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四十七·见效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瑜侧妃是惯会讨好沈琛的。

    临江王妃哂笑了一声,随即又沉默下来。

    楚景吾说的是,瑜侧妃那里都已经做出了表示了,她这个正经舅母之前还抚养过沈琛十几年,竟然没一点儿表示,怎么都会惹来口舌非议。

    她揉了揉眉心,淡淡的说了声知道了,又道:“你过去跟你二哥说一声,如今都已经眼看着就要过年了,他一个人呆在那边府里冷冷清清的,一家子骨肉,难不成就闹的老死不相往来了不成?让他回来过年罢。”

    年二十之后,基本上各家各户的宴会就都断了,总要等到正月里才有宴会了,隆庆帝准许沈琛热闹几日,眼看着也就是这几天,那位沈家的姑太太虽然年老,可是总有些事情怕是顾及不到的。

    临江王妃便又叮嘱楚景吾:“若是那位姑太太愿意,请她也一同来。”

    楚景吾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能维持面上的平和也是好的。

    他知道沈琛的脾气,从始至终他就没有生过临江王妃的气,只是临江王妃自己心里过不去而已,她既然愿意递个梯子,沈琛也不会拂了她的脸面。

    他答应下来,见临江王妃乏了,便告退出来,正巧又碰见-金嬷嬷回来,便停下跟金嬷嬷打了声招呼。

    金嬷嬷是伺候临江王妃的老人,她也很喜欢沈琛,待沈琛很好,楚景吾很尊敬她,免了金嬷嬷的礼,就笑着问她:“您这是去了哪儿?我在母妃这里半天了,也没看见您,正想问您呢。”

    金嬷嬷笑出了一脸的皱纹,慈爱的问了楚景吾要出门往沈琛那儿去,就连忙叮嘱他:“您跟侯爷说,让他可不兴总往外头跑了,一个人顶门立户了,就得立起来。”

    她就是那个在临江王妃刚生产后就被临江王调给了长乐公主用的老嬷嬷,这么些年,面上她不敢怎么表露出来,可是私底下是真的很关心沈琛的。

    楚景吾叹了一声气,说了声知道了。

    金嬷嬷这才说起刚才出去是为了送长安长公主府的老嬷嬷:“是过来送年礼的,成了亲家了,自然该当正经的亲戚走动。今年她们送的礼极丰厚,我正要去问明王妃如何回礼。”

    又说今年的小年请了长安长公主和仙容县主她们一同过:“世子最近也只有听见县主送东西过来才有些生机,王妃如今可喜欢县主呢,你跟侯爷可不能再跟从前似地那样把县主当妹妹玩闹了,人家日后是嫂子了。”

    楚景吾哦了一声。

    又觉得有些奇怪。

    这门亲事虽然是无奈之下最好的选择了,可是他看楚景行一开始还是不大喜欢不大热衷的,怎么现在忽然变了性子了?

    难道真是在家里禁足禁的实在太无聊了,因此跟仙容县主培养起了感情?

    不过这些楚景吾也并不如何关心,楚景行能静下心来过日子也是件好事,至少不会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他出发之前照例去临江王的书房跟父亲说了一声。

    临江王听说临江王妃要让沈琛回家过年,先是一愣,而后才笑起来。

    不管真假,外人看着沈琛是分出去了,可是他心里却难受的很,只要想到沈琛一个人孤零零的过年,他心里便不是滋味。

    如今临江王妃肯开这个口,他总算觉得这些天里一直堆积在心里的郁气散去了一些,温和的交代儿子:“既然你母妃这么说,你便跟你二哥说罢。让他回来过年也好,反正都已经分出去了,偶尔回来一两趟,人家也不能说什么。”

    就算是宫里的隆庆帝也不会怀疑的。

    只是隆庆帝未必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就是,好不容易把沈琛给分出去了,现在京城又四处都有流言说是沈琛其实是被临江王妃和临江王世子逼走的,他作为一个仁慈的舅舅,大约不会放过这个施恩的机会。

    只是知道归知道,临江王总还是想着,能在他回封地之前,沈琛去福建之前,能再聚在一起过个团圆年。

    楚景吾痛快的一一都答应了,临走又有些迟疑,立住了脚回头看着父亲,似乎有话要问。

    临江王便看了他一眼,笑问:“怎么了这是?有什么话就直说,你老爹忙着呢。”

    他对小儿子向来比对大儿子的态度随意的多。

    楚景吾凑近了些,挠了挠头看着他,最后还是问出了声:“父王,上回您让瑜侧妃想法子找的那个乳娘......是不是就是如今四皇子的乳娘啊?”

    临江王拿公文的手便顿住了,抬起头来看向他:“谁告诉你的?”

    楚景吾咳嗽了一声,没被自己父亲的眼神态度吓住,顿了顿才说:“我自己看见的,前天二哥不是被召进宫里去了吗?我去宫里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四皇子又打五皇子了,就为了一只线团儿打起来的,四皇子比五皇子大一岁多呢,五皇子只知道呜呜的哭。”

    四皇子身边的乳娘就是之前他曾经见过的那个。

    临江王不置可否的扔了手里的公文在桌上,反问他:“又打了?”

    楚景吾老实的点头:“可不是,四皇子也实在太暴躁了些,我听五皇子的奶娘小声埋怨说上次吓病了才刚好,四皇子就又动上手了,似乎四皇子总是欺负五皇子。”

    在别的地方下功夫容易引起人的疑心,可是在小孩子的脾气上却很少会有人发现到什么不对的。

    小孩子们时常会因为被抢了心爱的玩具和吃食就暴怒痛哭不甘的,就算是他再愤怒大人也会给他找借口。

    从这种细微处动手脚,最难让人发现。

    何况在这个乳娘还是方皇后亲自挑中,很受方皇后信任的前提之下。

    临江王牵了牵嘴角,见楚景吾若有所悟,便伸手在他头上拍了一下:“这事儿不该你管,你就少吱声儿。做你的事去吧,不该问的事情便别问。”

    这就是不能说的意思了,楚景吾皱了皱眉头,到底什么也没说,转身出门了。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