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三十八·教训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郑王之所以不被人忌惮,最主要还是因为他在众藩王里头,是最斯文的一个,其他藩王们可都是打过鞑子平过叛乱的。

    曹文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可是他没料到,郑王竟然有那么大的胆子,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就朝他这个方向撞了过来。

    看不看得起郑王是一回事,郑王如果死在了他手里,那可就又是另一回事了,他气急败坏骂了一声,连忙收力,往旁边倒了一倒,差点儿闪着了腰。

    可这下子场面却已经僵住了,他若是不继续对卫老太太下死手,那就是他心虚,可若是他继续,那藐视宗亲这一条罪名可就怎么都洗不清了。

    他心里恨郑王简直恨得牙痒痒,不知道这个王爷究竟是发了什么疯。

    这个时候,远处另一队他向来最讨厌的锦衣卫竟然成了他的救星,他看了一眼缓缓到了跟前的林三少,一边活动手腕一边笑:“王爷这可真是......您对卫老太太这样情深意重,倒是叫人感动。”

    不管哪句话都是要把卫老太太带进坑里。

    卫安听外头动静,知道林三少来了,也紧跟着松了一口气,曹文是没把郑王放在眼里的,她都知道。

    林三少可没有跟他虚已委蛇的心情,两下下了马,先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马车,然后才把目光放在曹文身上:“曹大人好兴致,也好大的胆子。”

    他向来是不爱笑的,此刻也一样神情淡淡的没什么表情,却让人觉得压力倍增:“我记得圣上让您在家里反省思过,这思过才多少天?怎么,逼死了荣昌侯才几天?这就忍不住了,还想再逼死一个?!”

    有时候不咬人的狗咬人才最疼,曹文咬着牙扯出一个笑来:“林三少这话说的可真是让人面上难堪,荣昌侯死了,怎么怪的上我?现在案子还在审,还没审出个定论来,圣上都没有治我的罪,怎么,你空口白牙上下牙齿一碰,就定我的罪了?你原来比圣上还厉害些!”

    这些人扯皮,卫老太太不爱听,她扯了帘子,冷冷的看着曹文:“原来曹大人是该在家里静思己过的,既然如此,不知道曹大人怎么忽然领着人朝我发难?怎么,真的要逼死我吗?!”

    林三少不紧不慢的接话:“不仅好兴致,当街拦临江王的客人,竟然还这样大的胆子,胆敢对王爷不敬......”

    他淡淡的哼了一声:“曹大人原来比宗亲还尊贵。你这样胆大妄为,还敢对监审冯家的郑王爷不敬,难道是想着毁灭罪证?”

    林三少给人扣帽子的功夫一流,毕竟是出身锦衣卫的,他身边的人也一点儿都不比他差,严肃的同林三少说:“属下还瞧见曹大人对郑王爷亮了兵刃了......”

    曹文被挤兑的没有开口的机会,看看郑王又看看林三少,竟然很下不了台。

    可是心里却越发疑惑。

    林三少从通州开始就好像是在替卫家解围了......

    这些人......

    他目光渐渐从愤怒变得平静,等到最后,轻飘飘的往地上看:“三少可别给我扣这个帽子,我不过是办案罢了,你办你荣昌侯的案子,我办我云南的案子,各不相干。要说我为了私仇,这就更显得可笑了,卫家可没什么得罪我的地方。自然是我那里有了线索,才来抓的人。”

    林三少哦了一声:“既然有线索,那我倒是阻了您的事了......原来是云南的案子,可我听说,云南的案子也不归您管,是三司会审......”

    曹文终于没了话说,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纵马而去。

    三老爷到此才觉得捡回了一条命,汗流浃背的朝郑王道谢。

    卫老太太冷冷的瞥了郑王一眼,面无表情的放了帘子。

    郑王的目光黏在帘子上,他什么也看不见,可是却这样想看见。

    那是鱼幼跟他的女儿,不知道长得更像谁一些......

    卫玉攸也抚着胸口犹自回不过神来,扯着三夫人的袖子,乖乖窝在她怀里,有气无力的问:“娘,这是怎么回事......”

    她还是个小孩子呢,什么都不懂,三夫人连忙抱着她轻声哄。

    卫玉攸害怕完了,却又觉得惊喜:“哎呀,那位三少爷实在太厉害了......”

    不厉害的话,怎么可能和曹文分庭抗礼,又怎么把庆和伯夫人逼得几乎没地方立足?三夫人也跟着叹了一声。

    郑王却已经回过神来了,冲三老爷摇了摇头:“曹文该在家里禁足的,却出了门找人麻烦,于情于理,本王都该管一管。”

    大家却都知道这是托词。

    郑王管什么?他伸了手,在隆庆帝那里就该碍眼了,不管后来怎么解释,隆庆帝都会嫌碍眼。

    卫安有些疑惑,郑王好像并没有老太太形容的那样薄情寡义......

    林三少让人退下,目光也在帘子上停了片刻,又看了后头的马车一眼,这才让人放行。

    自然有人去禀报曹文,曹文已经气的把练武的木头桩子都砍得七零八碎,狰狞的看着地上碎屑,眼里酝酿着狂风暴雨。

    林三少仗着淑妃,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每次都是他坏事。

    可是这世上的事就没有这么巧的。

    他目光变了变,进书房换了件衣裳,紧跟着去找自己叔叔讨主意。

    曹安可比他清醒的多,听他说完就狠狠甩了他一个耳光,骂了一句蠢货,然后才道:“你傻了?!就算拦人,也不该在大街上拦,就算拦了,碰见郑王也该收手了。郑王出声解围,你就已经赢了!蠢货!”

    不管卫老太太到底是不是跟杨庆和的失踪有关,跟郑王扯上关系,就已经足够做文章了。

    偏偏曹安这么蠢,还要多此一举为难人,到现在把事情给弄成了一团乱,就算是罗织罪名,也没那样有说服力了-----人家郑王大可跟林三少说的那样,是因为冯家的事才招致的曹文报复。

    他冷静下来,又心疼起侄子受的委屈来,冷声吩咐:“去,让人再去通州,把你说的那个庄头抓起来,没事,审一审也就有事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