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六十三·要命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没有人找麻烦的时候,日子过的飞快,过了十一月,眼看着连年都要到了,卫老太太正听三夫人说外头铺子上的账目。

    她信任三夫人,许多事也不能自己出面打理,干脆就把名下的店铺都交给了三夫人管着,三夫人这些年来也一直管的很不错。

    今年更是尤甚,光是卫安给的那张治伤寒的方子,就让药铺大赚了一笔----虽然药方不要钱,可是抓药却是要钱的。

    更何况人性使然,总觉得能出这张方子的药铺肯定更厉害,药铺生意一下子陡然好了数倍,许多大药房还直接从卫家的药铺进货,如今卫家的药铺短短小半年,已经净赚了四五千两的银子,是一笔极大的收入了。

    卫老太太让花嬷嬷收了银票,又问三夫人:“最近外头还顺利么?”

    一连两个多月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有,卫老太太总觉得心里有些打鼓,明知道楚王就是一把刀,却不知道这把刀到底什么时候才落下来,这种等死的滋味可不怎么好受。

    三夫人知道卫老太太是在问楚王有没有找麻烦,也蹙着眉头摇摇头:“一切都好的很.....”

    她心里也有些发怵,楚王越是这么不声不响的,她心里就越是害怕。

    可是再害怕,日子也还是要过,她打起精神来安慰卫老太太:“咱们也不用太过担心,不管怎么说,谨小慎微总是不会出错的.....就跟安安说的那样,现在他自己日子也未必好过,不一定就能分出精神来对付我们。”

    卫老太太的眼神越发的阴沉。

    说的楚王不对付她们,就是天大的福气了似地。

    可她不能忘记,楚王这个人是如何阴损歹毒,当年明家的事,十有八九就是他指使的。

    后来慢慢的卫老太太也想明白了,楚王之前对付明家,现在又对付冯家,无非就是觉得明家和冯家扶持了隆庆帝登上了皇位,让他跟九五之尊失之交臂。

    所以才想着要断了隆庆帝的臂膀。

    可他偏偏又能干,兄弟多年,很能摸得清楚隆庆帝的脾气,知道隆庆帝忌讳什么,一点一点往明家和冯家身上网罗罪名。

    隆庆帝把明家当成洪水猛兽,却不知道别人刚好用了他这点小心思钻了空子,真是可笑。

    卫老太太想起隆庆帝,心情越发差,咳嗽了好几声,觉得心跳的厉害,胸口有些疼了,才接了三夫人递过来的参汤喝了一口,朝她摆摆手:“不必担心,你说的是,只好慢慢等了。”

    三夫人起身给她拍背,温柔小意的点头:“娘也别太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有办法的。”

    现如今也只好这样,卫老太太有些疲倦了,拿手揉了揉眉心,忽然想起什么似地,问她:“老五来信了?”

    这些日子忙的厉害,之前卫五老爷送了信回来,她一封都没看,可是最近听说信一下子送的频繁起来,她才想起来了要问问。

    三夫人嗯了一声,看着卫老太太的脸色斟酌着说:“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您要不要看一看?”

    卫五老爷算上今年已经在豫章当了六年知府了,今年政绩考功又不错,无论如何也该挪一挪了,估计是为的这事儿才总写信回来。

    卫老太太沉默片刻,吩咐花嬷嬷让锦绣去请卫安过来,才朝三夫人道:“把信拿来瞧瞧。”

    卫安到的时候三夫人已经让人把卫阳清寄来的信都拿过来了,数一数有七封之多,看样子实在是急的很。

    卫老太太看了她一眼:“你父亲寄了许多信回来,我想着让你一道来瞧一瞧。”

    花嬷嬷拿了老花镜给卫老太太戴上,又把信放到老太太手里。

    卫阳清人在南昌,可是消息却也算得上是灵通,头一封信就是问的曹安的事,很是焦急。第二封信开始大约就是听说曹安倒霉了,只让卫老太太多注意小心。

    只是每封信总要提一提卫安的事,言语里既诚恳又急切,让卫老太太无论如何,请让卫安到南昌去。

    卫老太太皱着眉头看卫安一眼。

    她有些想不通这么多年都不闻不问的卫阳清为什么忽然这样重视起卫安来。

    难道是因为卫安变了?

    可是卫阳清又不知道这一点。

    她想不通,卫安也有些想不通。

    上一世卫阳清和长宁郡主也从来没有这样急切的要把她接到身边去养,到最后是她被庄奉退婚,身败名裂了,没人照管,卫阳清和长宁郡主才接她去了南昌的。

    而且现在看来,比较急切的还是卫阳清。

    卫阳清到底为什么这么急?

    卫安在疑惑的时候,卫老太太却已经轻轻的呵了一声。

    卫安朝她看过去,就听见卫老太太笑了一声:“这下好了,不必去了。”

    她是在看最后一封信了。

    三夫人有些诧异的问:“这是为什么?”

    卫阳清莫不是有些毛病?之前催的多急,怎么又说不要就不要了?

    卫老太太慢条斯理的放了手里的信,又把老花眼镜摘下来,把信交给卫安,话却是冲着三夫人说的:“他要回京了。”

    三夫人有些吃惊,吃惊过后却又觉得是理所当然。

    本来,卫阳清立了这么大的功劳,肯定就不可能在南昌再呆了,何况他已经又满了一任,算一算也应该回来述职了。

    她笑起来:“这感情好.....”又问卫老太太:“五弟可说了什么时候动身么?我也好提前准备准备,把屋舍该收拾出来。”

    长宁郡主是个挑剔的人,又并不怎么好相处,总得把一切都打点好,省的她回来挑麻烦。

    卫老太太没什么喜意,淡淡的说:“你拿主意就是了。”

    三夫人看出来她淡淡的不怎么喜欢,心里对于卫阳清的高升起的波澜也就不多,轻声答应了,笑着再陪卫老太太说了一会儿话,哄的卫老太太高兴了,才跟卫老太太说起正事:“有件事要告诉您....”

    她笑着道:“我想给小五说个人家......”

    ----又有点晚啦,不好意思。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