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四十三·死士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芳菲苑里已经点上了灯,微风拂动处,四处都是晃动的各色纱灯,远远望去如同一片星海。沈琛负手立在栏杆处看着外头风景,听见动静转过头冲着卫安笑一笑:“来了?”

    卫安的头发还带着一点湿气,眼睛里也似乎笼着一层薄薄的雾,让人看不清楚她的情绪,可是声音却轻快:“谢二老爷比我们想象的恐怕还要恐怖上几分。”

    她干脆利落的在沈琛对面坐下,眉头轻蹙:“不管怎么说,谢二老爷就算是再恨谢三老爷,也不该会去专门训练一批死士吧?”

    豢养死士,这是一个天大的忌讳,也是一个莫大的罪名。

    原先的好几家勋贵,就是因为栽在了豢养死士这一点上,落得个满门灭绝的下场。

    谢二老爷已经有那么精密的计划了,为什么还要豢养死士?

    而且豢养死士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这些人一个个都以一当十,要训练出来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要耗费不知多少财力物力。

    谢二老爷是怎么做到的?

    谢家老太爷是四年前去世的在他还在世的时候,谢二老爷是不可能可以绕过谢老太爷这个掌权者去动用这么庞大数额的银两的。

    也就是说,是等谢家老太爷死之后这死士们才开始培养的

    他算计谢三老爷,好像却晚了两年。

    头两年里,他做了什么,能训练出一批死士,可以开始耍猴一样的耍着谢三老爷一家玩?

    “或者该说,他是搭上了什么人。”沈琛接过了卫安的话,同样也皱着眉头,背靠在鹅颈椅上,收回视线看着卫安:“唯一留下的那个活口,我审问过了,是真正的死士,一有机会便干脆利落的寻死。”

    临江王府也训练有这样的死士。

    只是数量有限。

    只有临江王一个人能指使的多,他和楚景吾甚至都很少见到这批人。

    可是谢二老爷竟然也有。

    这就实在是很值得推敲了。

    卫安敛容:“他们一开始不肯束手就擒,只是何胜和雪松他们都不是好对付的,他们又没退路,因此才想服毒自尽。”

    “唯一的这个活口,还是我让雪松掐住他的喉咙,让他把毒丸吐了出来,才勉强留下的。”

    怪不得会弄得一身泥泞。

    沈琛抿了抿唇轻声道:“这件事我会严查。”

    现在已经不止是谢家的恩怨牵扯上了卫安这么简单了。

    谢二老爷这么不简单难缠,他们误打误撞的得罪了他,坏了他的好事,只怕他接下来杀了他们的心都有。

    “谢二老爷的能力大的有些过分了。”卫安嗯了一声之后就道:“这个人虽然死了,可是却不是一点儿线索都没留下,他们来之前是刻意换过衣服的,换上了码头工人穿的衣裳。这些衣裳是码头上那些船总们给苦力们统一发放的,一套就要收他们二钱银子,这些人应当是跟那些苦力们买过来的。你可以让雪松去打听打听,有没有人在船工们那里买过衣服,一共十几套,也不是小数目。”

    他们要买,给的钱不会少,总会留下些痕迹。

    沈琛应是。

    外头寒枫已经敲门禀报了:“侯爷,郡主,谢公子他们来了。”

    卫安就抬起眼睛。

    前路艰险,可也幸好看得见希望。

    就如同她不知道谢家的隐秘,失了先机,可她照样把义兄他们救了下来。

    想到这里,她轻轻舒了一口气,站起来对着谢良成轻声喊:“世兄。”

    这个称呼还是之前谢良成要她喊的,他说自己没有妹妹,她救了谢良清,他从此就把她当妹妹看。

    一切都跟上一世一样。

    谢良成有些狼狈,就算是已经梳洗并且整理过了,可是这两个月的处境实在是太艰险,艰险的环境总是格外的磨人的。

    他朝卫安绽出一个笑,应了一声,将身后瑟缩的谢良清拉到跟前,耐心的指着卫安问他:“这是谁?”

    谢良成原先好不容长回去的肉已经又在这两个月的逃亡中减下去了,目光呆滞的望了卫安半响,犹豫的喊了一声姐姐。

    他心智不全,跟三四岁的孩子没什么区别,笑起来的时候眼睛清澈干净得毫无杂念。

    就算是谢三老爷的母亲有什么不对,甚至谢三老爷也间接的有不对,可是这个孩子是无辜的。

    谢二老爷竟然也下的去手。

    卫安立即应了一声,见他到了跟前就摸摸他的头。

    沈琛已经开口让他们都坐了,赵期却不敢,跪在地上跟卫安请罪、

    卫安温和的让他起来。

    谢良成是赵期的旧主,他去救谢良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而且若是没有他,恐怕谢家兄弟也未必活的下来。

    可是赵期却不起来,固执的跟卫安请罪:“属下没有知会一声就去了永州府,肯定给您带来了不少麻烦”

    卫安便直截了当的打断他,一面递给谢良清一块糯米糕,一面摇头:“我知道当时你已经发现了谢二老爷派人跟踪,不说你没有机会,恐怕你若是决定先留下来等我从普慈庵回来,才真的误了事。起来罢。”

    赵期抿了抿唇,结结实实的给卫安磕了三个头,起来立在一边等着卫安问话。

    谢良成脸色苍白,却还是硬撑着把这一路的事都告诉了卫安。

    他接到谢良清在永州府遭遇劫匪的消息便赶了过去,拿了父亲的名帖打算去永州知府处求助,谁知道他才进永州境内,就被当地的向导出卖,落在了山贼手里。

    而后他也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

    山贼们敬仰他是读书人,还让他留下来帮他们记账。

    弟弟在他们手里,他身边的下人也都不见了,他只能留在那里跟山贼们虚已委蛇。

    谁知道不过个把月的时间,这伙山贼就遭到了官府的围剿。

    山贼们四处奔逃的时候,没人顾得上他,他原本打算逃跑的,可是却被官差抓住了,又被那些被抓的山贼们指认成同伙。

    他身边之前不见的下人还出来指证他,说他就是荆西谢家三房的嫡长子谢良成。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