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 一百九十二·条件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天才本站地址:(顶点中文).,最快更新!无广告!

    仙容县主是个蠢人,可是她身边这个袁嬷嬷却是个再聪明不过的。

    这么短的时间,仙容县主和长安长公主分明都已经被软禁在屋子里,不能往外传递任何消息的情况下,她竟然能弄出这么一套完美无缺的故事,把仙容县主的嫌疑洗的干干净净。

    实在不是常人。

    也更证明了长安长公主不是常人。

    惟爱你终于正式对上了袁嬷嬷的眼睛,轻轻笑了一声:“是吗?”她又问:“我记得当初在普慈庵的时候,云雀的母亲不是出现过吗?我记得她的母亲好像.......”

    就是管车马出行的,就在长安长公主府。

    袁嬷嬷的说词本来就不能完全完美无缺,毕竟这么短的时间,能给她利用的东西实在太少了。

    原本她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信誓旦旦也是希望让别人不起疑心。

    按理来说别人也不应当起疑心。

    因为哪家的下人的家事,这有些家里连自己的主子都是分不清楚的,何况是别人家的人?

    偏偏卫安却记得。

    长安长公主当机立断的看了卫安一眼,冷静的说:“好了!”

    她打断了卫安接下来的话,紧攥着女儿的手看着卫安,也看看郑王,叹气道:“这件事的确是我们的不是,是我们的责任.......”

    看着郑王看过来,她冷静的笑了笑:“既然已经查出来了,就放这些夫人们出去坐席吧?看了一下午的戏,喝了一下午的茶,她们如今可都还没有用饭呢?”

    她想私下解决。

    郑王看了众人一眼,对临江王和早已经猜到什么的晋王妃道:“劳烦两位王嫂了,带众位夫人们去用饭罢,的确是我这里准备不够,招待不周,怠慢各位了。”

    现在还管什么怠慢不怠慢?

    能脱离这个漩涡就是好的,众人纷纷摇头。

    临江王妃犹豫着看了长安长公主一眼,最后还是轻轻点了点头,跟着晋王妃领着众诰命出去了。

    屋子里便只剩下了长安长公主和仙容县主并郑王卫安。

    人走了,便也不必再做戏了。

    长安长公主直截了当的道:“是我们家的下人不懂事,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的确是我们的过错。”

    首先揽下了责任。

    可是最终也还是把女儿撇的干干净净的。

    卫安却偏不给她这个面子:“若真的是下人的错,刚刚您就不会打断我的话了不是吗?不如我们都坦诚些,这些无关的废话不必再说了,如何?”

    说话真是一点儿也不客气。

    不知道分寸的人,往往以后是死的最惨的那个。

    冷淡至极的看了她一眼,长安长公主顿了顿便看向郑王:“阿晟还小,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郑王没有迟疑,立即便问:“怎么交代?”

    他冷笑了一声:“在我的地盘,收买人手,陷害我的女儿。”

    “要是出了人命,要是梅莺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郑王看着冷淡的长安长公主,紧逼着质问:“要是卫安她没有反应那么快,那现在我是不是就要被全天下人耻笑,说我娶个媳妇儿,我自己的女儿竟然给坐床的孩子下毒,让我的婚事黄了?!”

    他冷淡的问:“她这么张扬跋扈,你要怎么给交代?!”

    长安长公主揉了揉太阳穴,漠然的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我用一个消息来作为赔礼。”

    她轻描淡写的欣赏起了自己的手指甲,片刻后才掀起嘴唇笑了笑:“明家当年不是全家死绝了的。”

    她看了卫安一眼,见卫安和郑王都面露震惊之色,啧啧两句叹气:“我要先说好,这消息,我也不知道真不真。”

    她说:“当年云南出事,明家遭劫,朝廷是派了钦差去查案的,若是五哥你还有印象的话,便该记得,驸马他父亲,当时正是副钦差。”

    这事儿郑王是记得。

    关于那件案子的许多事,他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长安长公主见他点了头,便也不再卖关子,直截了当的说:“我公公直到死前才把这个秘密告诉了驸马,他说当初他亲耳听见过当时驿馆里有人密谈,说的便是如何掩盖证据.......”

    她轻声道:“他说过,他当时吓得连尿意也没有了,因为他听的清清楚楚,密商这件事的其中之一,便是当时的正差,刘必平的父亲,刘云。”

    刘云,当时的朝廷次辅之一。

    就是他当初把明家遭遇劫匪的事定性成了意外,只是上奏朝廷要求剿匪。

    而后又很快的把明家的罪给定了,因为当时明家人都死的差不多了,那些密信自然就成了证物。

    郑王神情莫辨,看着长安长公主,等着她接着说下去。

    “我公公跟驸马说,他因为听见那些不该听的秘密,吓得病了,以至于他们去查案的时候,他大多数时候都是缩在驿站里装病的。后来他听说,明家也不是全死了,有个才六个月大的孩子,因为天太黑被裹在被子里了,不知被谁藏在了柴火垛里,没死。”

    六个月大?

    郑王吞了一口口水。

    他记得当时明鱼幼的哥哥明朗当时的儿子差不多就是几个月大.......

    长安长公主笑了笑,好整以暇的看了她们两个一眼:“这个孩子被当地一个富绅的小妾捡回去养了-----那个富绅的小妾是被送到庄子里去了的,后来生了孩子以后,孩子便死了。她死去的孩子跟那孩子差不多大,她就抱走回去找富绅了。”

    卫安皱着眉头看着长安长公主,心里有些感叹。

    这个女人可真是个厉害角色。

    知道人的弱点,也知道怎么按照对方需要的东西来进行等价交换。

    郑王追问了一声:“怎么就能证明那孩子是明家的孩子?”

    长安长公主瞥了他一眼:“我公公说,这事儿是当地驿馆的驿丞亲自告诉他的,听说那孩子身上还戴着一只刻名的金锁。右手食指第二节上有一颗红痣。”

    说的已经这么详尽了。

    这还只叫做听说,不能分辨真假?!都好像身临其境似地了,连细节都说的这样清楚明白!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