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二十二·老谋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世人都知道荆西谢家出才子,一门二十七进士的典故更是人人称道。可是谢家却也不止是出聪明人的,谢家三房的嫡幼子就是个脑袋不怎么灵活的。

    听义兄说,是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所以留下的后遗症。

    所以这一丢,就要了他的性命。

    义兄事后几乎把通州都给翻过来了,宛平、大兴所有的地方他都去了个遍,最远还曾经去过保定,为的就是找到弟弟。

    他恨曹家人入骨,连带着也恨纵容曹家的隆庆帝,因此对着隆庆帝并无好感,后来隆庆帝死的不明不白,楚王登基,谢家却倒戈支持了临江王

    因为这一段经历谢良成说过无数遍,因此卫安也就很记得来龙去脉。

    后来查明白了,谢良清起先是被人拐子给拐了,后来发现他是傻的,卖不了好价钱,就又扔了不要,给送进了济民所。

    只是济民所也不是什么好地方,谢良清又不会自保,竟然得了伤寒,死在了里头

    后来谢知县自然没事,只是等他们找到人的时候,谢良清却只是一具尸体了。

    而后谢夫人哀毁过度也死了,连谢大人也辞了官,带着义兄回了荆西,熬了几年也去世了。

    这是谢家三房倒霉的源头,卫安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该提醒义兄----就算以后义兄不能如同上一世那样帮她了,能让义兄少受些苦也是好的。

    屋子里半点动静也没发出来,她虽然不说话,可是伺候了她这么些日子,纹绣和素萍也大约摸着了她的脾气,知道她此时必定是在想事情,也不敢打扰,只是默默地上前给她添了杯茶。

    不一会儿卫瑞就走路带风的进来,很焦急又有些复杂的看着卫安,低声道:“七小姐,收到了消息来不及了我们去的时候,谢家已经出事了,听说是跟冯家逃奴有关,谢大人已经被锦衣卫收押”

    从那群二世祖出京打猎开始,卫安就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可是没想到这一世的轨迹竟然还跟上一世的一模一样。

    既然如此,那谢家

    卫安瞪大了眼睛,终于什么也不能再顾了,问卫瑞:“还有没有别的消息?谢家内宅如何?”

    卫瑞挠了挠头,他干了一天一夜的路已经是累极了,脑子也有些迟钝,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卫安的意思,摇了摇头镖师不知:“内宅的事,就不是我能探知的了”他顿了顿,见卫安神情不好看,又补充道:“可我知道,后来郑王那里去了人”

    卫安怔住,郑王跟谢家并没什么关系,他就算是去了谢家,恐怕也是出于对冯家事的关心,想必是不会帮谢家的。

    就算要帮,如果谢良清这一世仍旧走丢了的话,人海茫茫,他一点线索都没有,也是极难找到人的。

    她忍不住立了起来,神情肃穆的吩咐卫瑞:“瑞大叔,再托您一件事”

    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卫瑞已经很明白这个七小姐很有自己的想法,也知道她的本事,她原本就表现出了很多独特的地方,现在她对谢家出乎寻常的关心,并且料到谢家有事,他也已经不觉得很奇怪了,见她这么郑重,也立即嗯了一声:“您尽管吩咐就是。”

    卫安就让他去大兴的王家村,找一个姓王的人,问他拐没拐过一个痴痴傻傻的男孩子。

    卫瑞不明白卫安为什么对谢家的事这么关心并且好像还能提前预知,可是这也并不妨碍他听命应是,转头领着人就走了。

    纹绣看她心神不宁,轻手轻脚的走到她身后替她按捏脖颈,轻声劝她:“姑娘,别着急,卫总管是个厉害人”

    卫安也知道卫瑞能干,可是这世上的事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一点点的影响就能叫事情往完全不同的方向走,这一世谢家的事提前了,她不确定谢良清是不是还是跟上一世那样先被人拐了,然后被收进了济民所。

    如果不是,那她就算是能帮谢家,帮的也有限,能得到的谢家的支持也有限

    就像她原本以为她是长宁郡主的孩子,满心想着回来报恩,可是后来又发现不是,那走的路就完全不一样了。

    她终于明白上一世她死在哪里,为什么会那样悲惨。

    她扮错了角色,起首一句错了,全篇都错,信心是错,连希望也是错的。

    可这一世却绝不能这样,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身份,自己该走什么路就得完全由着她自己的心意来,谁都不要想让她妥协,谁也不要想让她屈服。

    谁知道她还没有等到卫瑞的回复,先等来了京城来人。

    京城来的是林管事,他是经常来往通州的,打着替卫珹收拾尾巴的名号来的,并不引人注意,一来就先求见卫安。

    卫安还以为是定北侯府出了什么事,谁知道林管事却跟她说,曹文没争抢过林三少,那个冯家出逃的家奴,已经被林三少抓住了押回了北镇抚司。

    林管事压低了声音:“还有,听三老爷打听回来的消息三皇子并不是生病,乃是被人下毒”

    如果林三少真要从曹文手里抢人,恐怕付出的代价远比现在要惨烈的多,可是他这回却并没有付出什么代价,很轻松的就抢到了人。

    恰在此时,宫里又传来三皇子中毒的消息,让冯家的境遇更惨了一点儿,也肯定让隆庆帝对于荣昌侯往日的情分感念的更深了一些。

    现在好像局势对曹家越来越不利,对冯家越来越有利。

    可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她知道曹安的行事作风,上一世都敢趁着隆庆帝病重逼宫的人,如果真的事情到了他难以收场的地步,他还会这么镇定自若?

    这是绝不可能的,除非

    除非是他自己原本就愿意曹家成为众矢之的。

    可是这是为什么?他是嫌命长了?

    绝不是,这只老狐狸肯定是在打别的主意,卫安想想之前孔家发生的设计卫玉敏的事,目光就晃了晃。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