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三十三·王爷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卫老太太最终还是半点情面也没留,见刘嬷嬷仍旧一副为难的样子,冷笑一声看着她:“有什么事,让他自己来跟我说。”

    刘嬷嬷只好陪笑摇头,等出了门在三夫人那里侯上些时候交了对牌,打听了卫安已经回房,却又去了卫安的东厢房求见。

    汪嬷嬷如今对卫阳清和长宁郡主都起了戒心,不由劝卫安:“还是不见罢?谁知道她们又想做些什么呢.......”

    上次都能撺掇着庄奉做出退婚还给卫安没脸的事来,汪嬷嬷对长宁郡主到底对卫安有几分真心,已经看的很清楚了。

    她们之前不闻不问的,恨不得卫安自生自灭死了算了,现在却忽然这么关心起来,想要不叫人多想也难。

    “让她进来吧。”卫安摇摇头,低声安慰汪嬷嬷:“她既然单独求见我,就肯定是有不能对老太太的话要跟我说的。”

    长宁郡主不是她的母亲,对她又没有养育之恩,她自然不必对她太过放在心上,可是卫阳清不同,他到底是她父亲。

    一个孝字压下来,就能压死人的,所以卫阳清这么多年了仍旧在南昌府知府的位置上没有动弹,考核再怎么好也仍旧无法升官,就是这个道理。

    她作为女子,这个世道对她的苛责只会更加厉害。

    再还没有能跟卫阳清彻底对着干的势力之前,最好还是不要跟他闹的太僵。

    汪嬷嬷有些不甘心,咬咬牙,又知道卫安说的话有道理,嗯了一声,到底出去帮她请刘嬷嬷进来了。

    刘嬷嬷一进门就先笑,倒是并没有仗着是卫阳清的亲信就流露出什么对卫安的轻视来,请了安,等卫安让她坐,她也没敢坐,实在挨不过了,才欠着身子沾了一点儿椅子,轻声问卫安:“七小姐是怎么想的呢?”

    她补充道:“五老爷的意思,是您少失父母教养,他心里每每想到就觉过意不去,因此.....想把您接到身边去教养,这对您以后也是好的......”

    卫安没说话,垂头看了看自己的指甲,过了一会儿才道:“父亲让你单独来见我,大约是有话告诉我吧?嬷嬷不如直说,诸如什么父女亲情之类的话,就不用多说了,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到底心里还是有怨气的,刘嬷嬷心里叹了口气,却又觉得卫安已经极其克制,知道对一个小孩子来说,已经不能再做的更好了,心里先信了几分她变了的话来,态度也更加恭谨:“不瞒您说,五老爷的确是有话让我单独带给您。”

    “五老爷的意思,如果老太太执意不肯让您去的话,他想叫您跟老太太说一说......”刘嬷嬷双手垂放在双膝之上:“有句话是做奴婢的僭越了,到底五老爷是您的生身父亲,他没有不为您好的.....”

    卫阳清对于要她去南昌的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决,或者不能说前所未有,因为前世好似卫阳清也是一力要她去南昌......

    她心里狐疑,不明白为什么卫阳清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忽然催促的这么急,就看着刘嬷嬷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父亲忽然这么急起来?您也看见老太太的态度了,若是没有个合适的由头,想必是不会放我的。不如您跟我透个底,我心里也好有些计较。”

    还真是个多心又谨慎的,刘嬷嬷仍旧不敢看她,话却说的快了些:“五老爷是想着,您总是这样跟郡主疏远也不是个事儿......”

    没说实话,卫阳清根本不会担心这些问题,卫安心里下了决定,笑着问她:“父亲的意思,是让我非去不可吗?”

    刘嬷嬷不置可否,话说的滴水不漏:“您能去,父女能团聚共享天伦,那自然是好的。五老爷的意思,不止想把您接过去,等再过些日子,他回京城述职,若是不能调回京师,自然也要请老太太去任上奉养的。”

    连卫老太太也包括了进去,卫阳清好像真的是很急啊。

    可是他急什么呢?

    卫安想起当初从他书房偷出来的那些书信,总觉得卫阳清也有些叫人看不透,顿了顿才道:“您知道,我是小辈,做不了老太太的主。可是我尽量劝一劝老太太就是了。”

    本来父女情份根本就没什么,刘嬷嬷觉得她的反应在预料之内,便应了一声退出去了。

    卫安这才起身理了理衣裳,又往老太太房里去。

    卫老太太已经午睡醒了,见了卫安,先问她:“刘嬷嬷找你去了?”

    这些事是瞒不住的,卫安也没想着要瞒着,嗯了一声,把她问刘嬷嬷的话也说了。

    卫老太太就若有所思。

    卫阳清的确是有些太急了一点,好像巴不得她们离开京城似地。

    只是这念头也不过稍稍在心里过了一遍而已,卫老太太不大愿意想他的事儿,嗤笑了一声摇头,跟卫安说:“还有件事要跟你说上一声,你舅舅那边也出事了。”

    卫安愣了片刻才想起卫老太太说的舅舅是镇南王,瞪大了眼睛。

    一直伺候在旁边的花嬷嬷低声道:“听说是被参了一本,说他宽纵手下,以至于手底下的士兵将神机营的火铳拿出去变卖了。”

    这把火真是越烧越旺了。

    卫安沉默了片刻才低头问卫老太太:“祖母,您觉得扶持曹安到处乱咬的人究竟是谁呢?”

    卫安知道临江王不可能,是因为上一世曹安就是被沈琛给弄死的,曹安也的确是把临江王府给逼得没路走了几乎。

    可是卫老太太又是怎么确定的呢?

    卫安总觉得她大约还是跟临江王有什么非同一般的默契。

    “就像是你说的,如果连三皇子都倒了,那凭现在圣上的身子,他未必能再生出皇子来了,就算能生,一个幼儿跟那些已经极尽煊赫的藩王们比起来,又有什么优势?幕后的人这么大手笔,所图自然巨大,总不过就是那几位罢了。”

    -----今天下午又去医院了,先交了做胃镜的钱,这几天总觉得有东西堵在胸口到喉咙的地方,吞不下去,去看耳鼻喉科说喉咙没事,查胃,一下子就惊悚了,去年查过,当时说浅表有炎症,不知道这回会不会查出什么问题来。害怕。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