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三十一·重逢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算起来,她跟义兄也算是相识于微时了,她上一世做的坏事很多,好事却很少,很少的一件里头就包括去南昌的路上曾经救过一个比她大几岁的少年。

    那时候她们的马车坏了,管事去前头寻驿站,路逢大雨,剩下的人簇拥着她去破庙躲避,却正好遇上一个被人追赶的少年。

    她已经忘记那个时候为什么会伸手了,反正救了他,又让人给了他一些银子。

    很多时候她都想,其实她并没有替谢良成做什么,可谢良成却义无反顾的成了她手里的一把刀,要不是谢良成,她或许也能扳倒靖安侯府和安和公主,可却绝不是以那样惨烈且叫她们绝望的方式,能给她们的教训也就小的多了......

    林管事见她没有反应,立了片刻等了等,才轻轻咳嗽了一声:“七小姐?”

    卫安这才彻底反应过来,点点头问他:“人呢?”

    林管事忙道:“您曾经交代过的,若是来了人,先得见过您才行,我就自作主张把人给领回来了,正在外头候着......”

    卫老太太之前并没太过细问,知道卫七既然这样重视,总有她的道理,到了现在才神情怔忡的问:“谢良成?”

    林管事看了她一眼,想了想才点头:“是,那位公子说自己叫谢良成的,跟七小姐说的对的上。”

    天底下姓谢的多了去了,可卫老太太觉得,不是哪个姓谢的都能得到卫安这样的重视,她看卫安一眼,若有所思的问:“你之前说的模模糊糊的,荆西谢家......我记得荆西谢家虽是大族,可是嫡支却是极少的,可是现在听这名字,好像又有些熟悉?”

    可是荆西谢家嫡支的人又怎么能跟卫安扯得上关系?这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人。

    卫安却笑了,挽着卫老太太的胳膊应了一声是,又补充道:“是荆西谢家族长的第三子,现任宛平知县的谢大人的嫡长子谢良成。”

    卫老太太心里疑惑更多:“我还以为是你在通州听说是谢氏的人所以才伸援手,可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3.”

    卫安老实的点头,把早已准备好的说辞告诉卫老太太:“就是因为知道是荆西谢氏的嫡支,所以我才这样重视这个小公子。我只是想着.....多结个善缘总是好的。”

    卫老太太看她一眼,总算仍旧什么都没再问。

    卫安明显不想说实话,既然如此,问了也是白问,她冲卫安点点头:“既然如此,也别让人家等久了,你快去吧。”顿了顿又想起什么,叮嘱她:“若是谢家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就让小公子多待几天也无妨。”

    这哪里像是什么都不知道,分明是已经查过宛平的谢知县了,卫安起身应是,跟着林管事出去,在花厅门口站了半天也没动弹。

    近乡情怯,大约说的就是她此时的心境吧。

    上一世是同是天涯沦落人,所以互相扶持一路走到最后,可是这一世却是她插手以后所以才有的接触的机缘,也不知道这一世她们的关系又会走到哪一步。

    她踌躇片刻才上了台阶,隔着花厅里摆放的一架屏风,看见了穿着一身玉色衣袍的谢良成。

    她还记得谢氏的风骨,这些传承了几百年的望族的人就算是境遇差到了泥土里,也总要维持风骨和气度,就像上一世她遇见谢良成的时候,境遇已经糟糕到了极点,可谢良成依旧收拾的干净爽利一尘不染。

    现如今的谢良成也是一样,他应该是为了找弟弟已经许久没休息了,面上有遮掩不住的憔悴和疲惫,可是精神却是极好的,礼数也极足,一回头看见进来的是个小姑娘,先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照旧周到的道了谢,而后才道:“多谢府上援手之情.......”

    虽然他刚才一瞥之下,知道面前的是个很小的姑娘,可是照旧不敢抬头,很是诚恳的道:“不知道姑娘能否引在下见定北侯夫人一面......”

    卫安站在原地没动,隔了一会儿才摇头:“您不必见我祖母,人是我救的。所以林管事才直接带您来了这里,却从角门进的府,也没引您去外院拜见长辈。”

    谢良成其实进了内院就发觉不对,只是他也多少知道定北侯府情况特殊,因此还以为是老太太帮的忙,再怎么也没想到竟是一个小姑娘这么厉害,不由就立即抬起了头。

    卫安眼睛亮晶晶的,很努力的维持冷静和镇定看着他:“其实我也是故意的......”

    谢良成盯着她看一眼,心里把她的话过了好几遍,可是怎么也想不到怎么也挨不着边的人,为什么会刻意伸手救人,因此也就等着她自己把话接下去。

    卫安让林管事请他坐了,又告诉林管事:“您出去一趟,给我准备些东西,我下午的时候要出门,这里有汪嬷嬷和素萍伺候就行了。”

    汪嬷嬷也是老嬷嬷了,卫安年纪又太小,倒是不用担心闹出事来,且卫安现在显然是在下命令,林管事知机的应是,笑着退下去了。

    卫安这才斟酌了片刻,告诉谢良成:“坦白告诉您,我是在通州听说了一件事,所以才知道您弟弟走丢了......”

    谢良成一直把这件事当是个意外,而且弟弟丢了,父亲又正倒霉,他急着找人,实在没心思把事情往别处想,听卫安这么说,眉毛就几不可见的皱了皱。

    相处多年,卫安已经很知道他的一些小动作代表了什么心情,略微笑一笑,什么也没说,低声问谢良成:“您知道伯父为什么下的锦衣狱吗?”

    这下谢良成就更觉得眼前的人有些莫名,可是神情却仍旧很平静的看了她一眼:“家父御下不严,因此让逃犯逃脱.....”

    “是御下不严,还是怀璧其罪?”卫安看他一眼,直截了当的说:“是不是真的御下不严,您当真不清楚吗?”

    -----更的有些晚了,抱歉抱歉,今天只能两更啦~~~~~~等明后天看情况会加更的,爱你们么么哒。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