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二十八·看破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入夜,凤凰台人声鼎沸,歌舞升平,楼内是灯火点点,楼外是满天星辰,汉帛兴冲冲的从芳菲苑下楼,满身都是喜意。

    雪松有些摸不着头脑:“你今天押中宝啦?还是宝慧给你好脸色看了,怎么这么高兴?”

    汉帛啧了一声,背着手朝他摇摇头:“都不是,是咱们家小郡王给赏赐了,也不多,就一百两。”

    雪松瞪大了眼睛,不过随即又冷静下来----谁让汉帛赶得巧呢,正在卫七小姐答应了自家小郡王的邀约之后就来了。

    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决意不告诉汉帛他得赏赐的原因,一溜烟跑上楼去找沈琛了。

    隆庆帝原本要留沈琛住在宫里的,说是等再跟朝臣商议商议,便让他认祖归宗,可是沈琛既然是个不知人好的纨绔,自然会耐不住寂寞,在宫里安份了两天不到就跑出来了。

    雪松在门外得了允许,进门立住了脚,见沈琛面上有喜色,也忍不住跟着高兴。

    他知道沈琛只是嘴上不说,楚景行的事到底让他心里很不舒服,现在卫七小姐过来一趟就能把沈琛给逗得这样开心,他便笑:“郡王,反正您也要自立门户了,到时候您就是平西侯,不如跟寿宁郡主亲上加亲,岂不是好?”

    卫七来当他的主母也挺不错的,她又聪明又机智,最主要是对下人们也极好。

    沈琛却被说的有些发怔。

    亲上加亲?!

    不知道为什么,琢磨出这四个字的含义,他忽然觉得耳根处烧的慌,连带着心跳也有些加快了,见雪松面上还带着痴笑,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故作镇定的呵斥了一声:“胡闹!这些话也是能乱说的吗?传出去有辱卫七姑娘的名声!”

    可他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什么东西正破土而出,顽强的开始生根发芽。

    是啊。

    亲上加亲,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他的思绪一下子从这儿蹦到那儿,又从那儿蹦到这儿,正在天人交战,雪松就一脸茫然的凑近他大喊了一声。

    喊的沈琛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没好气的问他:“什么事?!”

    雪松有些无奈的瞥他一眼,垂下头小声嘟囔:“想什么呢您,想的那么入神?我都叫您好几声儿了您也没应......”见沈琛有变脸的趋势,又连忙笑:“三爷来找您来啦。”

    一般私底下的时候,他们都不叫沈琛和楚景吾郡王,以排行来区分。

    沈琛哦了一声,让雪松去把人请上来,自己靠在椅子上皱了皱眉头。

    楚景吾一进门就看见他坐在露台上发呆,不由喊了一声二哥。

    这回楚景行的事,让他觉得对不起沈琛之余,对楚景行的厌恶又更加厚了一层,这几天他连看也不想看见楚景行。

    如果不是临江王妃最近的确病的起不来床,他甚至都不想呆在家里。

    沈琛应了一声,见他耷拉着头无精打采的,便知道他是为了楚景行的事,不由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是他你是你,过去的事就别再想了。”

    等楚景吾默不作声的点了头,便问了一声:“舅母还好吗?”

    母亲这两个字是喊不出口了,可沈琛始终记得临江王妃是临江王的妻子,也是他的舅母,这么喊,也是为了让自己少一些怨恨。

    楚景吾声音放的更低了,没什么底气似地应了一声,看了沈琛一眼叹气:“她那就是心病,虽然知道你只是在皇后面前故意说狠话,可是到底还是觉得面上过不去。加上最近父王对大哥严厉了很多,她就更难受了。”

    沈琛叹了口气。

    顿了顿又笑起来:“等我去了福建,也许就好了。”0

    时间和距离或许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他见楚景吾猛地抬头,便冲楚景吾坚定的摇了摇头:“等年后我就动身去福建了,其实这样也好,呆在京城,始终尴尬。不如离得远些,也不失为解决问题的办法。”

    楚景吾知道他的意思。

    沈琛想替临江王经营好福建,好支持临江王回封地招兵买马,以后也把福建当作一条退路-----他自愿远离京城,远离权力中心,楚景行以后就可以对他少一些忌惮了。

    他说不出这样做到底有用还是没用,牵起嘴角冷笑了一声,而后见沈琛皱眉,才毫不留情的揭破了真相:“二哥,你别自己安慰自己了。他根本不是针对你,他忌惮的,是我。”

    沈琛就有些说不出话来。

    楚景吾说的是真的。

    楚景行自小最厌恶的,或许还不是他这个外来者,因为楚景行和众人都心知肚明,临江王对沈琛再好,那都是没用的,撼动不了根本-----因为沈琛终归不是临江王的血脉。

    可楚景吾却是。

    他不仅是,而且跟在临江王身边长大,因为长兄不在又是嫡出,受尽了父母的宠爱,偏偏却一点儿也没被宠坏,一路走来都有最好的师傅教导,就连打仗也来得-----当年他还跟着临江王去平乱......

    楚景行如今对沈琛做的一切,其实说到底,都是因为忌惮楚景吾。

    而沈琛又跟楚景吾亲近,又得临江王格外偏爱,所以成了楚景行发泄怒气的一个靶子。

    楚景吾能意识到这一点,沈琛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担心,犹豫片刻才道:“眼下不是起内讧的时候。”

    所以他才适可而止,只是撕下了楚景行的假面,却并不曾进一步报复。

    楚景吾也很明白这一点,他坐在沈琛对面,端起茶喝了一口,带着些怒气,也带着些压抑许久的仇恨,轻声却又坚定的看着沈琛:“二哥,若是他还死性不改......”

    如那到时候,他也不会再顾念兄弟情分。

    沈琛挑了挑眉,正不知该如何回应,外头汉帛就急匆匆的跑了上来:“郡王!宫里来了人了,安公公请您进宫去呢,让我来催您快些!”

    楚景吾心情复杂的站了起来::“二哥,应当是要你进宫去说认祖归宗的事儿的,今天都已经这么晚了.....”

    沈琛负着手笑了笑。

    以后就要一个人撑起一个家了,不过想一想,若是能有卫安作陪的话,他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