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五十三·私心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说完了正事,沈琛却并不急着要走,透过窗户看着卫安上了不起眼的马车,目光沉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雪松在旁边等,等沈琛回了神才同沈琛说:“您说过要回去陪王妃一同用饭的.....晚了可不大好.....”

    因为不是亲母子,客气和周到都该要有,维系感情更需要小心翼翼的顺从和贴心,沈琛从来都是这么做的。

    他轻声吩咐雪松:“跟在楚景瑞旁边的眼线,让他上点心,楚景瑞吃吃喝喝了什么我管不着,让报点有用的上来!”

    雪松就知道他心情不大好,忙低声应是。

    沈琛大踏步的出了门,看天色着实不早,也不再耽误,径直回了王府。

    楚景吾早等着他许久了,见他回来就从书桌后头立起来:“你往哪儿去了?”

    他们自小一起长大,糊涂事也从来一起做,挨骂挨打谁也没落下过,感情向来是极好的,自然也就不讲究那么多弯弯绕绕,楚景吾揉了揉额头又问:“母妃跟你说什么了没有?”

    他说到这里又冷笑一声:“大哥也真是出息了,从前说我们两个不务正业,成天缠着母妃告状,可他现在也没长进到哪里。”

    他一面说,一面凑过去看沈琛的脸色:“说什么为了大局着想,他这个人就是自私自利罢了。你别理会他。”

    这两兄弟从小感情就不好,楚景行冷静自持,楚景吾却一腔热血,从来不是一条路上的人,沈琛深深看他一眼,倒出声替楚景行说起话来:“他其实也没说错,现在本来就是多事之秋。要不是.....继后怀了龙种,三皇子这么一死,我们的日子会过成什么样,可想而知。”

    以隆庆帝的多疑和敏感,如今藩王们又恰好在京城,近水楼台,他当然要不顾一切的除掉后患。

    “你怎么帮他说话?”楚景吾极不高兴,说出来的话也就尖锐了一些:“是,只有他会看局势!他当父王是死的?说来说去,还不就是看你不顺眼.....沈琛,你别傻了!他但凡有点儿人性,也该知道别去母妃那儿说这些!”

    楚景吾很生气:“说的轻飘飘的,怕你继续查下去会出事,可他也不想想,你追查真相为的是什么,舅舅舅母死的不明不白,要是就这么算了,不说你甘心不甘心,连父王也不会好受的......”

    沈琛眉头也没动一动,等楚景吾的牢骚发完了,他的衣服也已经换好了,笑着瞥他一眼:“说完了?抱怨完了就收起这副样子吧,他是我们的大哥。”

    楚景吾冷笑了一声,又缠着他问:“你到底去哪儿啦?雪松之前派人回来取银子了,你要那么大笔银子干什么?”

    “应付楚景瑞的。”沈琛自己把玉佩挂好,随口答了一句:“他斗蛐蛐儿又输了,恐怕过两天宫里就要呵斥他了。”

    楚景吾也跟着嗤笑了一声:“也不知道他是真草包还是太精明,这个时候,三皇子死了才多久,他这样嚣张,岂不是等着人找他麻烦?”

    沈琛跟他一起出了门:“宁愿相信他是太精明,都别以为他是草包。我不信楚王叔那样的人,生的出一个草包世子。”

    凡事往坏处多想想,绝对是有好处的。

    楚景吾知道他的脾气,嗯了一声,又问他:“那你就是为了去陪楚景瑞玩儿的?”

    他瞪大了眼睛:“你觉得是楚王叔啊?”

    这话问的不明不白,可是沈琛自然听得懂,他站住了脚回头看他一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总不能你真的以为楚景瑞把我当,上赶着来安慰我吧?”

    也对,楚景吾摸了摸鼻子。

    楚王可不是善茬儿,当年先帝还在的时候,他就极掐尖要强的,再加上他本来也有能耐,带兵打仗都擅长的很,还曾经在蓟州驻防,一度打的鞑子找不着北.....

    当初谁都看得到楚王的野心。

    而一个人的野心,难道真的能那么容易就熄灭的?

    楚景吾知道不能。

    连自己父亲尚且心有不甘,何况是楚王?

    可他偏偏表现的这样平静和顺从,除非他是变了个人,否则怎么看怎么都说不通、

    过犹不及,也难怪人怀疑他们。

    他摇了摇头,又跟沈琛说:“因着三皇子的死,朝廷禁了六十日礼乐嫁娶,现在过了日子,藩王们进京也有一段日子了,中秋就那样过了,重阳也过了,钦天监如今算了日子,圣上决意在彩云堂摆家宴,你可注意些。”

    沈琛有些奇怪:“我有什么好注意的?”

    楚景吾一看他就知道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是真傻假傻?伤筋动骨一百天,听说沈公子现在还在床上躺着不能动弹的,之前是出了三皇子和冯家的事儿,沈家没那么大胆子在那个时候跟你过不去,现在事儿了了,当然就该跟你秋后算账了。”

    说话间已经到了正院,临江王妃诧异的接口:“谁要秋后算账?”

    这没什么不能说的,楚景吾眼珠子转了转,卷手放在唇边咳嗽一声:“沈家那帮人呗,说不定这次就要出什么幺蛾子,他们家向来无理搅三分的。”

    临江王妃皱了皱眉,招呼他们坐下,不紧不慢的把之前酿好了的荷花酒拿出来给他们倒上,沉声道:“打了就打了,他们想怎么着?!”

    只要不触及临江王府利益的时候,临江王妃待他向来是不错的。

    楚景行就在这个时候进了门,跟临江王妃请了安,把目光往沈琛身上和楚景吾身上各放了一瞬就又移开,坐下来不冷不热的道:“沈家人之前当然没什么可怕,可现在却又未必了,还是要警惕些。今天内阁才下的文书,令平西侯兼京营游击将军,沈夫人又毕竟是冯家女,冯家现在倒了霉,圣上正是恩宠的时候,少跟他们扯上关系吧。”

    临江王妃蹙了蹙眉:“景行说的也有道理,既然如此,你们躲着些也就是了。”

    -----之前有读者说作者每次在章节末尾都写坐作者相关很烦,所以这几天都没写了,今天得破例一下,打个广告。

    好机油的新书《世玺》开书啦:李蘅远是个草包还是路人皆知的那种,姨娘庶妹磨刀霍霍总想把她给宰了吃掉,老仆婢女收拾整齐随时可以取而代之。

    李蘅远眯着眼睛冷笑:“你们真是很傻很天真.....”

    一个噩梦,让李蘅远虐掉人渣,俘获男神,走上人生巅峰....

    有兴趣的可以看一看,多出来的章推字数作者君会补齐哒,有兴趣的亲们可以看一看哦,爱你们,特别的,么么哒。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