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九十一·稚女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卫安垂下眼睛,轻声应了是。

    她对于长宁郡主已经不抱期望了,既然不抱期望,也就谈不上失望。

    可是对着父亲卫阳清和兄长卫玠妹妹卫玉珑,心里却都是有愧疚在的。

    没办法不愧疚。

    毕竟上一世是她自己偷拿了卫阳清的书信送出去,才导致她们死的那样惨。

    她坐在窗户跟前看着桌上那只水晶兔子发呆,半响也没动静。

    汪嬷嬷猜到一点儿她的心思,叹了口气上前劝她:“只要郡主娘娘从此收手,大家相安无事,日子能过也就过了人嘛,难得糊涂”

    卫安也是这样想的。

    只要到时候她查明生母的死跟长宁郡主无关,那就相安无事的过日子也就是了,就当是她对上一世长宁郡主的报答了。

    卫安嗯了一声。

    汪嬷嬷替她把那个兔子收起来,轻言细语的哄她上床去睡觉,自己却叹着气走出屋外来。

    蓝禾正端着燕窝要进去,被汪嬷嬷一把抓住了手拦住了。

    “算了,好容易才肯躺下,玉清在里头值夜就是,你别进去了。”

    卫安待汪嬷嬷好,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蓝禾向来对她很是服从,闻言便应了一声,又叹道:“谢天谢地,最近总是闹着睡不着,天天折腾到快天亮时才眯上一时半会儿的眼睛,长久下去,就算是大罗神仙也受不了啊”

    汪嬷嬷摇头:“可不是,过几天郡主就回来了烦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卫安虽然嘴上说着不介意,可是她心里分明是很介意的。

    可惜能帮到她的地方太少了,汪嬷嬷心里难过。

    只是这风雪夜里,也不独她一个人睡不着。

    郑王在书房里坐了许久,久到蜡烛都渐渐的快烧干了,两只脚都冻得发麻,才回过神来,跺了跺脚。

    他已经收到消息,安公公说冯贵妃和方皇后有意让卫安给三皇子当皇子妃。

    什么皇子妃他只想发笑,面上的神情却冷的出奇。

    “七小姐最近不大顺心?”他终于出声,看着面前跪着的黑衣人:“怎么不顺心?”

    若是为了皇子妃的事,是绝不可能的。

    单凭卫安会让沈琛让人对这件事推波助澜就知道,她肯定是早有预料的。既然早有预料,就不会掉进这个坑里。

    可是郑王的心情并没有好一点。

    卫安越是能干聪明,就越是能猜测她从前过的如何艰难。

    跪在地上的护卫很尽职尽责,把今天偷听到的汪嬷嬷等人的话都告诉他:“好像七小姐不大受长宁郡主的喜欢”

    郑王哦了一声,手指轻轻在桌上一下一下的敲。

    他不能认回安安。

    至少现在还不能。

    清荷告诉他,之前明鱼幼之所以下定决心非要离开王府不可,一是因为当时有人寄了封密信给她,说是请她好好保管传国玉玺,下头的落款竟是明家的印鉴。

    可是她根本就没有什么传国玉玺。

    二是因为,当时隆庆帝似乎就已经起了疑心,派了天使去建州府。

    名义上是安抚郑王和郑王妃,示意她们出嫁女不遭牵连,可实际上却应该是为了探听传国玉玺的消息去的。

    所以明鱼幼才非死不可,她心里清楚的很,她留在郑王府,那郑王府就绝对是下一个要遭殃的对象。

    所以她身怀六甲,还要走,并且给他留下了一封极为出名的和离书。

    她在信里说,郑王阴险小人,凉薄成性,待她半点情分也没有,听说她家族遭难,竟还要落井下石,想要逼死她,她出于无奈,所以请求和郑王和离。

    这份和离书的内容传的沸沸扬扬天下皆知。

    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忘恩负义的阴险小人。

    可也正是因为这样,天使在出了这事儿后就离开了建州府。

    朝廷的目光终究是放在了明鱼幼身上。

    郑王想到这里,有些心痛难忍,伏在桌上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清荷说,明鱼幼根本就没想着活着,生卫安之时,就已经想好后路了----她原本想把孩子托付给卫阳清,让他随便找一户人家寄养。或是求卫阳清收养,就说长宁郡主是怀了双胎。

    可是她一切都料到了,却没料到长宁郡主生下来的竟是死胎。

    这样一来,固然卫安的身世可以完全名正言顺,可是长宁郡主心里的那根刺,却拔不掉了。

    郑王有些鼻酸。

    卫安一定从不知道,她不是没有母亲疼的,她也有个为了她殚精竭虑的母亲

    而长宁郡主这样的人,怎么配她喊一声母亲。

    他现在还不能认回卫安,可是长宁郡主眼看着就要回京了,他心里因此就越发的显得烦躁。

    长宁这么不待见卫安,必然有知道卫安身世的原因----卫阳清那个没用的,肯定是会对长宁郡主和盘托出的。

    这样一来,就算是想做些其他什么,也做不成了。

    长宁这个人疯起来的时候,可是什么都不会顾的。

    她可以不顾所有人的死活,可是他却一定要念及自己的女儿。

    想到这一点,他忽而叹了口气,吩咐护卫:“去请小镇国。”

    护卫在地上跪得腿都发麻,听他这么一说才松了口气回过神来,立即应是出去了。

    郑王知道沈琛跟卫七很熟,也知道沈琛对于他关心卫家的事起了疑心。

    原本他是不打算跟临江王府扯上什么关系的,可是现在看来,不想有关系,也得有关系了。

    他这一生到如今,已经看透了很多东西,可是唯有一样,是无论如何也舍不下的,那就是他跟明鱼幼的孩子。

    他在这世上仅存的一点骨血,他过去从来不曾好好照看她,可是他希望以后的路,都能替她铺平。

    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

    天蒙蒙亮,天空中露出一抹鱼肚白来,玉清就爬起来了,手脚麻利的把铺盖收拾好了,再去撩卫安的帘子。

    没想到卫安却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睁着眼睛看向窗外。

    她愣了一下,轻声喊了句姑娘,轻手轻脚的去扶她,一面拉了拉床边的铃铛,示意人进来服侍。

    ----对于一个有胃病前科的人来说,吃红心火龙果简直是钟灾难,真是吓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