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七十四·宽纵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接下来的日子卫安和沈琛都过的很平静。

    除了宫里时不时的传召,沈琛便干脆窝在凤凰台不出门,大家都说他是为了季大家在苦练笛子,想以笛音打动季大家。

    他也不反驳,只是次次都一笑而过。

    方皇后也拿他没办法,倒是临江王和临江王妃因为这事儿又进宫分别找帝后诉苦。

    临江王气的不行,言语间颇有后悔把沈琛分出去的意思:“他还小,根本分不清楚是非黑白,一出去就学坏了,您看他整天跟那群狐朋狗友干的都是些什么事......”

    隆庆帝便咳嗽了一声,见临江王自悔失言,才淡淡的摇头:“年轻人么,总有不听话的时候。你从前管束的太严了......”

    临江王摇头叹气,有些心灰意冷:“养他一场,我有再多不是,总归把他教养长大了。可您看看他......哪里会体会我们的苦楚?”

    隆庆帝安慰了他几句,便问他:“听皇后说,你们打算把阿吾也留下来?”

    分明是他自己当初透露的意思,可是此刻又要装好人了,临江王心知肚明,却答的滴水不露:“一家子里头,也就他不让我放心。留在京城也好,等再大些,您跟皇后娘娘替他寻个门当户对的好姑娘,我们封地在江州,那里也并没什么门当户对可堪匹配的姑娘.......”

    说完了这些,又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起道观的事:“臣弟还想跟您请旨,江西龙虎山乃是道家正宗,我总想着往其一观,可总没机会。藩王无旨不能离封地,您看看能不能给个恩旨.......”

    隆庆帝又好气又好笑:“你还真想羽化成仙怎的?”

    临江王瞪大了眼睛很是理直气壮:“若是能羽化成仙,岂不是大功德大好事?这有什么不好?”

    真是疯魔了。

    隆庆帝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见他停了下来,才有些无奈摇头:“你呀你,一把年纪了.......”

    听说前阵子临江王还差点儿吃丹药丧命。..

    隆庆帝问了他有没有这回事:“听说都惊动了御医了,若是真可信,你怎的还差点儿出了事?你还埋怨阿琛不听话,你自己这个当父亲的都不能给人家树立个好榜样!”

    临江王往后缩了缩,便不那么理直气壮了,带着点儿哀求跟隆庆帝商量去龙虎山的事。

    隆庆帝被他磨得没了法子,只好点头暂且答应他,又补充道:“去归去,可是却再不能乱吃丹药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自从锦衣卫打听到了临江王吃丹药险些丧命,孔供奉又说情形着实凶险之后,隆庆帝便对临江王沉迷修道这一说信了七八分。

    对他的戒心也淡了许多。

    临江王欣喜的无可无不可,立即谢了恩。

    倒是临江王妃还在皇后处流连了好一会儿才出宫。

    隆庆帝问起临江王妃来做什么,方皇后便笑:“除了说沈琛的不是,还能有什么?我看老五媳妇儿也真是种下了心魔了,一天天的跟魔症了似地。”

    哪里是魔症了,是算的太清楚了。

    家里闹的这么人仰马翻的,也怪道沈琛铁了心分家,临江王又一心向道了。

    隆庆帝若有所思。

    方皇后便又说起另一件事来:“丁家姑娘前儿刚进宫来请了安,我瞧她精气神都跟从前不一样了,显见得是要做王妃了,腰杆子都硬了些。”

    隆庆帝便难得笑了笑:“郑王那个性子,再配个不会说话的,他不得闷死?既是能改了小家子气,便是好的。”

    这倒也是。

    说起郑王,方皇后又想起一桩事:“还有件事儿,卫家老太太过了上元节便要启程去惠州了,说是看她大孙女儿。”

    隆庆帝手里的动作顿了顿,倒也没放在心上:“去便去罢,她从前是顶喜欢四处走的。”

    年轻的时候万千宠爱在一身,大家都纵着她宠着她,老定北侯又是个极爱重妻子的,她想去哪儿都带着她去。

    想一想,这么爱游历的人,困在京城却已经数十年了。

    隆庆帝想起卫老太太,难免又想起明皇后和大皇子,情绪一下子低落。

    他有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也后悔过当这个皇帝。

    当初若不是被拱着上了这个皇位,他或许也就不会这么患得患失,变成如今看谁都要疑心的样子了。

    可是这世上的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哪里有后悔药可吃。

    他顿了顿,跟方皇后道:“赏些仪程。”

    方皇后低声应是。

    隆庆帝坐了一会儿,觉得索然无味,跟方皇后相对无言,坐着尴尬,干脆便借口要批折子出了凤仪宫。

    等到路上,想一想,如今宫里能说的上话的,竟只有林淑妃和德妃了。

    德妃那里又更好些,毕竟有五皇子在。

    想起五皇子,隆庆帝面上便不自觉浮起一丝微笑,吩咐安公公摆驾去了揽月宫。

    方皇后知道他去了哪儿。

    最近隆庆帝去揽月宫的次数已经越来越频繁,她也已经由惊慌失措慢慢变得麻木再到如今处之泰然了。

    肖姑一进来,她便朝肖姑摇了摇头,跟肖姑说起郑王府的事:“传个小内侍出宫,跟卫老太太说一声,寿宁郡主毕竟是郑王的女儿,大婚当日,她很该在场。”

    既然已经没法子用感情拴住隆庆帝,自然就要走别的路。

    她不是束手待毙的人。

    还是之前说的,她如今是正位中宫的皇后,礼法上便天生占了优势,何况她还有儿子。

    只要她儿子平平安安的,她就有指望。

    只要她不做出格的事,本本分分的当她的皇后,德妃再得宠又怎么样?休养越得过她!

    肖姑知道她的意思,连忙应是。

    又问方皇后:“永和公主又出宫去了,您看是不是........毕竟公主是金枝玉叶的千金之体,这样时常出宫去,也不大好。”

    方皇后说起永和,目光便缓和了许多:“这丫头也是着魔了,怎么说也说不听。”顿了顿又道:“由着她,反正她自有分寸,又有圣上给她撑腰呢,随她喜欢便是。”

    ----今天还是四更继续求订阅什么的,爱大家么么哒。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