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二十六·定音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上一世的悲剧不能再重演,不论是沈琛还是谢良成,这些曾经伸手拉她一把,成全她的心意,替她复仇出过力的人,她都不会让他们再出事。

    静默了一瞬,她见沈琛和林三少之间显然有了什么默契,不再玩笑了,便问沈琛:“临江王府的事,如今怎么样了?”

    林三少挑了挑眉不着痕迹的看看她,余光扫过沈琛-----按理来说这话不是卫安该问的,毕竟那是沈琛的家事。

    她跟沈琛并没有多亲密的关系,只作为朋友问这样的话,太逾越也太失礼了。

    或者,其实他们的关系要比他想象的还要好?

    沈琛果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在卫安身边坐了下来,先给卫安换了一杯滚烫的热茶,然后才给自己也倒上,琢磨了一下就开口:“得过且过罢。”

    卫安便垂下眼睛看着自己茶杯里随着滚烫的热水浮沉舒展的茶叶,明白沈琛的意思。他毕竟是临江王教养长大的,就算是楚景行做了这样的事,他也不可能步步紧逼的要楚景行的性命。

    否则不说临江王妃一辈子恨他入骨,就是楚景吾,心里也未必就真的一点儿都不介意。

    做人何其艰难。

    可又不能说临江王妃是错了,人总是有七情六欲的,既然有,小心思便也不会少,她希望丈夫多关心亲生儿子,也不是过错。

    顿了顿,卫安端起茶杯啜了一口,想了想便问他:“可是野兽就算是被困在笼子里,笼子也不会永远能困的住他的,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沈琛顺势跟临江王府闹翻了,表面上在隆庆帝等人看来他是因为恨临江王处置不公,恨临江王妃偏心。

    可是实际上他还是想帮临江王弄银子。

    卫安不怀疑沈琛的能力,可是在弄到银子之后呢?

    不说之前还有刘必平这一场硬仗要打,就光说完成了之后,怎么面对楚景行呢?

    以后他们能不能齐心协力还两说,上一世到最后了,楚景行尚且还要借着差事清除掉沈琛,来扫清面前的障碍。

    这一世在他们的矛盾已经提前爆发的情况下,指望他变得温和,洗心革面吗?

    “你若是想指望楚景行良心发现,最后跟你兄弟和乐是不大可能的。”林三少把卫安想说的却没说出口的提醒很残忍的提了出来,转了转自己手上那枚戒指,声音坚定却冷静的说:“不如好好想想退路。”

    林三少跟沈琛是过命的交情。

    他们都自小失去了母亲,都过的不算是很如意。

    比起沈琛跟楚景吾的感情来,或许也不差到哪里去了。

    在林三少面前,也没什么好隐藏的,沈琛深深的叹了口气,嗯了一声:“父王把他身边的人都换了,最近不许他参与王府的事,他手里的那些事都给了景吾和景谙,他暂时得先忙着重新获得父王的欢心,没空理会我的。”

    他是聪明人,聪明人更会算利害,现在临江王已经面临暴怒的边缘,他不会在这个时候再冒险激怒临江王便宜楚景吾和楚景谙。

    原来沈琛一直都是知道的。

    卫安便也不再多说。

    沈琛却想知道她来找林三少是为了什么了,想了想就问她:“你是为了赵期的事吗?”

    卫安有些茫然,等回过神来才想到沈琛问的是她找林三少的原因,点了点头。,

    沈琛便有些狡黠的弯着眼睛笑了:“我来也是为了跟你说这件事的,之前我不是告诉过你让人帮你去查了吗?除了三少,我还让雪松走了一趟。”

    卫安记得,当时沈琛就主动提过要帮她查这件事,她想到什么,连忙追问:“你查到了什么?”

    “永州府在十一月底闹了一次匪患。”沈琛重新坐了下来看着卫安,片刻没有停留的把查到的东西都告诉了卫安:“那次匪患闹的很大,听说那些从江西和湖南一路流窜到永州府的那些贼匪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湖北巡抚震怒,下令永州全城戒严,令永州知府严查此案,不得怠慢。”

    贼匪......之前传回来的消息就是说谢良清遭到了贼匪,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现在又是贼匪闹事,难不成谢二老爷就是想把谢良成和谢良清他们的死栽赃到贼匪头上?这样也算得上是完成了在永州境内送他们去死的报复了。

    可是卫安又随即摇了摇头否认了自己的这个猜测。

    不会这么简单的。

    谢二老爷恐怕不仅仅是想这样。

    他对谢三老爷的恨意已经这么重,上一次尚且还要谢良清这个贵公子沦落得跟街边乞丐一样,狼狈不堪的死,在失败之后的下一次报复,怎么会这么轻易呢?

    她想了想,面色就有些变了。

    沈琛一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她猜到了,点了点头证实了她的想法。

    “那些贼匪们后来都抓到了,据他们供认,他们时常下山掳人,愿意落草的便是兄弟,不愿意落草的便就地杀了。”沈琛清了清嗓子,将声音压低了一些,仿佛是怕吓到卫安:“这个月初七,永州知府领着兵亲自围剿那群贼匪,在其中.....有已经被贼匪当作了同伙的谢家兄弟。”

    卫安不可思议的闭了闭眼睛。

    她说为什么一直没有消息传回来。

    谭喜怎么可能会料到谢家兄弟已经被山贼掳走了。

    这才是最狠的报复。

    不管谢家兄弟到底是真的被山贼劝化了还是没有,总归他们是好吃好喝的呆在山贼的地盘,跟山贼们在一起。

    他们永远也不会洗清身上这个污点了。

    “我的消息比他们的快一步,因为是雪松亲自去的,他跟永州知府的女婿有些交情。”沈琛语速加快:“所以谢家如今应该还不知情。”

    等到知情了,一切也来不及了,甚至谢三老爷自己都会被参奏,谢三老爷的名声会彻底毁了,再也不要想在官场和谢家立足。

    而谢二老爷呢?

    谢氏一族呢?

    他们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因为他们只要公开谢三老爷生母是谁的真相就好了。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