还是惦记你的.......”

    二老爷也站起来:“是啊,一家子,也没什么好避忌的,团圆家宴嘛。”

    五老爷自然是想亲近母亲的。

    可是出了明鱼幼的事之后,他就知道母亲心里有个结是很难解开的了,而明鱼幼的死,更是让这个本来就难解的结直接变成了死结。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站起来拍了拍卫玠的肩膀:“二哥三哥说的是.....”

    卫玠顺从的跟着起身,他如今还是不能喝酒,就让丫头倒了茶,跟着父亲去女眷席面。

    卫阳清觉得二哥三哥变了许多,他又在心里很好奇。

    毕竟不是同胞所出,他从前总觉得跟二老爷三老爷走不近,知道他们心中都有各自的打算,可是这次回来,却好像不是这么回事了,二老爷三老爷好像芥蒂全无了,竟然事事都开始替他着想。

    太阳并没有打西边出来,二老爷三老爷也不可能是摔坏了脑子,他们这是怎么了?

    前后态度如此之大,是因为什么缘故?

    可惜他如今刚刚回京,跟家里的关系又向来不好,一时实在无从打听。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