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八十六·真相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将来?冯贵妃站在窗前,黄花梨木高几上摆着的花瓶里插着新鲜的百合,正幽幽散发着香气,冯贵妃闻着花香,嘴角翘着,眼里却一点儿笑意也没有。

    她曾经以为是有将来的,若是她儿子还活着,她的将来当然无比光明。

    所以她忍得住气,忍得住孤单冷清,就因为她知道,只要儿子活着,这一切以后就都是她的。可是现在她儿子死了。

    她还有什么将来可言?

    江嬷嬷挨着她坐,因着殿里就只有她们自己,因此有的话也就不必避讳,她轻轻点头:“当然得为了将来着想啊.....”她道:“说句大不敬的话,三皇子已经去了,可活着的人却还得继续活着,您想想,冯家还有人呢.....您年纪也不大,方皇后既然能怀上,您为什么不能呢?”

    她十七岁生子,三皇子十六岁就死了,她已经三十多了.....

    她掩嘴笑着咳嗽了一声:“是不是家里又让人来了?”

    冯家现在是怕了,一家子当家主事的人都死的干干净净,只剩下老弱病残了,因此也就把她抓的更紧了,生怕这根救命稻草没了。

    江嬷嬷不瞒着她,诚实的嗯了一声,又道:“她们说的也有些道理,虽然是为了她们自己好,却也是为了您好......”

    她看着冯贵妃,眼睛有些发亮的告诉她:“娘娘,她说给端王妃治病的那个老尼姑的确是极有本事的.....您不如信她一次,将她请来给您好好调理调理身子,您毕竟还年轻呐!您忘了吗?当初高祖皇后可是四十二了才生了先帝......”

    冯贵妃有些疲倦的靠在身后的椅背上,半响才沉沉的笑了一声。

    冯氏那个蠢货。

    冯氏自己哪里有那个本事帮端王妃找什么尼姑,一切都是靠的楚王府。

    楚王府这么处心积虑的对付卫家,怎么可能是为了帮她三皇子的仇?

    楚王大约是把所有人都当傻子了。

    可是她不傻。

    她心里知道,曹安和曹文被卫家弄死,楚王又要对付卫家,肯定是跟曹安和曹文脱不了关系,而既然跟曹安曹文都脱不了关系,那么,算计三皇子的事,要说他没份,谁信呢?

    她当然恨卫家。

    可是她更恨楚王。

    对付完了卫家,就是楚王了。

    楚王现在竟然还想借着尼姑的手又来朝她动手脚.....

    她忽然笑了一声,朝江嬷嬷道:“好啊,嬷嬷把人请来吧,我瞧一瞧。”

    她这里宣了尼姑进宫,那头楚王妃就得了消息,朝掌事姑姑看了一眼,掌事姑姑知机的领着人都退下去了,她就看向楚王:“贵妃娘娘果然还是信了。”

    楚王对此显然早有预料,半点儿别的情绪都没瞧出来:“她哪里又能不信?活到她这个岁数,唯一的儿子又死了,自然是病急乱投医的。让静慈师太好好哄着她,先给她些好处,等混熟了,再说罢。”

    楚王妃轻轻应了一声是。

    又问他:“一切既然都好了,那什么时候朝卫家动手呢?也不知道冯贵妃和方皇后能不能说动圣上。”

    当然是能的,一个是他的娇妻,还怀了身孕,一个是他的青梅竹马美妾,又刚失了儿子,他怎么能拂了这两个人的意。

    他不屑的哂笑一阵:“放心吧,现在若是她们俩都不能说动他,恐怕这世上就没人说得动他了。至于什么时候朝卫家动手.......”

    他笑的眯了眯眼睛:“当然是越快越好。”

    跟楚王府只是隔了一条街的郑王府里却比楚王府乱的多了,郑王身体不大好,上次遭了刺杀,虽然捡回了一条性命,可是伤却是种下了,到了冬天胸口就隐隐作痛。

    他躺在房里,眉头却皱的紧紧的,正听底下人说话。

    等听说卫安进了宫,更是立即坐了起来。

    方皇后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召卫安进宫?

    底下的人明白他的心思,连忙安抚他:“您放心,只是因为七小姐是福星,皇后娘娘想沾沾七小姐的福气罢了,七小姐还得了许多赏赐呢!”

    郑王越发头疼,扬手打断回话,闭了闭眼睛又睁开,冷静的吩咐人:“去跟安公公打听打听.....看看他知不知道宫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方皇后哪里是无缘无故就会施恩的人。

    他才不信。

    毕竟在安公公身上是下了不少心思的,护卫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回来同郑王说前因后果。

    只知道卫安还被冯贵妃接见过,其他的却一概不知了。

    郑王心里的担忧越发的严重,喉咙有些发痒,他咳嗽了一声,休息了半响,又吩咐他:“去请临江王府小镇国.....”

    他顿了顿,又叫住他:“算了,我自己去找他吧。”

    卫家的事,沈琛知道的恐怕比他要清楚的多。

    只是他心里还是带着许多不舒服,换好了衣服以后又去了后院一趟。

    清荷没料到他会过来,又惊又喜的跪在地上给他磕头。

    他越过她直直的坐在上首的椅子上,目光沉沉的看了她半响,才问:“当年的事,你真的一无所知?”

    清荷仰头看着他,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他忽然又追问起旧事来,一时没有开口说话。

    郑王看着她的眼神冷了一点,沉着声音再问了一遍:“你从前是大丫头,你不知道王妃什么时候出逃?又为什么出逃?”

    清荷咬着嘴唇,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想离郑王审视的目光远一些,激动之下连肚子都似乎有些痛起来,半响才惨白着脸又摇了摇头。

    看这副样子,谁会相信她什么都不知道?

    郑王皱着眉头又走近一点儿,喜怒不辨的看了她半响,忽然伸手掐上了她的脖子:“当年我曾经和王妃说过,不论怎样,总是要和王妃同进退的。可王妃后来还是走了......你真不知道为什么?!”

    明鱼幼带走的四个丫头里头,唯一就清荷活下来了,他就算是想从别人身上下手开始查,也查无可查,这阵子他的人四处碰壁,他对于当年的事查到现在还是半点痕迹都查不出来。耐心实在已经告罄。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