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四十八·问罪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当初的事做的慎之又慎,出面的能查的出来的也就只有曹安而已。

    而曹安......

    胆子也不算小,居然敢拿当初的事出来相威胁。

    座上的太监冷笑了一声,对黄俊点头道:“你说的话我们都知道了,你躲远些,也不用给曹安回信了,这事儿我们自然会处理的。”

    现如今黄俊真是巴不得离曹安越远越好,当然不会蠢的一头撞上去,当下就欢喜的应了一声。

    只是他高兴了,别人却未必高兴的。

    礼部已经着手制定三皇子殡葬事宜了,可是之前闹的沸沸扬扬的曹安和曹文的案子却不知道怎么的又沉寂了下来,好几天了又半点动静也没了。

    已经入了秋,炎热逐渐散去,卫老太太却还是觉得心烦意乱的厉害,面色不善的问:“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卫老太太还觉得曹安背后的人实在藏的够深,陈御史和大理寺卿王远征加上刑部尚书,三方会审,竟然也没让曹安吐露出更多的什么消息来,这实在是有些太吓人了。

    卫老太太的疑惑很快就有了解答。

    三老爷当天下午回府之后就直奔合安院,告诉卫老太太:“娘,小镇国送了个消息给我们......”他面上有些激动:“小镇国说,上头很快就有旨意下来,曹安是别想跑了......就是死路一条......”

    卫老太太面色好看了一点,随即又去看卫安:“可是,咱们知道的也就是冰山一角,实在有限,曹安毕竟什么都没吐露。”

    也不知道究竟是楚王还是秦王,竟然这么厉害,能让曹安嘴巴闭的这么紧,哪怕到了绝境也不敢吐露出来。

    三老爷也跟着点头:“小镇国说,大理寺和刑部毕竟不是他能探听太多的地方,所以或许是有人在里头跟曹安说了什么,让曹安乖乖闭了嘴也未可知。只是曹安这一头估计是走不通了----小镇国想过许多法子,想在曹安嘴巴里挖出些东西来,可惜都一无所获。”

    临江王再能耐,现在的江山也是隆庆帝的,他的能力有限,沈琛的能力就更有限了。

    卫安笑了笑:“三伯父,您抽空去告诉小镇国一趟,就跟他说,方家现在已经用不上杨庆和了,不如去把人要回来,我们另有用处。”

    曹安那里走不通,还可以走别的路,最要紧的,是曹安会死,那就够了。

    三老爷不知道卫安想做什么,却还是极为顺嘴的答应了,又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朱家和曹家这两头虎视眈眈的饿狼总算是没了咬人的力气,让他们压力骤然减轻了不少。

    而不管是楚王还是秦王,失去了曹安这么一大助力,如今三皇子去世,隆庆帝大怒,方皇后又因为怀孕而水涨船高的时候,他们恐怕都没有太多精力能抽出来再对付卫家了。

    卫老太太却并没有觉得松了一口气,当初的事始终压在她心里让她耿耿于怀,她最终还是去了一趟刑部大牢。

    平阳侯府自从平阳侯夫人被训斥上吊自尽开始,就开始了无尽的霉运,不仅平阳侯夫人死了,连平阳侯世子也紧跟着进了大牢,而后连平阳侯府众人也都下了刑部大牢。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向来是这个道理。

    卫老太太沉吟一阵,扶着卫安的手看了看蜷缩在墙角的,几乎已经瘦的脱相的平阳侯一眼。

    相比较起她的镇定自若,平阳侯却激动的很,在卫老太太打发了狱卒以后,甚至迫不及待的双膝下跪,跪在了卫老太太跟前。

    朱芳私自开铁矿,且陷害忠良,草菅人命,其实哪一项都是重罪,敢来探望的人几乎没有。

    可也总是有例外的。

    平阳侯求卫老太太救命,还以为她是看在朱元和朱焕的面上来的。

    卫老太太却越过他,把目光放在了朱芳身上。

    现在曹安落马,大家的目光都放在了曹家身上,卫家就不那么引人注目了,又有林三少的默认还有陈御史的帮忙遮掩,卫老太太不怕有人知道她私下来看朱芳的事。

    何况知道了也能冠冕堂皇的找理由-----毕竟从前是姻亲么。

    朱芳目光有些呆滞,看着平阳侯不停磕头流泪也没什么反应,直到卫七笑着喊了他一声,他才回过神来。

    他从来不知道大理寺和刑部有这么多折磨人的方法,经过这些日子的折腾,早已经身心俱疲,满目颓唐,见卫安笑意盈盈,终于后知后觉的有了反应。

    他脑子转的很快,加上这么些日子以来的琢磨,盘亘在心里许久的疑惑终于问了出口:“是你们?”

    卫安先看了一眼他的腿,然后才笑:“原来腿断了,我说为什么世子这么有骨气,竟然能忍得住不跪地求饶。”

    她的话说的讥讽又不屑,朱芳瞳孔缩了缩。

    平阳侯也愣住了。

    卫安扶着卫老太太在外面的凳子上坐了下来,眨了眨眼睛:“当年你们跟杨家一起借朱家的手坏我大姐姐的名声的时候,前阵子你想故技重施,让大姐姐名声尽毁,想把卫家拉下水的时候,想过这一天吗?”

    竟然真的是!

    朱芳猛地抬头看向卫老太太和卫安,声音喑哑又暗沉:“原来你们都知道了......”

    “当然知道了。”卫安好整以暇,居高临下的俯视呆若木鸡的平阳侯和神情不善的朱芳:“不然你们也不会在这里了,不是吗?你们以为,齐姑娘是为什么忽然有那么大胆子跟你们侯府鸡蛋碰石头,又为什么能顺利让陈御史接下状纸?”

    朱芳目光里的狠辣终于不再遮掩,完好的那只手握着拳头握的咯咯响。

    卫老太太看了他半响,终于出声:“为什么?”

    她重复了一遍:“卫家究竟跟你有什么仇怨,值得你这么算计?人心肉做,到底阿敏跟你夫妻这么多年,还给你生了一对儿女,给你服侍父母,你究竟为什么这样心狠手辣,非得要对卫家赶尽杀绝不可?”

    原来是兴师问罪和探话来了,朱芳目光闪烁,不动声色的垂下了头:“老太太说什么?我不大明白,我的罪名里,可并没有您说的那些。”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