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四十七·废棋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曹安终于知道等不得了。

    方皇后有孕,隆庆帝对她只会更加百依百顺,方家越得势,他的下场就只会越惨。

    可是他到如今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为什么杨怀的事情也会被翻出来-----如果不是杨庆和被人掳走了,方家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知道他们曾经和朱家勾结过,算计过方正荣,就更加不会发现这回通过冯家算计三皇子,然后嫁祸方家的事是他们在背后主使。

    究竟是谁这么神通广大,能把当年杨家的事给挖出来?

    曹安很久没有这样惊慌失措了。

    他已经习惯性的按照别人给的计划走,因为这计划总是万无一失的。

    就跟当年明家的事一样,环环相扣,不仅明家倒霉,郑王从此再也不能跟隆庆帝亲近,连临江王也损失了平西侯这样生猛又有权势的姻亲。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对的呢?

    曹安慢慢慢慢的开始想,每一个细节都不肯放过。

    好像是从朱芳算计卫玉敏的那件事开始。

    从那件事不成以后,所有的事都不成了。

    卫家成了漏网之鱼,而沈琛和楚景吾也逃过一劫,郑王也并没有死......

    曹安的眼神变得幽深起来,里头闪着灰暗的光。

    其实他早该注意到不对的。

    可偏偏这些事毫无联系,而且发生的很是散漫随意,卫家半点异常都没有表现出来,如果非要说有异常,也不过就是家里的管事往通州去了两三趟而已,可那又能做什么?

    方家就更是了,就在一个半月之前,方家还像是温水里的青蛙,在等着水沸腾。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那就只能是临江王了。

    想起临江王,曹安觉得手腕都在疼。

    算来算去,最大的错漏还是出在临江王身上。

    能收买秦同,闹出这么大阵仗,要说是卫家那个死老太婆,他是怎么都不信的。

    临江王......

    他琢磨了许久,终于想出了若是有纰漏,这个纰漏该会出在什么地方。

    方家之所以会做好准备,肯定是因为有杨庆和,而杨庆和,难道是方家自己找到的?方家要是有这个本事,也就不会被人算计了。

    唯一的意外,就是之前在通州的时候,那个早已经被收买了的冯家的家奴,或者,是他泄漏了什么,所以林三少才顺藤摸瓜的,发现了他们要对付方家,然后顺着方家又把当年的事查出来了?

    林三少......

    当初在通州之所以找不到楚景吾和沈琛,据曹文说,就是林三少从中作梗,林三少......

    怎么就忽略了一个林三少!

    他觉得有一股寒意自脚底升腾而起,逐渐覆盖了整个身体。

    林三少如果连杨庆和都挖了出来的话.....知道的或许还会更多。

    只要想到这个可能性,他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

    幸好他也没担心太久,胡思乱想了几天之后,他终于又听见了一个消息。

    朱芳招认画押了,在严刑拷打之下,他终于没扛住,招认了曾经和怀仁伯府一起开铁矿,后来又见利忘义,私吞了铁矿,并且把一半铁矿拿来孝敬杨家,跟杨家走关系,杨家又转手把铁矿送给了曹家的事。

    他目光沉沉的看着送饭进来的狱卒,声音嘶哑的开口:“给我送个消息。”

    消息传到外头他想传到的人那里之后,黄俊整个人神情都紧绷了。

    他跟着曹文做了这么多年的事,可是现在曹文倒台了,锦衣卫不少人受了牵连,唯有他还立的稳稳地,一是因为他做事素来谨慎,跟曹文不同,很懂的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二是因为他后台硬。

    可后台再硬,曹文和曹安接连倒台也实在足够让他害怕了。

    现在曹安传出来的消息更是让他紧张得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眼下曹安和曹文的罪名如同滚雪球似地越滚越大,很可能是要一蹶不振了,这个时候,曹安还要他去传递消息,他其实有些不愿意的。

    可是他又不能不愿意-----他现在固然是没被牵扯进去,可是如果他不按照曹安说的去做,别看曹安现在还在狱中,可也多的是法子整死他,开口咬他下水就足够让他喝一壶了。

    他叹口气,终究还是在天黑以后静悄悄的出了门,左拐右拐之后混在最后一拨出城的人里头出了城。

    小屋那里是不能去了。

    现在是多事之秋,他很谨慎的几乎绕到了半夜,才终于在一片静寂中摸进了一户民宅。

    外头是民宅,里头却别有洞天,他对了个暗号,很快里头那重门也开了,他被人引着进了门,等了大约半个多时辰,才终于等到了人出来,连忙立起了身子,低眉顺眼的行了礼。

    上首的人仿佛心情不是很好,阴阳怪气的冷笑了一声:“还有脸来?”

    黄俊心里骂娘,这些阉贼们个顶个的难伺候,一个个的没了子孙根所以变态的很,不过他从前跟着曹文的,在曹安手底下都讨过好,对待眼前的人也就摸到了些相处的门道,越发的卑躬屈膝:“曹公公让我给您带个话......”

    他一面说,一面大着胆子直起了腰,看了上头的人一眼,又垂下头说:“曹公公说,此事大有蹊跷,不是他办事不力,而是背后有人算计......”

    上头静默了半响,又忽而语气不明的问:“他想说什么?”

    黄俊越发的低眉顺眼:“曹公公说,此事坏在林三少身上。之前曹公公曾经跟主子说过的,杨怀之子杨庆和不见了,曹同知还特意领着人查过......现在曹公公怀疑,杨庆和是落在了林三少手里。而林三少同临江王府的关系......”

    屋子里一时连空气都似乎静止了。

    黄俊硬着头皮说下去:“曹公公的意思,当年的事,恐怕还是要被牵扯出来.....”

    埋一颗钉子不容易,尤其这颗钉子还是天子近臣,是贴身伺候隆庆帝,能跟隆庆帝说的上话的太监。

    可现在这颗钉子眼看着是救不得了,肯定是废棋一颗......

    就算是真的如同曹安说的那样,背后的人并不止是针对曹安,那又怎么样?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