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 一百九十四·老道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因为郑王大婚,各大藩王和藩王妃公主们都到场,又免了宵禁,五城兵马司的人严阵以待,隔几步就能瞧见五城兵马司衙门的人在巡街。

    长安长公主上了朱缨华盖八宝车之后便由下人伺候脱了鞋躺在了宽阔的榻上,身上盖了软毯闭上了眼睛。

    留下一个人仍旧在瑟瑟发抖的仙容县主。

    刚才跟郑王的对峙实在是太惊险了,尤其是在走之前,郑王也不忘记撂下狠话,说若是长安长公主有一句虚言,他就会不计一切代价的让她受到惩罚。

    这个说法实在是有些严重了,何况郑王甚至连袁嬷嬷也想一同扣下。

    要不是长安长公主意志坚定的不肯松口,袁嬷嬷恐怕都不能出郑王府的大门。

    这个舅舅剥去了和蔼可亲的外皮之后,原来竟是这样的凶神恶煞。

    她原本以为舅舅的脾气是所有藩王里头最好的

    也以为郑王不会对这个便宜女儿有多少耐心。

    可是她之前所有的想法都是错的。

    她险些就被自己给害死了。

    可最令人难过和害怕的还不止是这个,还有她出门前楚景行看她的那一眼。

    她们都快要成亲了,过不多久就会是一家人,可是那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风声,还是临江王妃和他说了什么,他看她的眼神都是冷的,让她隔着老远都能觉得自己胳膊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原本想要跟母亲说说话。

    再不济,母亲能说她一顿也是好的。

    毕竟从前也是这样母亲就算是对她再生气,对她再失望,可是至少能护她安稳,给她收拾残局。

    可是母亲一进马车就开始倒下闭目养神,她垂着头想哭又不敢哭窝在旁边的引枕里头平复情绪。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长安长公主那里才忽然有了动静。

    她咳嗽了一声,等袁嬷嬷上前搀扶起了她,喝了一口糖水,才问:“什么时辰了?”

    袁嬷嬷拿了蜂蜜水给她润喉,轻声回她:“已经亥时二刻了。”

    这么晚了。

    长安长公主嗯了一声,有些疲倦的揉了揉头,问她:“都收拾好了吗?”

    袁嬷嬷便点头:“早已经先一步让人送了信回去了,白先生应该会收拾好首尾。”

    她顿了顿又有些疑惑:“您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郑王和寿宁郡主?要是牵扯出来.......”

    长安长公主便手握着杯子冷笑了一声:“牵扯出来什么?她们能找到什么?这个线索都是我告诉她们的,她们只能知道我想让她们知道的事。就算是她们怀疑,又能奈我何?”

    她一贯以来都是这么自信。

    袁嬷嬷便垂下头去不再多说。

    长安长公主没有在意,只是开了木制的车窗看了看外头的天色,有些皱眉:“路上还是这样多马车。”

    “可不是。”袁嬷嬷答应了一声:“今天因为郑王大婚,圣上特许取消宵禁的,郑王又那么晚才出去敬酒待客,因此晚了,我们大少爷如今恐怕也才刚刚从郑王府出来呢。”

    长安长公主嗯了一声。

    又吩咐袁嬷嬷:“回去之后让白先生来见我,他不亲自过来跟我禀报一声,我不放心。毕竟是那么多年前的事了,许多细节恐怕有出入,还是要万事都做到谨慎再谨慎才好。”

    等袁嬷嬷回了话,她才终于回头去看坐在边上伸着脑袋可怜巴巴的女儿,重重的哼了一声。

    她少有这样的时候。

    仙容县主登时便忍不住落泪,小声的啜泣着喊了一声母亲。

    长安长公主目光冷淡,看着女儿的眼神再没有昔日的疼惜,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便移开目光。

    仙容县主的眼泪掉的更厉害了,无所适从的痛哭失声。

    袁嬷嬷坐在旁边不动如山,连眉毛也并没有动一动,更没有出声解围的意思。

    仙容县主因此更是气怒的厉害。

    她当时要做这一切的时候,袁嬷嬷只是不甚赞同的说了她两句,真的没有下死力去阻拦。

    可是现在出了事之后,母亲责骂她怪她,袁嬷嬷却跟没事人似地在旁边一言不发,好像这件事事不关己。

    可袁嬷嬷却是她的教养嬷嬷!

    她胡思乱想,一时怪自己轻率不听劝,一时又怪卫安太狡猾,一时还怪母亲太冷淡,最后不可抑止的怪袁嬷嬷明明可以阻止她却偏偏没有阻止她。

    长安长公主直到马车进了公主府,也没有理会仙容县主的意思,只是冷淡的吩咐百灵领着仙容县主回去休息。

    仙容县主又怕又惊,疾走几步拽住母亲的衣袖,低声喊了一声母亲。

    长安长公主却铁石心肠,丝毫没有犹豫的拂开她的手,冷淡的看着她:“上回云雀百灵跟在你身边险些死了,终究没死,现在云雀已经死了,你身边还剩一个百灵。”

    这赤裸裸的警告吓得仙容县主一激灵。

    而旁边的百灵更是已经跪在了地上忍不住瑟瑟发抖的低声喊长安长公主饶命。

    长安长公主看也没看她一眼,直截了当的对仙容县主下了警告:“你老实的呆在放箭里反省,没有我的允许不得出门,也不许再见临江王府派来的人。”

    仙容县主这才真的崩溃。

    她最怕的莫过于临江王妃和楚景行知道这件事,刚才也一直想试图让母亲消气然后好跟临江王妃和楚景行解释这件事,可是现在母亲分明是理也不想理她了。

    还拿云雀的死来威胁她,如果她再做出不理智的事,就要杀了百灵,让她身边一个得用的人都没有。

    这在以前是前所未有的事,仙容县主一时根本接受不了。

    可是长安长公主已经越过她径直往前走了,一刻也没有停留。

    百灵胆战心惊的从地上爬起来带着哭腔去求仙容县主:“县主,咱们先回去吧......太晚了.......”

    袁嬷嬷已经跟着长安长公主一起走了,她一个人,很害怕会劝不住仙容县主。

    要是真的这样的话,到时候仙容县主作为主子不会怎么样,可是她这个当下人的却要倒霉了。

    ---几更暂时未定~~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