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二十六·孩子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卫安这话就有些牵强了,可是卫老太太看她一眼,并没有拆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卫安如果真是来自未来,她的秘密就只会更多不会更少,只要是对自己没有害处的秘密,她是愿意卫安吞进肚子里的。

    一点犹豫也没有,卫老太太就点了头:“正好,前些日子孔家不是施粥出了乱子吗?我正好借着那事儿也捐了几家粥棚,去做这事儿倒是理所应当。”

    说着就让林管事过来,让林管事吩咐外头几家店铺的掌柜们去找人。

    卫老太太手底下的人委实都是极厉害的,不声不响的就搜集了许多消息陆续递进来,到晚间的时候就有消息递进来说,位于九里香巷子的一家济民所的确是进了个大约八九岁的痴傻儿,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卫安要找的人,因为穿戴都并不富贵,很是寒酸。

    痴傻的孩子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时时刻刻都碰得到,世上没有那么巧的事,大约就是了,卫安松了口气,立即让人去找。

    至于穿的富贵不富贵,上一世卫安从富贵到艰难,什么日子都经历过,自然知道层层盘剥的道理,就算是穿戴的很赌鬼了,从人拐子到那些济民所的人,也早就把他给扒光了。

    屋子里放着冰,卫老太太看卫安的神情显见的缓和了下来,又打量了她一眼,轻轻开口唤了她一声:“安安。”

    卫安转过头来看着她,知道卫老太太想问什么,连忙打点起精神,坐在卫老太太下首,说起了杨庆和的事。

    杨庆和的确是个棋子,可惜这颗棋子起的作用并不是很大,在这些环节里头也不是必要他不可,因此很多事他都知道的不详细。

    卫安把问的出来的信息通通都告诉卫老太太,想了想又道:“杨庆和没有旁的太大用处,若是要我说出他的用处来那就是把他交给方家。”

    方老太太是个很护短的人,她长子的遗腹子,她看的向来是比命重的,所以方正荣才被养成了这副死样子。

    何况就算是撇开方正荣不说,方家被算计,恐怕心里也是极不爽的。

    卫老太太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挑拨方家跟曹家对上吗?”

    卫安摇了摇头,低声告诉卫老太太:“恐怕并不用我调唆,方皇后是很受圣上宠爱的,所以圣上慎重的把她聘为继后”

    卫安很多时候说出来的事连卫老太太也没有听过,因此她一说,卫老太太就聚精会神,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瞧。

    “可是大约也是因为太宠爱了,方皇后向来是很娇纵的当初她的千秋节,曹安献上去的一座玉佛不知道怎么的底座有了裂缝,她很生气”

    这两个人的仇怨由来已久,方皇后哪里是真的因为玉佛所以看不惯曹安,在隆庆帝跟前说他的坏话,根本就是因为曹安不断献美,美人儿一个接一个的往隆庆帝身边送,所以她才生了气,跟曹安结怨。

    偏偏曹安也不是个能忍得了气的,他又是大太监,贴身服侍隆庆帝的,隆庆帝为什么斥责他,他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能知道的。

    因此跟方皇后两个人就越发的不对付。

    “方家跟曹安原本就互相看不惯。”卫安下了总结,悠然自得的捧着一杯茶啜了一口:“如果她们知道曹安竟然还曾经想方设法的陷害过方家,那”

    那曹安就别想过的那么轻松了,毕竟曹安虽然受宠,方皇后也是半点不差的。

    可是仅止于此吗?

    卫安眉目冷淡:“这一次的事祖母记不记得,在衍圣公府上,朱芳找来陷害姐姐的人是谁?”

    卫老太太目光晃了晃,声音终于冷淡到了极点:“方正荣”

    很多之前一直觉得模糊不清晰的事,现在就掀开了上头的轻纱,展现在人眼前。

    所以,现在看来,曹家果然是在下一盘大棋啊。

    不过,当一切还不明朗的时候,当不知道背后举着刀是谁的时候才需要害怕,现在她们却已经不必再怕了。

    知道谁是敌人,总比不知道要好对付的多。

    卫安嗯了一声,又说了些方家如何的事,然后才看着卫老太太:“只是若是只是见招拆招,未必能一招制胜就把曹安他给拉下来,他毕竟总督三大营,还替圣上御笔批红”

    跟这样一个势力庞大的大太监对抗,方家或许能出力,可是作为后族,她们能做的事并不多。

    卫老太太敏锐的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安安的意思是,还是要找沈琛?”

    卫老太太自己也有这个意思,因为平西侯也是死在那场云南之乱里,因此她跟沈琛其实有共同的目的,背后一直对卫家出手的人,其实也并没有放弃对付临江王,照样波及到了沈琛,在这个局势之下,其实她们是绝对可以合作的。

    说起来,沈琛刚刚才打断了沈三少爷的腿,在京城又出了一回名,卫老太太当机立断:“在通州的时候或许还能见上一面,可是在京城还是算了等一等,反正王府堂会也就是在后天了”

    卫安嗯了一声,陪着卫老太太用了午饭,就听见花嬷嬷说外头林管事求见。

    大约是有了消息了,卫老太太知道她着急,立即让人把林管事领进来。

    这么大热的天,林管事只觉得全身都被晒的滚烫,晕的厉害,强撑着精神告诉卫安:“七小姐,查到了,就在城东街头的那家济民所”

    他擦了一把不断往下淌的冷汗,又很有些为难:“可是姑娘,我们我们不能从那里接人出来,那是庆和伯府开的”

    既然找到了,为什么不能接出来?!

    卫安想起之前孔家的粥棚,面色肃然的重新又坐了下来。

    对,自从今年京郊大旱之后,世家贵族们受了影响,总喜欢开济民所,夏季就拿自家铺子来暂时安置人,然后施粥来换美名。

    可是不是每一家都心甘情愿的去做的,就算上头想做,底下的人也多的是法子克扣,以至于中饱私囊。

    里头肯定是有什么门道,所以才不让人接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