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一十二·发落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自从沈琛来了家里之后,处处都不对。

    她做什么都不对,现在连儿子做什么都不对了。

    她冷淡的看了沈琛一眼,呵的一声笑了:“王爷若是嫌我们母子碍眼,直便是,何必次次都借题发挥题大做?”

    在她看来,这是题大做。

    楚景吾失望又震惊的看了母亲一眼,实在忍不住喊了一声:“母妃!”随即便奔过去站在她旁边指着楚景行:“您在什么呢?这件事纯粹就是大哥的撕心作祟,是他自己做错了事!”

    自己做错了事,自己承担所有的后果都是应当的。

    从师傅就这么教导他们,告诉他们身份地位不同,身上承担的责任自然也就不同。

    而楚景行显然是一点都没有听进去,但凡他听进去了一点,也不会犯下这样荒谬的过错。

    临江王妃梗着脖子看着临江王,眼泪毫无预兆的啪嗒一声砸在了地上,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出来,一把推开了楚景吾,声泪俱下的哭号了一声:“到底还要还债到什么时候?!”

    她看着一屋子都愣住的人,眼泪掉的又快又急:“我们背着这个包袱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我们欠长乐什么啊?!欠了长乐什么?!就算是欠她的,这么多年也都还清了!为什么我们母妃都替她去死了,我们还要无休止的欠着她的啊?!”

    沈琛敏感的抬起头来,有些疑惑又有些茫然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就朝临江王投去疑惑的眼神。

    临江王妃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之前他们的母妃是替自己的母亲死的?

    他有些不大明白。

    临江王就看了临江王妃一眼。

    这一眼里饱含着寒气和警告,看的临江王妃坚持不住的转开了目光低声哭泣。

    可是哭归哭,委屈却还是要诉清楚的。

    临江王妃抿了抿唇,鼓足了勇气退后一步:“既然阿行他犯了这么大的过错,我这个当母亲的无法替他求情,也自知王爷绝不会姑息。”

    “可同样有些话我也想清楚,为皇家血脉正个名分。”她唇角噙着报复的快活的笑意,笑着看了面色难看的临江王一眼,毫不犹豫的转头对沈琛道:“要是真正论起来,你并不够资格喊我一声舅母,也不够资格喊王爷一声舅父。”

    她自得的看着沈琛,眼看着沈琛的面色变得难看起来,笑的更加开心了:“阿琛,你忘记了,你母亲可不是先帝的亲生女儿,诚然她是贤妃娘娘的亲外甥女,可是到底,先帝和贤妃娘娘给了她公主的一应待遇,而后贤妃娘娘更是因为你母亲而郁郁而终。你舅父这么些年来,为了你母亲做的事也足够多了!”

    这才是临江王妃一直耿耿于怀的那一点。

    临江王根本不是长乐的亲哥哥,只是表兄而已。

    哪怕是嫡亲的兄长,也没有做的这样周到的,可是临江王对长乐公主,却实在是已经周全细致到了极点。

    临江王妃压低了声音看向临江王,再看看沈琛,面含讥讽:“该做的都做了,我能做的也都做了。我一辈子被长乐压着不要紧,可你的儿子,莫非也要被长乐的儿子压着一辈子吗?!”

    她指着临江王:“你良心能安吗?!”

    这么多年的疮疤骤然被揭开,任谁都觉得难堪。

    可临江王却不动如山,站在原地看着她就像是看着一个胡闹无知的孩童,轻声问她:“你闹够了没有?”

    他不生气了,临江王妃反而跟楚景行一样觉得毛骨悚然起来,睁大了眼睛冷哼了一声,却到底不再了。

    “现在我们的不是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临江王,而后又刻意看着她,一字一顿把话的极为清楚明白:“收起你那些龌龊的想头,我今就再一遍,长乐是先帝亲封的公主,由我母妃亲自从嗷嗷待哺的婴儿到抚养长大送她出嫁,她就是我的亲妹妹无疑。以后但凡我再听见你这样的话......”

    他睥睨着她,声音冷若冰霜:“邹氏,你该知道本王是个什么样的人。”

    屋子里一时鸦雀无声,临江王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目光扫过跪在地上神情不明的楚景行,冷然道:“郑思已经处死了。”

    楚景行唰的一下抬起了头看向临江王,眼里有慌乱一闪而过。

    临江王仍旧面无表情,仿佛是在一件再不过的事:“不管他是不是按照你的授意去做的这事,他终究是办了错事。还有培明培安,身为厮却纵容你胡闹妄为,这等刁奴留在你身边也只是平白调唆坏了你,都一并处死了。”

    这是在清除他身边得用的人!

    楚景行不可置信的看着临江王。

    他明白父亲的意思,他是在用这种方式警告他惩罚他,把他身边训练有素又对他忠心耿耿的人手通通都换掉。

    这样一来,他身边甚至没有可用的人......

    临江王看他的模样就知道他明白自己是什么意思,轻轻叹了一声气负着手站在楚景行面前:“你身边也不能没有得用的人,从今开始,就让几个竹字辈的人跟着你。”

    他看着楚景行的脸色一点一点灰败下去,面不改色的补充:“还有,你手里如今正在做的那些事,通通都不必做了,专心筹备你的婚事,等到婚事过后,我和你母妃差不多也是时候回封地去,到时候你一人留在京城,什么都不做,反而不容易让人抓住把柄。”

    既然好言相劝不能起到什么效果。

    那就只能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伤痛永远是让人改过的好法子。

    临江王的话的平铺直叙,显然是早有打算,连一丝更改的余地都没有。

    他冲临江王妃扬了扬下巴:“我已经手下留情,否则就凭他做的这件事,他便不配当我的继承人。”

    这话的实在是太严重了,尤其是这话还是当着沈琛跟楚景吾,楚景行豁然抬头,眼里一片血红。

    ----好不容易才登上来,今还是先三更再晚上一更,大家圣诞快乐呀~~~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