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二十九·阴谋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孔供奉治病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好的,卫安见谢良清仍旧闭着眼睛没有动静,收到沈琛投过来的目光,转身又往隔间走。

    沈琛坐在她对面,先问她:“你好端端的,怎么又想到救一个小孩儿?”

    卫安看着可不像是善男信女。

    卫安抬了抬眼皮,先谢他请孔供奉的事,不管怎么说,以她的身份,就算是能请来孔供奉,恐怕也已经来不及了。

    沈琛还没见过她这个样子,想了想就摇头:“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觉得你既然这样看重,总有你的用处,顺手帮一帮你罢了。”他看着卫安的脸色:“我也有话想问你,希望你看在我待你也算得上一个诚字的份上,能解一解我的疑惑。”

    卫安偏了头放了茶盏:“问我为什么出现在通州?还是问我为什么要救这个孩子?”

    沈琛看着她摇头:“都不是,就想问问,你那个丫头,到底什么来历。”

    说来说去,沈琛还是想不明白郑王究竟怎么能跟卫家扯得上关系。

    如果硬要说关系,也是有的,那就是郑王的王妃是明鱼幼,也是卫老太太的亲侄女,可是明鱼幼死了,为什么死的天下人都知道。

    郑王薄情寡义,为了明家出事就抛弃了妻子,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卫老太太更是恨郑王入骨,这么多年以来和郑王形同陌路。【愛↑去△小↓說△網w  qu 】

    可是这一次,卫家竟然却有个丫头逃跑要去见郑王,这就显得有些太奇怪了。

    而且郑王对卫七,也的确有些关心的过分了。

    卫安略笑笑就看着他:“说起来,我也真想问你这个问题。为什么她会碰上林三少,而且被林三少给带走了”

    她垂着头把玩自己手腕上带着的一只绞丝玉镯,轻声道:“前天晚上我曾见过林三少,原本想问他清荷的事,最后却忘了。”

    因为造不成什么威胁,所以自然就没能想的起来。

    沈琛有些诧异的抬了抬眉毛:“你不知道?那个丫头已经被送给郑王了啊。”

    卫安凝眉,手里的动作停下来:“郑王?”

    她才问完,外头林管事兴高采烈的声音就已经隔着帘子传了进来:“谢天谢地谢天谢地!这烧总算是退了!”

    卫安心里一松,连忙掀帘子出门,果然看见孔供奉已经站了起来:“烧已经退了,先给他慢慢喂些米粥,多给他喝热水我明天再过来。【愛↑去△小↓說△網w  qu 】”

    卫安扑到床前,伸手去摸谢良清的额头,果然发觉谢良清的温度降下来不少,连忙起身道谢。

    卫七还真是对这个小孩子出乎意料的好啊,沈琛若有所思,总觉得眼前的人就是一个谜,浑身上下都笼罩着迷雾,让人看不清楚底细。

    卫安自己却没这个自觉,等孔供奉出去了,连忙转身去看谢良清。

    谢良清是个小胖子,哪怕最近饿瘦了,可是面上看上去还是有微胖的憨厚,眼睛睁开一条缝,小狗一样的蜷缩在床上,目光涣散的看着前方。

    卫安伸手在他跟前晃了晃,低声喊他:“阿清”

    义兄曾经说,在家里,他们向来都是这么称呼谢良清的。

    谢良清眼珠子动了动,好像有了些反应。

    卫安就欣喜的笑起来,幸好老天还算是眷顾她的,她并没有找错人,先前一直还有的隐忧消散,孔供奉又说只要好好养着有希望痊愈,她就放松下来,吩咐林管事让前头的伙计熬药煮粥。

    素萍等人忙的脚不沾地,沈琛很是疑惑,不明白卫安究竟图的是什么。

    卫安却在安顿好了谢良清之后,转头吩咐林管事:“若是最近有人来打听这个孩子,你就如实说是在我们这里。”

    义兄上一世为了弟弟几乎跑遍了京城通州和河北,这一世她虽然不想让他那么辛苦,可的确是没有更多的理由再去主动找谢家了。

    否则的话,以义兄的心性,恐怕就要觉得她是别有所图了。

    林管事有些发懵:“那让人把他带走吗?”

    卫安就摇头:“若是要带走,你就先让他报名号,若是信谢,你就说这人是我们好不容易救回来的,谢家的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办的。”

    卫安总要强调谢这个姓氏,沈琛一只手拿着扇子扇风,一面问:“不会是荆西谢氏的人吧?”

    如果真是,那卫安这么殷勤,就极正常了。

    卫安懒得管他,自然也就当他问的问题不存在,几步跟他又进了里间,问他:“你那边如果没有头绪的话,想不想听一听我们这边的进展。”

    她这个人就是这样,沈琛帮了她这么大一个忙,于公于私,她都要还他一个人情的。

    沈琛还想问郑王的事,可是看着卫安刚才听说清荷去了郑王府里以后的表现,又闭了嘴,顺着卫安的话点了点头:“洗耳恭听。”

    卫安笑了笑,低声跟他说:“我们查到杨家跟当年方正荣私藏我大姐姐的手帕有关。”

    一句话就已经让沈琛联想到了很多事情,他的神情变得郑重起来,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示意卫安接着说下去。

    卫安于是就说:“还有,平阳侯府曾经跟怀仁伯府一起开矿,后来事发,怀仁伯府倒了霉,朱家却并没事,帮忙的是杨怀。可是杨怀却并未暴富,这银子大约是流进了曹家的口袋。”

    这里头的关系可就真的复杂的有些惊人了啊,沈琛之前查的方向并没有放在京城,斟酌了一会儿才告诉卫安:“我们查到,当年的云贵总督是江明德,是他告发的明家,当年跟我父亲一起去平叛的也是他可是他在前几年就已经病死了,族中子弟并不出仕。”

    沈琛是想问,卫安说的这些人,跟当年云南的事有没有什么联系。

    卫安看他一眼,又收回目光:“我不能确定这些人在当年明家和云南的事里扮演了什么角色,可是大约跟当年的事是脱不了关系的。”

    如果猜的没错,恐怕曹安还就是靠着当年的事升官发财的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