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九十七·反噬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卫老太太如此镇定,三老爷和三夫人却一直提着一颗心。

    连刚吃下去的小年夜的团圆饭都似乎梗在了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让人心里不安。

    回房的时候夜已经深了,三夫人却丝毫睡意也没有,等三老爷沐浴过后回了房,就胆颤心惊的抚着胸口:“先前小七说有办法,我还以为是什么办法,原来竟是这样......”

    这胆子也实在太大了一些,怎么就把主意动到黄家人身上去了?

    楚王原本没什么仇恨就已经准备对卫家赶尽杀绝,现在卫安这样一来,算计了楚王,这仇可就结的更深了。

    三老爷倒是比她想的开,衣裳往架子上一搭,冷笑了一声道:“这样也好,本来就被人骑在头上拉屎了,难不成还能和平共处不成?反正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何况卫安这一招实在是狠。

    往轻里说,到时候楚王必定会怪罪不与他一条心的黄家,也肯定会迁怒连娘家人都管束不住的楚王妃。

    而往重里说,隆庆帝会怎么想呢?

    他都已经定好了人选,定了卫家的姑娘,可是黄家却在此时来这么一套,还假借什么三皇子不愿意的名头,公然跟他唱反调。

    隆庆帝是疑心这么重的人,他可不会想是黄家忠君爱国。

    只会觉得黄家别有所图,而且会认定是楚王在背后指使的。

    三老爷轻轻勾了勾嘴角。

    若是真的如同他想的那样,那可真是有趣了。

    隆庆帝接见了楚王郑王和端王三王之后,又把临江王也叫去了,说了世子留京一事。

    现在这个时候,出了黄家的事。

    隆庆帝恐怕会觉得,楚王是别有用心,想借着献女儿的机会表忠心。

    可是连女儿都献出来了,那楚王御下有多严苛,那也可以想见了。

    这样的人,真的会是毫无野心的吗?

    显然不是。

    他安抚的拍了拍三夫人的背:“好了,别想这些=了,你现在也瞧见了,不管怎么样,小七说的不错,吃亏的绝不会是我们就是了。先去梳洗吧,天色不早了。”

    三夫人嗯了一声。

    心里把要管束卫玉攸的想法又坚定了几分。

    卫七果然是个得罪不得的人物。

    她一夜都睡的不安稳,做梦都梦见了三皇子妃的事,大约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等到第二天一睁眼,首先就是差人去打听消息。

    三老爷阻止了,他一面换衣服一面摇头:“老太太消息不比咱们的晚,非常时期,更该谨言慎行,不是我们该打听的事,就不要打听。”

    三夫人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只好按捺住忐忑应是,交代人告诉卫玉攸不必请安,就自己往合安院去了,她总想快些听见消息。

    她到的时候,卫安正陪着卫老太太吃早饭,她是当儿媳妇的,连忙上前伺候。

    卫老太太却挥挥手说算了,又让人进来收拾,而后才坐了,轻声冲三夫人道:“不要担心,很快就有个结果了。”

    可是等结果的这段过程实在太熬人.....

    三夫人这样想,面上却不敢露出来,怕让卫老太太心里更不好受,连忙应是。

    与此同时,许多人家就没那样轻松了,面上的惊惶遮都遮不住。

    原本定了,小年夜后都是该放假的,百官们各自都有了打算,还有趁这假再请上一月探亲假的大臣们,连包袱都收拾好了。

    谁知道却临时收到命令,都要进宫去。

    小年夜才完,盛大的宫宴仿佛还在昨日,却没人有心思回想,听见命令,心里不约而同都咯噔了一声。

    这个时候宣布百官议事,除了昨天才刚发生的黄家的丑闻,还能有什么事?

    可这事儿......

    这事儿可真是难办啊。

    隆庆帝却没觉得难办,他当庭宣布了换人的决定,宣布由黄家姑娘来代替定北侯府的卫七,跟三皇子举行冥婚。

    虽然前朝自古有这个冥婚的惯例,可是对本朝来说,却还是头一次,很多规矩礼仪都不晚膳,隆庆帝命礼部和内侍省同时替三皇子的冥婚做准备。

    并且追封三皇子为仁显太子,黄家那位姑娘也要以太子妃的规格跟三皇子冥婚。

    隆庆帝的语气不急不缓,面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来。

    可是楚王却无端出了一身的冷汗,额际不断渗出的冷汗流进脖子里,冻得他的血液似乎都僵住了。

    黄家这些蠢货!黄大老爷这个蠢货!

    他们贪图富贵,卖女求荣,可是却把他架在了火上烤!

    这么迫不及待的在世子留京的决定出了之后就让自己王妃的娘家人媚上,隆庆帝会怎么想!

    这些蠢货,真是害死他了。

    他的心里蔓延上了无边的愤怒。

    可是黄大老爷却高兴的腿都有些打颤。

    他官阶不高,只是个国子监的博士,跟其他能给皇子皇帝当讲师的博士又不同,他是个坐冷板凳混日子的,根本没有列席朝会的资格。

    站在百官中间,这还是头一次。

    他觉得自己这步棋真是走的太对了,甚至为自己的决定而沾沾自喜起来。

    楚王虽好,可是到底帮不上什么忙,更不能立即就给他荣华富贵。那些虚幻的许诺有什么用,能抓得住的荣华富贵才是最重要的。

    再说隆庆帝现在不是还有个怀孕的皇后吗?

    楚王那些兄弟又有几个是好相与的?

    等待他功成名就,这个过程实在是太缓慢了,他等不及了。

    隆庆帝嘴角微翘,似笑非笑的看了楚王一眼,余光扫过神情各异的临江王端王和郑王,仍旧半点表情也没露出来。

    端王却吓了一跳,他没多大胆子,自从王妃出事之后就一直提心吊胆的,势力也一直被隆庆帝压制,现在不过就想混混日子罢了,他看得出来隆庆帝不高兴了。

    可他并不明白隆庆帝为什么不高兴,这就值得提心吊胆了。

    跟他相反,旁边的郑王却垂下了头。

    他有些想笑,楚王自以为机关算尽,可是却也有犯蠢的一天。

    他自以为天下人都在他掌握之中,却忘记了祸起萧墙四个字。

    若是说天下谁能伤人最深,那当然是跟熟悉的亲近之人,他们知道你所有底细,捅起刀来,就总是又快又狠。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