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一十·做戏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可是楚景行却破荒的没有嫌弃跟沈琛相处的时间太长,他叹了一口气之后,苦笑着看向沈琛,轻声问他:“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从便厌恶你?”

    沈琛没有话,面上表情却有些迟疑,显然是想要知道的。

    只要他想知道,楚景行就愿意。

    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稳住沈琛,能让沈琛引起兴趣的话题是最好的了。

    他苦笑了一声:“我出生的时候,我母妃身体不好,那时候父王也刚刚到封地上,事务繁忙,且那个地方苦穷,就算是贵为藩王,可是我们的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的-----那时候父王做了什么事让皇祖父不开心了,皇祖父罚他的,让他到了那个地方。我母妃落下了一身的病,后来回了京城调养,也收效甚微。好不容易找到了医术高明治带下病的女医,后来还被父王送去给你母亲了。”

    “也因为这个,我母亲身子向来都不好,生下了阿吾之后就再怀不住孩子,月了几次之后再也无所出。”楚景行苦笑了一声:“我也不是因为这个便恨你,而是这样的不平衡自你未出身起就存在了,一直如影随形。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我永远是被忽视的那一个。就连我的亲弟弟,也亲近你甚过于亲近我为了你跟我疏远。”

    楚景行的感情真挚,一面飞速的在脑海里想对策。

    沈琛这个人看上去玩世不恭,可是却不是个没有良心的。

    至少这么多年临江王妃的情他还一直念着,何况还有楚景吾和临江王,只要他放低身段打感情牌,让沈琛心软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哪怕他心软的时间并不长。

    只要足够他做出反应就好了-----杀了沈琛灭口,让他永远都不出话。

    而到时候再把责任栽赃在刘必平身上----就是刘必平忌惮沈琛出任市舶司指挥使,所以提前杀了沈琛以绝后患。

    再不行的话......

    是郑思做的也不是不可以。

    到时候再让郑思把之前通知刘必平的事也出来,彻底以绝后患,再让郑思,是因为他走漏了消息给刘必平,沈琛想要把他交给临江王处置,所以他才起了杀心杀了沈琛灭口......

    这两个法子都显得合情合理。

    不管哪一个都可以用在沈琛身上。

    当然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先要稳住沈琛,这样才能方便下手。

    他终于把头埋在手掌心里痛哭失声:“是我的私心作祟.......”

    他已经表现的这样低声下气了,如他所预料的那般,沈琛也终于顺着他的话发问:“所以你才想出这个法子来的吗?”

    沈琛的声音显得格外的疲惫和惆怅:“你就这样恨我?”

    恨得非得把他杀了才能泄恨吗?

    他自以为他们就算不是跟楚景吾那样血脉相连,也绝不会是敌人。

    可是楚景行却毫不犹豫的拿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还不肯亲自动手,做了低刀的人。

    楚景行沉默了一瞬,又仿佛沉默了许久。

    现在稳住沈琛才是最要紧的。

    他想,也满脸苦痛的闭上了眼睛,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垂下头低声:“对不住。”

    他知道沈琛吃这一套。

    到底沈琛就是一个嘴硬心软的人,楚景行很明白这一点。

    就算是时候沈琛那时候还是之骄子受尽宠爱,显得骄矜又任性,可是从来就不会咄咄逼人,不管你得罪了他还是如何,只要肯跟他认错,他就都会原谅你。

    这是沈琛为数不多的在他眼里的优点,也是沈琛致命的死穴。

    他向来是很懂的利用别人的死穴的。

    且这个人是沈琛的话,他就更没有什么愧疚感了。

    别之前他就有借刀杀沈琛的决心,就现在沈琛握住了他的把柄,他也不得不杀了沈琛。

    他向来都是懂事的沉稳的,在父亲眼里,除了有些不待见沈琛,几乎没有别的缺点。这件事一旦被沈琛揭露出来,他难以想象到时候父亲会有多失望。

    父亲本来就跟楚景吾更亲近一些......

    可是这回他料错了自己,也料错了沈琛。

    几乎是在他的对不住脱口而出的同时,屏风便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斜阳透过窗柩照进来,四处是浮在空中微的浮沉,透过这令人有些不安的光线,楚景行赫然看见了屏风后头静坐不动,淡淡转过了头,喜怒不辨的临江王。

    中计了!

    楚景行惊愕的站起来,一脸懵的看着临江王,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反应。

    可是他脑子却已经急速的运转起来。

    从沈琛回家,从郑思失踪,从他去跟楚景吾问话再到找到这里.......都是沈琛布置好了的一个局。

    他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证据,甚至也可能没有审问郑思,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请君入瓮,让他自己把一切和盘托出。

    他不过利用了自己做贼心虚的想法,钻了空子。

    他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证据证明是他指使了人透露了消息给刘必平。

    可是自己却相当于在父亲面前什么都了......

    沈琛!

    他还没有想明白该如何应对,临江王便已经动了,几步走到他面前,面沉如水的扇了他一个耳光,低声呵斥道:“荒唐!”

    实在是荒唐。

    堂堂王府世子,竟如此没有容人之量。

    亏他还是夏松亲自教导过的王府世子。

    临江王看着楚景行慢慢垂下了头又抬了头似乎有话要,只是冷笑了一声,头也不回的吩咐玄妙:“把世子带回王府。”

    又越过了楚景行走向沈琛,神情复杂又有些愧疚的垂下头叹了口气:“你也回去一趟吧。”

    出了这样的事,他不知道以后还如何有脸去见自己的妹妹。

    她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就是沈琛这点骨血了,可是他竟然连这点骨血都险些不能替她护住......

    楚景行没有再开口,这个时候,他知道他什么都已经枉然,他只是回头看了沈琛一眼。

    ----每的更新提前到了下午了,以前的更新都太晚了。晚上还有更,大家可以期待一下,继续求订阅~~~爱你们么么哒。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