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八十二·逼急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她为彭家牺牲的不可谓不多。

    可是到头来,彭家人还是嫌少,巴不得能把她整个人甚至连带着她的儿女们都给榨的干干净净。

    当初那个彭怀,早就已经死了。

    或者说,彭怀还是那个彭怀,一直都是那个彭怀。

    她为了他忍让了这么多年,也仍旧没能在他心里进一步,比不过他的家族大计。

    二夫人闭了闭眼睛,觉得从眼睛到脑子无一不酸疼。

    外头熙熙攘攘的吵的厉害,绿芜偷偷从墙角溜进来,觑了二夫人一眼,垂下头告诉她:“二夫人,大夫人让彭嬷嬷过来请您过去......”

    彭嬷嬷带了不少人过来,都是大夫人院子里的,把二夫人院子里伺候的下人都给看管起来了。

    这分明就是强逼了,哪里是要求人办事的态度呢。

    何况办的还是那样一件事。

    王善家的都忍不住为大夫人和大老爷叹息了,这分明就是在把二夫人往绝路上逼啊,都不用她来撺掇什么了,大夫人自己这些做法就足够让人痛恨了。

    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二夫人,惊慌的哭起来:“夫人,咱们可怎么办啊夫人?!”

    二夫人眼睛空洞洞的,目光根本不看王善家的,也不看这屋子里的任何人,木木的让人去问二老爷在哪里。

    她要看看她丈夫究竟是不是当真如此绝情。

    女人就是这样,哪怕真的都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了,也总还揣着一点儿可怜的希望指望着男人会回头。

    可是男人通常就要干脆利落的多了。

    彭嬷嬷带着些怜悯的看着二夫人牵了牵嘴角:“二老爷已经出门去了,临走之前他已经交代过了,让二夫人万事都听大夫人的。”

    万事都听大夫人的。

    甚至包括听大夫人的,替她去死,替她和她的儿子去死。

    可是她欠了彭家的吗?!

    彭家要这么作践她!

    她弹了弹裙子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冷漠的朝彭嬷嬷说了个好字,便转而看着还坐在地上的王善家的,稍微放缓了语气:“哭什么?还没到哭的时候呢,起来!”

    王善家的抹着眼泪站起来,接触到二夫人的眼神,便是一愣。

    彭二夫人朝她使了个眼色,又往梳妆台上的匣子里看了一眼。

    王善家的知道那里是什么------那是她曾经偷出去给和兴又被和兴送回来了的二老爷的亲笔信。她的心噗通噗通的跳起来,半响才平复了心情朝二夫人点了点头。

    二夫人便转过头去跟彭嬷嬷说话了,而后又在绿芜的服侍下换了身衣裳,跟着她们去了大夫人的院子。

    大夫人正倚在榻上由着丫头按头。

    她头痛的厉害,见了二夫人便勉强笑了笑,让二夫人坐,而后又叹了一口气:“弟妹,这事儿我也知道是委屈你了。”

    嘴里说着委屈,可她面上却一点儿委屈了别人的意思都没有,彭凌薇还在旁边哭着帮腔,生怕二夫人不肯答应似地:“二婶娘,就当是侄女儿求您了,您向来爱护我们这些小辈的,您也不忍心看着我没了娘......”

    二夫人简直止不住的想要冷笑了。

    这两母女可当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了。

    是,她爱护小辈,所以她就要替小辈的娘去死吗?!

    那她死了,大夫人会不会看在她的面上善待她留下来的儿女呢?!

    这个人自私自利到如此地步,她还能指望的了?!

    彭凌薇跪在二夫人面前,二夫人竟然连一点儿要让她起来的意思也没有,就由着她跪在光秃秃的地板上。

    彭大夫人皱了皱眉头,使了个眼色令彭嬷嬷扶起彭凌薇,忍着气跟二夫人和颜悦色的道谢:“弟妹放心,等这件事了了,四娘那里,我一定去说。”

    二夫人的心已经彻底凉了。

    到了此刻也没什么好再装的。

    她要是没脾气,不发怒,这帮人才该觉得怪了。

    她一把将彭凌薇给推开,怒极反笑的紧紧盯着彭大夫人问:“大嫂的意思是,我还得感谢您了?”

    彭大夫人便呼喝了一声:“二弟妹!”她喊了一声,见二夫人不再开口了,才冷了脸道:“这也是为了一大家子的人着想,弟妹还是识大体些罢!”

    说到底,要人替她去死,却连一点责任都不肯担,一句好话都不肯给。

    这样的人说的话,一个字她都不信。

    她忍着气反问了一声:“若是我不识大体呢?”

    彭大夫人从榻上坐起来冷冷的看着二夫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怎么会不识大体呢?二弟妹素来最识大体了,就算不识大体,也总该为四娘想想,为小六儿和小八想想,是不是?都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大房出了什么事,别的房头莫不成能独善其身不成?”

    一句句话把人挤兑的没有地方站。

    二夫人终于不再出声,许久才长出了一口气。

    她嫁的这是什么人家?!

    外头开始下雪了,彭大夫人让彭嬷嬷送了二夫人出去,便又重新靠在榻上闭上了眼睛。

    这些事都该到此为止了。

    真是糟心的很。

    彭凌薇坐在床沿上犹自啜泣,推了推母亲轻声而又小心的问她:“娘,二婶去了,哥哥会怎么样?”

    彭大夫人不大愿意想起儿子来。

    不管怎么说,儿子总归是指证了她,把她也拉入这么两难的漩涡里。

    她揉了揉暴跳的太阳穴,声音低沉的道:“你二婶也不是傻的,让她扛她就扛吗?最后还是要推到长贵身上去的,你哥哥跟你二婶,不过就是多在里面待一阵子罢了,吃不了什么亏的。”

    所以她才能忍住不去看朝思暮想的儿子。

    总得让他多吃些苦头,他才知道错,才会好好反省。

    百善孝为先,他的孝心莫非都被他吃进狗肚子里去了?竟然连母亲也敢诬陷,哪怕真的是被屈打成招呢,大夫人也仍旧没法儿接受儿子竟然会指证自己。

    她烦躁的睡不着了,干脆便坐起来盯着外头发呆。

    不过这事儿也幸亏能了了,她盯着不远处的银杏树,想象着这事儿了了以后,卫家那帮人的惨样,总算有了些笑意。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