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二十八·治病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立即敛了神色,让雪松跟上去,如果卫安要的人真的死了,那庆和伯夫人跟卫安的仇可就真的是结的深了。

    雪松悄无声息的跟上去,过了会儿又回来挠头:“七小姐给的信息有限的很,只说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又说是个傻子,可是人如果都死了,这哪里知道是不是傻子?”

    沈琛没注意他的抱怨,皱着眉头紧盯着他:“真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死了?”

    庆和伯夫人就这么大胆子?!卫家刚刚过问,她就下了杀手,把人给杀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庆和伯夫人的确是可以去死一死了,这样的人,留着有什么用?

    雪松连忙摇头:“不不不,刚才那是个壮年的汉子,不是什么小孩儿,我就是问一问”

    沈琛冷冷看了他一眼,把他看的转过头了,想了想才道:“让寒枫去咱们自己的铺子,让罗掌柜过去,他最擅长跟这些人打交道,他总能要到人的。”

    他很少有这样认真的时候,雪松也不由收起了轻忽的心思,低声应是,等寒枫去了,就跟着沈琛去了朱雀街的凤凰台。

    罗掌柜是个玲珑人儿,多的是法子找人,大家族的掌柜们都深谙瞒上不瞒下的道理,他略微使了些手段,就很轻松的进去找人了-----反正都是些穷苦人家,大部分都是无根的浮萍,庆和伯府做好事也不过就是面子情,总不是真的把这些人当祖宗供起来。

    之前不让定北侯府的人去找,一是定北侯府如今没落了,二是定北侯府得罪了庆和伯夫人,可是当有人塞银子找人,这人又是凤凰台的时候,那事情就格外简单了。

    等到太阳堪堪落山,寒枫就把好消息带回来了:“人是找到了,应当就是七小姐要的那个人没错”他迟疑片刻,又道:“只不过有些麻烦,这个小孩儿可能活不了了”

    沈琛整个人都立起来,皱着眉头问:“怎么?”

    “病了。”寒枫实话实说:“病的很重,听说得了伤寒已经七八天了,已经请了大夫,可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

    沈琛头一个反应竟然是得让人去知会卫安一声,卫安这么重视这个小孩儿,如果人最后还是死了,恐怕要出事。

    卫安已经焦急的等了一天消息,才等来了林管事。

    沈琛很快就想办法把人交给他了,他仍旧擦了把汗告诉卫安:“人已经安置在了咱们自家的药铺里,请了大夫在看”他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卫安的脸色,沉吟了一会儿才说:“只是七小姐,得告诉您一声,这孩子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卫安就噌的立了起来,反身看着卫老太太:“祖母,我要出去一趟”

    卫老太太并不意外,见卫安脸色发白,立即让花嬷嬷去收拾出几根有年头的好参,又握住卫安的手:“尽人事,听天命。不管怎么样,问心无愧就是了”

    经历过死亡的人原本该对死亡看的很透彻的,至少也应当要比卫老太太更透彻些,可卫安却没有办法平静下来,抿着唇朝卫老太太点头,轻车简从的去了药铺。

    她到的时候,大夫正丛里头出来,一面摇头一面抬着药箱:“伤寒倒是可治,可拖得太久了,人又水米不进我没有旁的法子了”

    林管事见卫安脸色难看,连忙拦住那老大夫:“连您都没法子了吗?您可是老大夫了”

    大夫叹息摇头:“是暑热入体引起的伤寒,脉搏缓而弱,又高热不退,已经试了许多种法子,高热却总退不下来”

    时下伤寒难治,多有因为伤寒症而死的,林管事有些为难的去看卫安。

    卫安已经掀起帘子进了内屋。

    床上躺着的少年眉毛极粗极浓,长得并没有其他谢家的人那样英俊出彩,反而显现出几分憨厚来。

    听义兄说,他很爱吃甜食,因此是很胖的。

    可是现在卫安看见的却只是一个瘦的有些过分小小少年-----才短短时日,他已经成了这副样子!

    难怪义兄查问了一月以后再找,连尸首都没有找到了

    卫安伸手探一探他的额温,只觉得烫的惊人,连忙让人去打水来,先拿湿手帕敷着,又立即让人去找更好的大夫来。

    不管怎么样,总要试一试才甘心。

    谢良清病的神志不清,呜呜咽咽的哭,却还是知道哭着喊娘,喊哥哥。

    林管事还没见卫安的脸色这么难看过,半刻也不敢耽误,立即让人去请济世堂有名的大夫过来,一面又安慰卫安:“七小姐也别太伤心,总有法子的”

    话音未落,因为老太太不放心而叫跟出来的青鱼就欢天喜地的掀了帘子进来:“七小姐,小镇国领着个大夫来了”

    卫安还在晃神,沈琛已经领着一个蓄着一把胡子的清瘦老人进来了,看见卫安就道:“太医院的孔供奉,你认识吧?这是你三伯母的父亲。”

    卫安当然知道,三夫人家之所以能跟孔氏连宗,就是因为三夫人祖上靠着一副膏药救了当时孔氏的族长。

    她欣喜的立起来,连忙跟孔供奉见礼。

    孔供奉摆一摆手,先伸手替谢良清把脉,又掀了谢良清的眼皮反复的看,好一会儿,才道:“我先开服药”

    没有直接跟之前那个大夫一样,就说没救了,卫安松了口气,又紧跟着朝他福了福:“劳烦您”

    孔供奉年纪大,医术也好,又因为是沈琛亲自拉过来的,看着卫安就更加慈和了一些:“不碍事,都是本分。”

    沈琛抱着臂看一眼床上躺着的人,又把目光挪到孔供奉身上:“孔供奉尽管治,要什么药材尽管开口就是。”

    孔供奉忙道:“这是自然的二位都尽管放心”

    沈琛就看了卫安一眼,他见卫安的次数并不算多,可总觉得每一次见卫安好像都不一样,这姑娘总做些让人出乎意料的事。

    ----再插播最后一则广告啦,推荐简如素的《晚安,陆先生》,很温暖的一本书,喜欢看现代文的亲可以收一下~~~么么哒。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