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四十三·怂恿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她轻轻巧巧就说曹家会很快露出马脚,沈琛倒是盯着她看,半响以后才闭着眼睛敲了敲旁边桌子:“你就这么肯定曹家跟我家当年的事有关?”

    沈琛肯帮她,无非为的就是曹家背后的人可能跟陷害平西侯的是同一批的,他为了报仇,当然一丝一毫的希望都不肯放弃的。

    当然,他也不是傻子,就凭着卫安送来一个杨庆和就决意跟着她的计划走。

    他只是到如今都没法忘记那个奇怪又诡异的梦境罢了。

    那个梦境里,已经成了妇人的卫安心狠手辣,且她是知道平西侯死的真相的。

    不管怎么样,沈琛觉得自己的梦境和卫安的表现相结合起来,实在有些像是神灵显灵了。

    卫安不用想也知道沈琛的为难。

    虽然临江王对沈琛看的如同亲生,可那也只是如同而已,寻常人家的亲生兄弟尚且能为了家产反目成仇,何况是天家?

    沈琛过的向来不是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容易的。

    可是就算是这样,沈琛在上一世最后,也良心发现了一回,说是可以帮她远走高飞,隐姓埋名。

    她想起往事,目光里的温和全数褪去,转换成蚀骨的冷意,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忽而抬高了音量斩钉截铁的道:“我保证您不是在做无用功,曹家不会是无辜的,他们肯定沾了平西侯的血,吃了人血馒头......”

    沈琛于是不再废话,站起身来预备往外走。

    卫安却出声又喊住了他,等他看过来,迟疑了片刻忽而低头:“还想再跟您做个交易。”她说:“如果这回您在曹文那里审出了什么,确定我说的是对的。能不能帮我个忙?”

    沈琛不置可否,双手负在身后,飞快的下楼去了。

    素萍和纹绣随后就进来,看她仍旧镇定才松了口气,问她:“姑娘,我们回去吗?”

    “不。”卫安笑了笑,一双眼睛实在亮的出奇,竟然叫人不敢逼视:“我们去一个地方。”

    卫安去的地方是西城菜市口,这附近脏兮兮的,鱼龙混杂,并不是什么好去处,素萍和纹绣打扮成小厮跟在打扮成一个小童的卫安身边,只觉得手心都在出汗,跟着卫安左拐右拐的,终于在一处低矮的房屋之前停了下来。

    她们才来京城不久,对京城并不熟悉,可这也不妨碍她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忧心忡忡的问卫安:“姑娘,这地方阿臜......”

    她这话才说完不久,屋门自里头打开,一个头上缠着头巾,瘦的有些脱了形的妇人就摇摇晃晃的端着一盆子衣服要出门,跟她们正碰了个正着。

    这妇人穿着宽大的跟她的身材完全不匹配的衣服,越发显得枯瘦可怖,素萍看着她骷髅一样的手指,竟然觉得有些发怵,往后头瞥了卫安一眼。

    也就是这个时候,妇人已经反应过来了,放下了木盆,回身把门拉上,又上了锁,越过了卫安她们要往外头去。

    一直像是个木头人的卫安终于在这时开了口喊住了那人:“齐姑娘,你这么走了,如果出点什么事,里头的小公子才两岁多,恐怕跑也来不及吧?”

    对上那妇人猛地转过来的恶狠狠的眼神,卫安却反而还笑了。

    她上一世前半生都过的荒唐可笑,很多事都不知道,可是总有些事实在闹的太厉害了是她知道的,譬如就说现在她面前的这个人。

    她就知道这位齐姑娘是朱芳的青梅竹马,是朱芳的外室,还给朱芳生了个儿子。

    好的时候,听说朱芳也曾给她一掷千金,帮她在临安侯府对面的街上租了一座院子金屋藏娇,还许诺她,日后一定让她入主平阳侯府。

    这些都是齐姑娘生的那个儿子成年以后闹出来的事,在京城闹的沸沸扬扬无人不知。

    状元郎出息以后替母抱不平,谴责亲父禽兽行的故事比话本子上写的故事还要有趣,不知道多受人喜欢,很快就传遍了京城。

    卫安也因此得知很多事情,比如当年朱芳看重的是齐姑娘父亲曾经在兵部武库司当员外郎,对于冶炼极为擅长,且有许多冶炼秘方,因此才对齐姑娘虚已委蛇。

    只是后来铁矿归了朱家,齐姑娘父亲却没在朱家发光发热,不知道朱家给弄到哪里去了,而新鲜劲过去了之后,朱芳渐渐的就对齐姑娘冷淡起来,这一两年来更是把她弃如弊履,齐姑娘才沦落成如今这副模样。

    齐姑娘猛地转过头来,盯着卫安看了半响,声音沙哑的开口:“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卫安不说话,目光落在那把锁上,然后才问:“进去再说如何?”

    齐姑娘目光变幻,许久之后才一步一步挪过来开了锁,放她们进去。

    卫安越过晾晒衣服的竹竿架,目不斜视的进了屋,立在堂中也就不动了,转过身来看着后头才进来,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齐姑娘:“齐姑娘在替别人浆洗衣裳赚银子?”

    她笑了笑,很是心疼的样子:“堂堂五品员外郎的亲生女儿,千金小姐,竟然要沦落成靠浆洗补贴家用,朱芳这人,可真是不怎么样。”

    齐姑娘似是惊讶极了,猛地抬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目光像是要吃人。

    眼前的小姑娘看上去最多不过十岁左右的年纪,身高也算不得有多高,可身上的气势却实在让人有些不可逼视,齐姑娘没来由的觉得自己矮了一截,嘴唇动了又动,却终究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她想问的实在太多了,可是事到临头,竟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该怎么问。

    她跟朱芳有关系的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可是眼前的小姑娘却一副知道的很是清楚的模样,她心中警惕,终于吞了口口水,声音嘶哑的开了口:“你到底想问什么?!”

    或许是屋里多了人也多了响动,把隔壁炕上躺着的小孩子惊着了,齐薇的话音刚落,一墙之隔的炕上忽然猛地传来了一阵响亮的婴儿啼哭声。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