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五十三·果断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郑王若有所思,问他:“你打算引蛇出洞?”

    沈琛给郑王倒了杯茶,这事儿也并没什么可瞒的,便干脆的点了点头:“若真是他,他总要去给谢二老爷报信的,等到他一给谢二老爷报信”

    郑王笑了笑,伸手接了沈琛递过来的茶就摇头:“你们啊,仗着自己聪明就以为自己无往不利了还是怎么着?”

    他顿了顿,见沈琛抬头仔细听,便道:“你想想看,谢二老爷派的人,从头到尾,哪一方是知道另一方的存在的?他做事这么谨慎,你怎么确定他除了金源没有别的消息渠道了?又怎么确定金源就是一路铺排山贼进京的那个人?”

    这就是谢二老爷用人的精明之处,他每个环节都安排了不同的人,每个环节上的人除了他们负责的那个环节不再参与任何一个环节,这样的话,到时候就算是攀咬,没到跟他最亲密的那一个环节,也不能把他给牵扯进来。

    这样谨慎且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哪里会那么容易留下把柄给人抓?

    沈琛被他说的一凛。

    他只是顺着死士的线索查了下去,竟忘了谢二老爷是个惯于狡兔三窟的老狐狸。

    可是若是这样的话,那谢二老爷背后的人就更值得深究了。

    到底是谁有这样的能耐,在京城里竟还能有这么多人支援?

    他咳嗽了一声,很是疑惑不解。

    郑王放了手里的杯子,便道:“不过现在能做的事也不多了,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金源既然能替谢二老爷使唤动那些死士,说明也是个了不得的。哪怕他知道的有限,也是知道事的,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的确是个法子。”

    沈琛嗯了一声,轻声道:“谢二老爷是个为了报仇极为偏执的人,不能动他,那卫七可能就会有麻烦”

    毕竟两次救了谢良成和谢良清的都是她。

    恐怕现在在谢二老爷眼里,卫安跟谢三老爷一家子的地位也差不多的讨他厌恶了。

    郑王倚在太师椅里,冷冷哼笑了一声。

    他冷笑着道:“我听说了。”

    他直言不讳:“你们查到的东西,我基本上也都查到了,不仅如此,还发现了些更有趣的东西。”

    郑王如今是隆庆帝跟前的红人,隆庆帝如今有心要抬举他,他便显得炙手可热,做事比从前方便许多。

    沈琛见他这么说,便问:“您还发现了什么?”

    “挺好玩儿的。”郑王若有所思的笑了:“之前你跟林三少都查到了平安镖局的事儿了,我也就顺着这条线查了查”

    郑王面上带着嘲笑和难以言喻的不屑:“平安镖局做的是什么生意你知道吗?他们打着押镖的旗号吞人财物你估计知道了,可你恐怕不知道,最近他们的胃口越来越大,连马匹也开始走私了。”

    他说的马匹不是普通的马匹,沈琛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您的意思是,他们竟然敢私贩战马?”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们给鞑靼输送战马,那简直是死不足惜!

    可是谢二老爷是疯了吗?

    他为什么要做这种足可灭九族的事?

    戏弄谢三老爷,不择手段的想要将三老爷一家赶尽杀绝,都还能以他想报仇当解释,可是走私养死士,就全然不是这样了。

    “是啊,玩儿的可真够大的。”郑王始终没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好似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他给他父亲结庐守孝三年,可是这三年里,除了谢大老爷和他的亲信,传闻中他谁都不见,说是这样才够诚心。挺巧的,我查到鞑靼开始频繁朝我们大同等地发动攻击挑衅,也是在三年之前。”

    沈琛便细细的想了一遍,最终还是将私下里跟卫安和林三少讨论过的话问了出口:“您疑心他是跟楚王有关?”

    如果朝中还有人能训练死士的话,且把局铺的那么大的话,只剩下死去的楚王了。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之前谢二老爷沉寂了一段日子。

    楚王出了事,他总要避避风头。

    可是楚王出事他倒台,还能接过楚王手里的人继续用?

    那他是有多能耐?

    沈琛想的有些头痛,抿了抿唇问他:“那现在该怎么办?”

    郑王来总不是真的为了跟他寒暄的。一来又说了这么多谢二老爷的事,肯定是为了谢二老爷的事而来。

    郑王端起茶喝了一口,轻声道:“也没什么,先给他一个教训。”

    他笑了笑:“既然他这么能耐,自以为无所不能,就先斩断他的一只手。金源既然能使唤死士,说明至少不是个普通的小喽啰。先寻个由头把金源给端了,再想下一步。”

    他道:“而且这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我们也不宜管的过多。给他一点教训看他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知难而退,若是他还不知道,便又再另说了。”

    得罪这么一个疯子显然是很不明智的。

    不过得罪都得罪了,除了面对也没别的法子。

    沈琛彻底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低声应是。

    郑王便又转过头问他:“听说永和公主明天也要来?”

    平西侯府明天要重新在祠堂上香烛等物,沈琛相当于要正式认祖归宗,隆庆帝早允许了他大肆操办。

    还下了金口让王公大臣都前往道贺。

    郑王也是要来的。

    公主们也都知会过会出宫赴宴。

    沈琛嗯了一声,知道郑王的意思,皱了皱眉:“我跟圣上说过了,年纪还小,不想家事,可是圣上似乎并不肯听。”

    “你不想娶永和公主?”郑王端详着他问了一句,又似笑非笑的道:“当驸马有什么不好?永和公主还那样受宠。”

    这是在试探自己吗?

    沈琛敏锐的察觉出来,很是实在的摇头:“舅舅您难道还不知道我?我娶谁都不会娶公主,何况”

    他看了郑王一眼,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才道:“婚姻大事,我要仔细考虑,得娶一个自己喜欢的才好。”

    ----四更送上,有点不舒服,好像要感冒了,先撤啦,爱大家么么哒。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