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七十五·拜年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相比较起沈琛被永和公主缠的焦头烂额,卫安这几天倒是过的很是舒心。

    三夫人和二夫人已经把要跟着去的人手还有东西都打点的差不多了。

    因为不放心,五老爷还把卫玠也给一同安排了进去。

    经过了彭家和长宁郡主的事,五老爷已经彻底变了个模样,变得谨慎而小心。

    他跟卫老太太多年的隔阂好像也一夜之间全消了,每天都早晚来合安院请安,哪怕卫老太太并不愿意见他,他也能一坐便是大半天。

    连带着对总跟着卫老太太的卫安,他也能正常看待了。

    就像他跟卫老太太说的那样。

    如果当年没有答应明鱼幼救下卫安,或许现在他跟长宁郡主确实还能在一起,可是他大概这一辈子也不配再姓卫了。

    他总算是学会一个道理,过去的便过去了,有再多遗憾和不满或是后悔,过去的事情终究无法改变。

    与其纠结过去活的郁郁寡欢,倒不如珍惜当下和眼前。

    他沉默的听着三夫人和二夫人跟卫老太太商量完了事,便轻声道:“这一路怕不怎么太平,您还是千万要万事小心.......”

    卫老太太也沉默一瞬,点头答应:“这些事我都心中有数。”她顿了顿,又道:“倒是你,好好当差,务必谨慎。”

    之前彭家给的那个教训还历历在目,虽然卫阳清已经跟从前不同了,可是该交代的,还是要交代的。

    五老爷恭敬的应是:“您放心。”

    人这一辈子活的太一帆风顺的时候总是容易看不清楚自己的位置,卫五老爷当年从来觉得自己没有错。

    可是等到吃到的苦头够多了,那些从来没有听进去过的劝告和教训,便忽然不用人再耳提面命了。

    卫老太太嗯了一声,正觉得无话可说,三夫人便去而复返,低声说是谢三夫人来了。

    年前谢三夫人都没有再出现过,也并没有如同前两年那样早早的便来侯府拜年,应该是在忙分家的事。

    卫老太太看了卫安一眼,连忙让三夫人去把人请进来。

    三夫人应是,又看了五老爷一眼:“谢三老爷也来了......老爷和二伯都出去会客了......”

    五老爷便站起来出去招待谢三老爷。

    谢三夫人这次来,气色显然比之前要好的多了,她一见卫老太太,请了安便在卫老太太下手坐了,小心的跟卫老太太说:“不瞒您,最近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

    谢良清跟在她后头,有些不知所措。

    他手里还拿着一只小木偶,想必是哪位长辈给的新年礼物,立在原地瘪瘪嘴看着母亲和卫老太太,歪着头不知该站还是该坐。

    谢三夫人把他打扮的很利落干净,若是不看他的眼睛,是看不出他有些迟钝的。

    卫安轻轻叹气,轻声喊他。

    谢良清还认得她,一听她喊便笑,傻乎乎的捧着刚刚还紧紧攥着的木偶往她手里送。

    卫安笑着摇头拒绝了,见翡翠端了八宝攒盒上来,便笑着问谢良清要不要吃。

    谢良清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见母亲回过头来点头,便弯腰拈了一块核桃肉。

    谢三夫人抿了抿唇,又是开心又是难过的告诉卫老太太:“折腾了这大半个月,二老太爷和族里的耆老们终于还是答应了我们分家,已经列了清单分产业了......”

    “这是好事啊。”卫老太太笑着劝她:“该开心的事,从此就苦尽甘来了,怎么还哭呢?”

    谢三夫人哽咽着应是:“您不知道,我们最近有多难......”

    在人家家里做客,大过年的,见了哭声是极不礼貌的,谢三夫人连忙努力忍住了哭腔,跟卫老太太说:“有御史上折子告我们老爷不悌,兄长结庐守孝三年,且友爱手足,他却偏要提出分家......”

    不孝不悌,对于当官的人来说,都是极大的罪名。

    要说这里头没有谢二老爷的手笔,说出去都没人信。

    可是以谢二老爷的性格,怎么会这么不痛不痒的报复谢三老爷?

    卫老太太看了卫安一眼。

    卫安也放下了逗谢良清玩的木偶,轻声问:“除了这个,便没有别的事了吗?”..

    谢三夫人想了想,摇头忍泪:“没了,也真是幸好没了,光是应付族里的压力和当地老家给的压力,我们便已经疲于奔命应接不暇了。”

    卫安便微笑劝她:“柳暗花明又一村,已经苦尽甘来了,伯母该高兴才是啊。”

    说是这么说,可是她其实却不是这么想的。

    谢二老爷是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

    既然已经出手,怎么可能就这么不痛不痒的就放过机会?

    依照从前谢二老爷那些做法来看,一般前面不痛不痒的手段都是试探,真正的杀招从来都是又狠又绝不留余地的。

    只是谢三夫人已经是惊弓之鸟,跟她说了,反而会让她已经紧绷的神经更加紧绷,人是不能被逼得太紧的,一旦逼得紧了,那根弦一断,很容易出事。

    卫安很卫老太太对视一眼,都没有再说这件事,只是笑着逗她说些旁的。

    说起喜事,谢三夫人便想到郑王大婚的事,看了卫安一眼,轻声问:“新王妃她.......”她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声:“还好相处吗?”

    卫安知道她是担心继母会为难她,便微笑点头:“新王妃是极好的人,我跟她相处的很好,夫人不必担心。”

    谢三夫人真切的松了口气:“是呀,郡主这么聪慧的人,一定能跟她相处好的。”

    晚娘的心就没几个是好的,谢三夫人怕新王妃对卫安不好,卫安这么好的女孩子------至少对他们家来说,卫安就是顶好的人了,她总是希望卫安过的好的。

    说起曹操曹操就到,谢三夫人话音才落,外面林海家的便急忙进来求见,说是宫里来了天使。

    谢三夫人连忙避到后头去。

    卫老太太急忙请了天使进来,自己弯腰要拜。

    小内侍连忙让免了,和煦的笑:“娘娘特意叮嘱过,老夫人您身体不好,不必拜了。”

    又说了郑王大婚,为了全礼数,请卫安过去住几天的话。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