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五十四·忌惮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沈夫人冯氏暂时还顾不得找沈琛的麻烦,自从她从通州把断腿的儿子接回来开始,冯家的倒霉事就一桩接着一桩。

    初时不过是疑案,她堂兄荣昌侯世子进了大牢,可后来事情却急转直下,堂兄死在狱中,大伯荣昌侯竟也跟着死了,连大伯母也死了,她真是吓得心肝儿颤。

    可这还没完,等到后来,连三皇子也死了,这可是冯家最后的凭仗了!

    她当时简直心力交瘁,还以为这回是必死无疑了,谁知道又柳暗花明,后来查明一切都是曹安刻意的,想除了冯家和三皇子。

    她好容易松了口气,现在可吓得够呛,暂时想不起来去找沈琛的麻烦-----大伯父大伯母都去了,冯家现在就落在了她侄子头上,她当然得过去帮衬帮衬。

    不仅要帮衬,还得去宫里探望探望她姑姑冯贵妃-----三皇子虽然死了,可是也因为三皇子死了的缘故,现在隆庆帝又因为往日的情分,对冯贵妃好了起来。

    冯贵妃向来是脾气很好的,从前冯氏也算跟这个姑姑关系不错,可是这趟进宫,冯贵妃却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从前虽然一心向佛,可总还是有些生气的,看起来沉静又温柔,可现在却整个人都阴沉了下去,冯氏觉得有些渗人,坐着陪她说了会儿话,小心翼翼的劝她:“姑妈,您.....您节哀顺变.....以后总会好的......”

    她看着冯贵妃手上攥着的一只荷包,又猛然收了声,不敢再劝,叹口气陪她坐了许久。

    冯贵妃却转过头来问她了:“听说小三儿被人打伤了?”

    冯氏没想到她知道,也忘记问她听谁说,下意识的嗯了一声,躲躲闪闪的避开她的目光:“还是沈琛.....就是为了当年的事......”

    她知道冯贵妃早年跟长乐公主的关系算得上不错,当年长乐公主自尽以后,冯贵妃还曾经大动肝火,也因为冯家帮着她夺了平西侯的爵位和东西,对她极为冷淡,就不敢告状。

    冯贵妃笑了笑,神情有些莫名,过了半响才按着额头打发她:“你回去罢,出宫之前别忘记去跟皇后娘娘告辞。”

    等打发了冯氏,冯贵妃一人立在窗前半响,许久之后才闭上眼睛。

    楚王妃说,曹安不是杀三皇子的真凶,是被人陷害了。

    冯贵妃不是傻子,知道楚王妃说这话肯定有别的目的,可是她不得不承认楚王妃说的话有几分道理。

    太巧了。

    她的儿子一死,方皇后那边就说有孕....

    也就书上有这么巧罢了。

    楚王妃还说,临江王府跟方家走的挺近,几家藩王府里都唱了堂会,可唯有临江王府的堂会,方家老太太都给了面子亲自去了。

    最近方皇后还频频在隆庆帝跟前说临江王府的好话。

    楚王妃固然不怀好意,可有些话的确也是事实。

    冯贵妃的指甲狠狠地扣进肉里,目光动了动,嘴角缓缓扯出了一个难看到极点的笑。

    始作俑者楚王妃心里也不怎么好受,陪方皇后坐了坐说了会儿话就回了府,问明白丈夫儿子都还没回来,先回了房换了衣裳,倒在榻上叹了口气。

    掌事姑姑给她脱了鞋子,轻手轻脚的又帮她把毯子往上提了提:“天儿开始冷下来了,王妃还是要爱惜身子。”

    她顿了顿,又问:“怎么,有什么不妥当吗?”

    这是极亲近的心腹,楚王妃也没什么顾忌,摇摇头道:“没什么不妥当,就是冯贵妃有些可怜,年轻时那样漂亮飞扬的一个人,现在这副模样,我瞧着就心酸。”

    她蜷起身子,把脚也放进毯子里头,才觉得暖和了一点儿,声音细细的:“王爷这是想祸水东引,可是冯贵妃如今能做什么.....”

    她还是觉得冯贵妃可怜的很。

    掌事姑姑就知道她心里症结在哪儿了,忍不住莞尔:“您就是心太善了.....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本来大家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当然得做对自己有利的事儿。”

    楚王妃也明白这个道理。

    楚王机关算尽,布好了这么一张大网,原本是能把所有人都网罗其中的-----顺利的话,卫家会因为卫玉敏和承恩伯勾搭而被扯下水,而方家会被扣上毒害皇嗣,陷害冯家的帽子.....

    就跟多年前那时候算计明家一样。

    一下子搭进去多少人?

    只是这回却不知怎的出了岔子。

    郑王没死成,临江王府没被拉进去就算了,连卫家居然也脱了身,冯家没完,方皇后没事,竟然还怀了身孕。

    算来算去,竟然只成了一件事-----三皇子好歹还是死了。

    真是让人头疼。

    掌事姑姑又劝她:“您可别觉得冯贵妃做不了什么.....毕竟当年可是能跟明皇后当好姐妹的人,继后进宫了她也仍旧能活的好好的.....这就是本事了。挑起她的火,至少方皇后那里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后宫女人们的争斗,从来都是最狠的。

    楚王妃打了个冷颤,低声嗯了一声,她怎么糊涂了,楚王要做的事,什么时候轮到她来质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掌事姑姑知道她听进去了,微微笑着安慰她:“您别担心,王爷和世子都是能干的....不会有事的。”

    这倒是真的,楚王和楚景瑞两人都是一样的性子,宁教我负天下人,不可教天下人负我,谁敢在他们头上动土?

    就算是真的想,也要有那个命才行。

    说到楚王,楚王妃咳嗽了一声,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了:“王爷还没回来?”

    按照规矩,藩王们应当早就回封地去了才是,可出了三皇子的事,藩王们回程的日子自然就遥遥无期了起来,更因为如此,一举一动都更加要小心,被人抓了把柄可就不怎么妙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他话音才刚落,外头院子里一个嬷嬷站在台阶底下跟丫头们传话:“王爷回来了,让王妃这里预备着。”

    掌事姑姑的神情现出些欢喜来,看着楚王妃很是愉悦:“王妃,您瞧,王爷哪件事不是和您有商有量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